一位瑞士搏擊運動員怎樣在台灣成名

仁飄零喜歡在新竹的山里呼吸新鮮空氣。 swissinfo.ch

仁飄零可能是台灣第一位瑞士電視明星。他一身異國風采、一口流利的中文外加詼諧陽光的氣質都是他走紅的資本,當然他的一身精湛武功更是令他如虎添翼,渾身散發出超凡人格魅力。讓我們看看他在台灣新竹山脈的大自然裡怎樣如魚得水地生活。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2月04日 - 09:00
雷纳特·昆兹于新竹,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騎著摩托車從新竹出發向山裡進發,仁飄零一馬當先,騎在前面。

仁飄零(Emmanuel Mbondo Binyet)

34歲,出生在日內瓦,父親是喀麥隆人,母親瑞士人。

早期體育愛好(田徑、足球、混合武術);曾專攻柔道。

高中畢業之後,去了中國武漢學習,其中一年學習漢語。與一位中國人結婚,育有一子,今年10歲。 6年前來到台灣攻讀電力機械博士,將於2020年獲得博士學位。

成功的混合武術武士,教練,比賽紀錄:3勝1負。

首位台灣瑞士電視明星。他主持的節目主要以社會話題為主,比如種族歧視。

無論在新竹還是在瑞士,仁飄零都是大自然的熱愛者

End of insertion

沿著筆直的公路,左手邊是一個陰森的水泥加工廠,感覺100個東西從余光中閃過,很像是殭屍或者世界末日電影裡的場景。

城市被甩在了後面,進入了一個山谷,森林覆蓋的坡路兩邊是小溪湍湍流過,這裡完全是野生的環境,道路變得狹窄而陡峭,忽然道路邊上出現了一堵牆,上面畫著彩色的圖案。 “這裡生活著原住民,”前面的仁飄零向我喊。

道路上散落著石子,每隔幾米就會有一股小水流緩緩從腳下流過,車速放慢小心行駛,這是前一天席捲整個台灣的颱風留下的痕跡,這場颱風頗具殺傷力,東部塌了一座橋,翻了一艘船,四人死於非命。

電力博士

道路變得更加陡峭了,摩托車用不上力了,只好下車推著往上爬,一段下坡路之後,仁飄零停了下來。

周圍是原始森林,濃密的樹叢裡鳥鳴聲不絕於耳,下面的山泉翻騰著滾滾的浪花從狹窄的山谷裡奔騰而過,從一棵樹上傳來響亮的像電機一樣的轟鳴聲,“這是知了,”仁飄零告訴從瑞士來的我,在歐洲中部沒聽過知了的叫聲。仁飄零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到新竹山脈裡來,他說:“我在這裡能真正地放鬆自己。”

但是這一天泡溫泉是不能如願了,岸邊的岩石上的水位標記顯示只有幾厘米高。

仁飄零出生於日內瓦,在這個台灣西北岸的城市生活了6年,新竹有45萬人口,選擇這裡是因為這裡的大學電力機械學特別出名,而他學的就是這個專業,他將馬上結束他的博士學業。

“真正的疼痛”

仁飄零站在新竹山的峽谷中,深深地、緩緩地將被風暴洗刷過的清新空氣吸入肺腑,對於他來說是最好的與自己和與宇宙相融的方式,這裡是他沉澱自己的地方。

除了沉靜的一面,仁飄零還是位“活血鬥士”,他身懷混合武術絕技,在賽場上,他可以使出摸爬滾打的十八般武藝,混合武術是拳擊、泰拳、摔跤和柔道的混合體。

仁飄零會將對手逼到無處可逃。 ZVG


 “我們的規矩是,讓對手真正感到疼痛,”仁飄零在打了三輪(每輪5分鐘)之後說。

對他來說混合武術是真正的“搏擊運動”。 “下手非常狠,因為這是一種最無規則的搏擊運動,允許各種形式的推搡、擊打,就連憋氣或者最強烈的扭扯都不犯規。”

在拳擊和跆拳道的賽場上,如果一方倒地,裁判會馬上叫停,直到摔倒的一方重新站起來,而混合武術則不然,就算倒地也會繼續出擊。

牢籠裡的格鬥士

仁飄零贏得了四場比賽中的三場,有一次他真正切身感受到什麼是“痛”。他輸了,因為為了達到進入77公斤級,他減肥消耗太大。在比賽中,他暈了過去,甚至有一小會兒失去了意識。但是他說,這次失敗令他更堅強。

跟隨仁飄零進場,“在更衣室和去賽場的路上我總是非常緊張,因為我知道幾千觀眾在等著我。但是只要一上場,我馬上滿血復活,我很享受這種感覺。為了這一時刻,我苦練了好久,現在是我展示技能的時候了。估計就像演員登場。”

外部内容


仁飄零平和、樂於助人又善解人意,但是一旦上場,他馬上變成一頭猛獸。 “當裁判問我,是否準備好了的時候,我馬上進入戰鬥模式,並告訴自己,我要打敗對手。隨著鑼聲一響,我的腦子就空了,剩下的只是本能和條件反射。”

仁飄零會嘗試在幾秒之內識別對手的強弱。 “有一次我馬上體會到,要想戰勝面前的對手,靠拳擊我沒有勝算,於是我試著往柔道上帶,因為我比較擅長柔道,結果我勝了。”

電視明星

僅僅幾場比賽就讓這位瑞士人在台灣出了名。搏擊賽在電視上直播,將近50萬人追踪看比賽。儘管有了知名度,但他的比賽獎金也未超過1500美金,作為一個半職業武士,這已經是至高點。

下面是仁飄零的 一段視頻。

外部内容


更多的知名度來自在台灣電視上的露面。地道的中文、陽光的外表和隨手拈來的幽默,讓這位來自瑞士的外國人在台灣走紅,外加他在利用社交媒體上也是一把好手。

在超市、加油站、飯店和銀行,許多人都認出了他,並上來和他說話,而他總是友善而耐心地與粉絲交談並與他們合照。 “與他們的交流令我獲得能量和信心,”仁飄零說。

通過混合武術,讓他認識了許多人,他們不是想和他上場比武,而是想與他學武。每週5-6次,他教授年輕人習武。

媽媽轉變了態度

比賽前會不會害怕? “不會,因為拼搏和勝利是我的夢想,但是我會緊張,因為我不想受傷,也不想在公眾面前丟臉。”直至目前他還算幸運,沒有受過重傷。 “但是這種運動,一旦受傷就意味著終結。”

然而在萬里之外的日內瓦,媽媽西爾維亞·摩爾(Sylvia Mohr)可就沒有這麼淡定了,仁飄零的每次上場都令媽媽坐立不安。有一次她親臨現場觀看兒子比賽,在此之後,媽媽改變了觀點。 “我非常激動,”媽媽說。她還講述了仁飄零是怎樣開始的,“他小時候特別喜歡和人打架,所以我乾脆給他報了個混合武術班,讓他在一定規則下打。”

另一件讓媽媽激動的事是仁飄零兒子-她的孫子回瑞士。仁飄零說:“我覺得讓兒子認識瑞士非常重要,我要讓他知道瑞士也是他的家。”

台灣報導

瑞士資訊swissinfo.ch近段時間進行了多篇台灣報導。

初始點是一個與台灣同行的交流項目和在台北和台中舉行的2019年國際直接民主和公民參與論壇。

仁飄零是少數幾位生活在台灣的瑞士人之一。本文作者的另一篇關於一位蘇黎世大學生Philipp Marda在台灣學習,業餘踢足球的報導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