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的穆斯林是些什麼樣的人?

瑞士的穆斯林人口相對更為年輕。 Keystone / Martin Ruetschi

2021年3月7日瑞士選民將就所謂的“禁止穆斯林罩袍”(anti-burqa)動議進行投票,而圍繞這一動議的討論將公眾的目光引向瑞士的伊斯蘭群體。他們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從哪裡來?分屬哪些教派?讓我們來深入了解一下這個相對年輕與多元化的群體。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2月15日 - 09:00
Mathieu Henderson et Marc Menichini, RTS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上世紀60年代穆斯林才真正開始移民瑞士,當時這個群體的人口還非常稀少,只不過幾百人。後來穆斯林人數不斷增長,尤其是在1990年-2010年間,此後增長勢頭逐漸穩定。

根據聯邦統計局2019年的最新數據,瑞士15歲以上(含)居民中自稱信奉伊斯蘭教的人佔總人口的5.5%,相當於39萬人左右。其中男性略佔多數,為53%。

外部内容

年輕的人口

瑞士穆斯林群體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相對更為年輕。他們當中近一半年齡介於25-44歲之間,而該年齡段的人僅佔瑞士總人口的三分之一(2018年數據)。據弗里堡大學(UniFr)瑞士伊斯蘭教與社會研究中心(CSIS)透露,造成這一差異的原因是穆斯林移民還是最近這些年的現象。

這個群體中65歲以上老年人的佔比很低(5.4%),相比之下,瑞士總人口的五分之一是老年人。該中心解釋說,這是因為許多穆斯林在退休後紛紛選擇葉落歸根。

外部内容
外部内容

主要來自巴爾幹

目前巴爾幹半島國家仍是瑞士穆斯林的主要來源國,在2014-2018年間,近13.05萬穆斯林的祖國都位於巴爾幹半島。 “最初他們是些來瑞士做工的季節工,而南斯拉夫戰事爆發使得那裡的人口遷來瑞士躲避戰爭,”2月初洛桑大學(UniL)宗教社科研究所研究員克里斯托夫·莫諾(Christophe Monnot)在法語區廣播電視台(RTS,與瑞士資訊同屬瑞士廣播電視集團SRG SSR)的早間節目“La Matinale”中解釋。

這位研究員注意到移民潮的一個變化:“在上世紀70年代,三分之二的穆斯林來自土耳其。”這位專家還指出,伊斯蘭教群體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入了瑞士籍。瑞士境內的穆斯林中有35%如今持有一本紅底白十字的瑞士護照。

外部内容

不如基督徒“虔誠”

聯邦統計局的數據還表明,在所有宗教派別當中,穆斯林最不“虔誠”。近一半的穆斯林宣稱不參加任何宗教活動,四分之一表示每年參加1-5次。 “對第一和第二代移民而言,宗教是個重要文化元素,標誌著身份認同,是自己文化背景的一部分。但不是說這些人自稱是穆斯林,就一定會恪守教規,”莫諾介紹說。

而基督教群體跟他們形成反差:每五名天主教徒中只有一名不去教會望彌撒,而43%的天主教徒每年至少要去一次教會。新教教徒和其他基督教群體也有類似的數據。

大部分是遜尼派

瑞士的伊斯蘭教群體由多種教派組成,其中主要是遜尼派(85%)。 “這是一個足夠古典與開明的教派,也是巴爾干各國與土耳其最重要的教派,”莫諾表示。

瑞士伊斯蘭教與社會研究中心指出,瑞士的穆斯林群體中也包括7-10%的什葉派信徒,他們大多來自伊朗和阿富汗。該中心估計瑞士存在十幾座什葉派清真寺。

而瑞士還有一小部分穆斯林屬阿列維派。阿列維派不大為人所知,它是從古典伊斯蘭教中獨立出來的一個教派。 “這是個秉持神秘主義的自由化教派,還因為在土耳其反對政府而很具政治色彩,”莫諾解釋。

瑞士的薩拉菲運動

在輿論圍繞“禁止穆斯林罩袍”動議展開的討論中,人們不由會對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提出疑問。專家們都認為,瑞士肯定存在恪守教規的伊斯蘭教。儘管目前瑞士還未就此專題進行過調查,但奉行這種嚴格教義的穆斯林似乎人數不多。

不過,聯邦政府已委託琉森大學研究薩拉菲運動,這也是一個持嚴格教義的教派。這種原教旨主義教派在瑞士最引人注目,也往往會引起大家的不解與恐懼。 “人們注意到很多宗教在19世紀時都出現了虔誠主義教派。他們脫離社會,薩拉菲運動也是如此,”莫諾介紹說。

社會學家瑪洛莉·施諾烏利·珀迪(Mallory Schneuwly Purdie)補充道:“薩拉菲運動本身就是個集合體,裡面有一絲不苟努力踐行《古蘭經》的虔誠派薩拉菲主義者,也有試圖利用民主工具爭取穆斯林權利的政治化薩拉菲主義者,在他們看來,穆斯林處於被嘲弄的地位。”這位學者認為還存在第三種薩拉菲主義者:“那就是被稱為薩拉菲主義聖戰分子的人,他們號召發起某種形式的革命,也不在乎動用暴力來實現他們的訴求。”

施諾烏利·珀迪和莫諾都堅稱:不是每個薩拉菲主義者都是恐怖分子。但瑞士確實存在那麼一些人,他們在這個教派當中找到了武裝聖戰的意識基礎。

“薩拉菲運動在瑞士日漸流行”

社會學家瑪洛莉·施諾烏利·珀迪已對瑞士的穆斯林人口進行了數年的研究。她表示,自己觀察到薩拉菲運動正在不斷壯大。

“自從我開始接觸各種伊斯蘭教協會與清真寺以來,我注意到圍繞某些清真寺的一些不同的小團體,這些人穿的衣服常被人跟薩拉菲運動聯想到一起,他們卻不一定就是持這種教義的人。這都是原教旨主義教派抬頭的表現,而本世紀頭十年裡未曾有過這種現象,這一切都從2010-2011年開始出現,現在已經變得越來越常見。”

End of insertion

(譯自法語:小雷)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