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鎖的生活令人容易上癮?

尽管吸烟者是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危险人群,但是在抗疫非常时期,很多人反倒烟瘾更大了。 © Keystone / Melanie Duchene

你現在是不是吸菸吸得比新冠病毒暴發之前多了?你經常還喝上一兩杯?你也開始參加網上博彩遊戲?新冠疫情採取封鎖措施時期,似乎更易上癮。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30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隔離,百無聊賴和惶恐容易令人對某些上癮物質產生依賴,”瑞士上癮防護中心(Sucht Schweiz)的Markus Meury說。雖然目前尚無來自問卷調查或銷售具體數據,但根據經驗和跡象,該中心認為,目前這種情況相當嚴重。

家人也受牽連

Meury講述了三個網上諮詢的實例。

一名女性在電話中說,她現在每天晚上都要喝酒,否則無法入睡,她不知道這是不是已經成問題了?

“是的,這已經存在上癮的危險,剛開始可能還能控制,逐漸就需要更多的劑量才能達到同樣的效果,”這位癮症專家說。

在這種情況下,應該讓她了解到還有很多其他放鬆的方法,用來鎮靜或助眠,Meury說。

通過交談,諮詢台的工作人員發現這位女性會彈奏樂器,演奏對她能起到轉移目標和鎮靜的作用。

不僅遇到問題的人會來諮詢,有時候是家人出面求助。

Meury提到一位女性,她的伴侶在瑞士實行抗疫措施之前就有酗酒問題,現在兩個人都在家工作,這個問題已經到了這位女性無法忍受的地步。因為她的安全受到威脅,所以諮詢台的工作人員為她推薦了女性之家的地址,讓她首先保障自己的安危。

第三個實例是一對夫妻,因為現在一家三口都在家,所以他們注意到,他們的兒子每天吸多少大麻。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要為年輕人制定符合他們年齡段的規矩,讓他們必須遵守,否則就要承擔後果。

网络博彩现在加大了广告力度。 Keystone / Obs/grand Casino Luzern Ag/(c) G


網上賭博廣告

現在最有誘惑力的是賭博,有些人賭上一把是為了消遣,而有些則是因受新冠病毒影響陷入財政危機,想要試試運氣,一夜致富彌補虧空。

因為現在瑞士的很多賭場都因新冠疫情而暫停營業,因此他們就更加大張旗鼓地在網上發放廣告:“鎖定您的歡迎金,您100%能領到最多300瑞郎的獎金及免費參加200次金兔子遊戲的機會,”盧塞恩大賭場這樣吸引玩家。

有些賭場甚至給那些因賭博成性而被賭場拒之門外的人發廣告,Meury說。問題在於網上博弈,大多匿名形式,很難進行社會監督而且幾乎無法查清玩家到底賭注了多少錢。 “在線賭博可以不間斷地玩下去,每週7天,每天24小時。”


用從賭徒身上賺來的錢上稅

《瑞士賭場的不合理遊戲規則》新蘇黎世報週日報打出這樣的標題。 2018年出台的新賭博法,是為了限制非法外國博彩機構進駐瑞士市場,然而如今瑞士國內的賭場經營者卻在與可疑的外國賭場暗中合作。

自上世紀90年代瑞士批准賭場合法營業開始,賭博帶來的問題就成為瑞士國內的一大矛盾,一方面要防禦社會上出現賭博之風,另一方面國家又從賭場獲得豐厚的稅金。

End of insertion

瑞士上癮防護中心感覺到,實行防疫封鎖期間,形成了新“癮患”,因此該中心推出了一個名為“上癮與新冠危機”(Sucht und Coronakrise)的信息平台,上面有三個“救生包”,內含有關構成癮症的主觀因素和潛在上癮舉止的信息。

吸菸者尤其危險

有些吸菸的人因為在家辦公壓力增大;有些則因為在家百無聊賴,抽煙的頻率增加,瑞士吸菸防護協會(Arbeitsgemeinschaft Tabakprävention Schweiz)的Thomas Beutler這樣猜測。

儘管新冠病毒對於吸菸者來講風險尤其大,吸菸會削弱免疫系統,提高染上各種呼吸道病的風險。因為吸菸者的供氧機能較差,因此肺部的ACE2酶越來越多,而醫學界已經確定這種酶能作為新冠病毒的受體。

瑞士並不是好榜樣

在歐洲飲酒排行榜中,瑞士處於中等位置。

而瑞士吸菸的人則在歐洲對比中明顯較多。 “瑞士是歐洲經濟政策最自由的國家,”Meury批評說,許多良好的防護計劃都被聯邦毫無效力的預防上癮政策毀於一旦。

“網絡和社交媒體上越來越多的廣告,是促成瑞士人上癮的罪魁禍首,比如廣告令瑞士人認為沒有酒精的派對,根本不是派對。”

針對這種消費意識,原本製度上的保護措施,比如提高價格;大幅度的廣告禁止或者限制菸草和酒精的購買,應該起到良好的作用,尤其針對青少年。

“英國、澳大利亞和斯堪地納維亞國家就是利用這些有效措施達到了理想的效果,”這位預防上癮專家說。


戒掉惡習的大好時機?

這個非常時期,對某些人來說,可能無法明確區分享受和上癮之間的區別,但是對另外一些人來說,這恰恰是一個戒掉常年不良習慣的大好機會。這不應該被視為一種折磨,而是被看作是正面影響。最早在12小時之後就會出現效果。

在吸菸防護協會開發的一個戒菸App(Stop-tabac-App)上,可以免費得到一個模擬教練,輔助戒掉依賴性。

根據自身情況和上癮程度,剛開始的時候都不容易,尤其是戒菸戒酒,所以瑞士上癮防護組織的Markus Meury建議求助專業陪同。

在場諮詢是否從4月27日部分解封之後成為可能現在尚不明確。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