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封锁的生活令人容易上瘾?

尽管吸烟者是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危险人群,但是在抗疫非常时期,很多人反倒烟瘾更大了。 © Keystone / Melanie Duchene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4月30日 - 09:00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你现在是不是吸烟吸得比新冠病毒暴发之前多了?你经常还喝上一两杯?你也开始参加网上博彩游戏?新冠疫情采取封锁措施时期,似乎更易上瘾。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隔离,百无聊赖和惶恐容易令人对某些上瘾物质产生依赖,”瑞士上瘾防护中心(Sucht Schweiz外部链接)的Markus Meury说。虽然目前尚无来自问卷调查或销售具体数据,但根据经验和迹象,该中心认为,目前这种情况相当严重。


家人也受牵连

Meury讲述了三个网上咨询的实例。

一名女性在电话中说,她现在每天晚上都要喝酒,否则无法入睡,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已经成问题了?

“是的,这已经存在上瘾的危险,刚开始可能还能控制,逐渐就需要更多的剂量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这位瘾症专家说。

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让她了解到还有很多其他放松的方法,用来镇静或助眠,Meury说。

通过交谈,咨询台的工作人员发现这位女性会弹奏乐器,演奏对她能起到转移目标和镇静的作用。

不仅遇到问题的人会来咨询,有时候是家人出面求助。

Meury提到一位女性,她的伴侣在瑞士实行抗疫措施之前就有酗酒问题,现在两个人都在家工作,这个问题已经到了这位女性无法忍受的地步。因为她的安全受到威胁,所以咨询台的工作人员为她推荐了女性之家的地址,让她首先保障自己的安危。

第三个实例是一对夫妻,因为现在一家三口都在家,所以他们注意到,他们的儿子每天吸多少大麻。

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要为年轻人制定符合他们年龄段的规矩,让他们必须遵守,否则就要承担后果。

网络博彩现在加大了广告力度。 Keystone / Obs/grand Casino Luzern Ag/(c) G


网上赌博广告

现在最有诱惑力的是赌博,有些人赌上一把是为了消遣,而有些则是因受新冠病毒影响陷入财政危机,想要试试运气,一夜致富弥补亏空。

因为现在瑞士的很多赌场都因新冠疫情而暂停营业,因此他们就更加大张旗鼓地在网上发放广告:“锁定您的欢迎金,您100%能领到最多300瑞郎的奖金及免费参加200次金兔子游戏的机会,”卢塞恩大赌场这样吸引玩家。

有些赌场甚至给那些因赌博成性而被赌场拒之门外的人发广告,Meury说。问题在于网上博弈,大多匿名形式,很难进行社会监督而且几乎无法查清玩家到底赌注了多少钱。“在线赌博可以不间断地玩下去,每周7天,每天24小时。”

用从赌徒身上赚来的钱上税

《瑞士赌场的不合理游戏规则》新苏黎世报周日报打出这样的标题。2018年出台的新赌博法,是为了限制非法外国博彩机构进驻瑞士市场,然而如今瑞士国内的赌场经营者却在与可疑的外国赌场暗中合作。

自上世纪90年代瑞士批准赌场合法营业开始,赌博带来的问题就成为瑞士国内的一大矛盾,一方面要防御社会上出现赌博之风,另一方面国家又从赌场获得丰厚的税金。

End of insertion

瑞士上瘾防护中心感觉到,实行防疫封锁期间,形成了新“瘾患”,因此该中心推出了一个名为“上瘾与新冠危机”(Sucht und Coronakrise外部链接)的信息平台,上面有三个“救生包”,内含有关构成瘾症的主观因素和潜在上瘾举止的信息。

吸烟者尤其危险

有些吸烟的人因为在家办公压力增大;有些则因为在家百无聊赖,抽烟的频率增加,瑞士吸烟防护协会(Arbeitsgemeinschaft外部链接 Tabakprävention Schweiz外部链接)的Thomas Beutler这样猜测。

尽管新冠病毒对于吸烟者来讲风险尤其大,吸烟会削弱免疫系统,提高染上各种呼吸道病的风险。因为吸烟者的供氧机能较差,因此肺部的ACE2酶越来越多,而医学界已经确定这种酶能作为新冠病毒的受体。

瑞士并不是好榜样

在欧洲饮酒排行榜中,瑞士处于中等位置。

而瑞士吸烟的人则在欧洲对比中明显较多。“瑞士是欧洲经济政策最自由的国家,”Meury批评说,许多良好的防护计划都被联邦毫无效力的预防上瘾政策毁于一旦。

“网络和社交媒体上越来越多的广告,是促成瑞士人上瘾的罪魁祸首,比如广告令瑞士人认为没有酒精的派对,根本不是派对。”

针对这种消费意识,原本制度上的保护措施,比如提高价格;大幅度的广告禁止或者限制烟草和酒精的购买,应该起到良好的作用,尤其针对青少年。

“英国、澳大利亚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就是利用这些有效措施达到了理想的效果,”这位预防上瘾专家说。


戒掉恶习的大好时机?

这个非常时期,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无法明确区分享受和上瘾之间的区别,但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这恰恰是一个戒掉常年不良习惯的大好机会。这不应该被视为一种折磨,而是被看作是正面影响。最早在12小时之后就会出现效果。

在吸烟防护协会开发的一个戒烟App(Stop-tabac-App外部链接)上,可以免费得到一个模拟教练,辅助戒掉依赖性。

根据自身情况和上瘾程度,刚开始的时候都不容易,尤其是戒烟戒酒,所以瑞士上瘾防护组织的Markus Meury建议求助专业陪同。

在场咨询是否从4月27日部分解封之后成为可能现在尚不明确。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