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受害者與犯罪人面對面

對於犯罪受害人來說,創傷過後的壓力與精神煎熬可能會持續數年。 Keystone

安排犯罪人與受害者面對面進行對話,從而幫助受害者克服創傷,這是恢復性司法(也稱修復式司法)的目的所在。犯罪學領域的幾位專家希望瑞士也能引入這一司法程序。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8月06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1995年1月15日黃昏,蘇黎世州格呂寧根(Grüningen)郵局職員Katherine*正準備結束一天的工作,突然,三名蒙面男子闖了進來,他們用槍對準Katherine的太陽穴,將她與其他員工都捆綁起來,並把他們的嘴堵上。 “我當時大聲喊叫,恐懼無比,我想自己不會活著出去了。”她在後來接受瑞士德語公共電視台SRF的採訪中講述(德)外部链接

搶劫者只用了一會兒工夫就將5萬瑞郎(約合5.1萬美金)攬入囊中,繼而逃之夭夭。然而對於Katherine來說,那幾秒鐘簡直如幾年那麼漫長。多年來,她一直生活在痛苦與恐懼之中,那場搶劫案在她的噩夢中週而復始地不斷上演。 “經過劫難之後,受害人的生活已和從前大不相同。”犯罪學專家Claudia Christen指出,她希望瑞士能引入“新的”司法模式。

“受害人通常尋求的不是報復或者經濟賠償,而是對自己以及他人安全的最大保障。”

犯罪學專家Claudia Christen

End of insertion

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才遭此橫禍?

“傳統的刑法,即'報復性司法',只是單純地聚焦於犯罪一方:犯罪人必須受到懲罰;相反,受害人往往被遺忘,他們無法傾訴自己的故事,表達自己的情感。訴訟結束後,這些受害人只能獨自吞噬痛苦與恐懼。”本人也曾是犯罪受害者的Claudia Christen解釋說。相反,通過“恢復性”(意)外部链接司法,受害人的經歷與遭受的煎熬會受到關注。

為什麼偏偏我是受害者?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這些都是在受害人頭腦中揮之不去的疑問,Claudia Christen指出:“解鈴還需繫鈴人,他們的疑惑只有從事違法活動的犯罪人才能解答。”因此,對於這位瑞士恢復性司法論壇(法)外部链接的創建者來說,讓受害者與犯罪人面對面,成為幫助受害者克服心靈創傷的一個關鍵步驟。

“受害人通常尋求的不是報復或者是經濟賠償,而是對自己以及他人的最大安全保障。對於他們來說,能夠看到犯罪者意識到自己犯下的罪行,對鑄成的大錯幡然悔悟並且能夠洗心革面、不再重蹈覆轍,往往更為重要。”這位犯罪學專家肯定地表示。

倫茨堡(Lenzburg)的試點項目

安排受害者與犯罪人會面,是一種古老的做法,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的主流文化中都可見一斑。 “相反,在西方世界,尤其是歐洲,由於司法專業化,越來越多的律師與法官參與司法程序,這一方法已不再被採納。”

由於在美國接受過培訓,並且在智利工作過一段時間,在智利的時候還和國際監獄團契(英)外部链接合作過,這位犯罪學專家希望將恢復性司法也引入瑞士。該方法早已被加拿大、美國以及其他幾個歐洲國家採用,其中包括德國、比利時、奧地利、北愛爾蘭以及意大利。

2017年,Claudia Christen在瑞士阿爾高州(Aargau)的倫茨堡監獄成功地發起了一個試點項目。如今作為監獄項目一部分的動議提出,安排受害者與犯罪人進行一系列的會面,每年對話兩次。

正是在倫茨堡監獄,郵局前職員Katherine為自己的疑問找到了答案,尤其尋求到了某種安寧。 “當我可以就那場劫案質問犯罪人時,我感覺好了許多。如果犯罪者能夠意識到自己的罪行對受害者造成的心靈創傷,從而決定不再重蹈覆轍,那麼我的做法就具有可行性。”她在瑞士電視台的採訪中表示。

在阿爾高州倫茨堡監獄,恢復性對話是面向服刑者推出的試點項目的部分內容。 © Keystone / Walter Bieri


 “我們並非凶神惡煞”

Gubler女士暗示說,'恢復性'司法也關係到犯罪人,“與受害者面對面進行對話,犯罪人會意識到自己所犯的罪行,並理解到其嚴重後果,比如說,他們搶劫只用了5分鐘,但是對於受害者造成的惡劣影響卻長達幾十年。”Claudia Christen肯定地表示。

面對受害者,犯罪者不免心生同情,這位犯罪學專家接著說,至少他們不想再重蹈覆轍。 “各種研究表明,再犯率呈現明顯下滑。根據案件不同,參加恢復性司法程序的犯罪人的再犯率下降指數從14%到28%不等。”

犯罪人的心聲:“我們並非凶神惡煞”

恢復性司法系列節目(法)外部链接中,瑞士法語廣播RTS採訪了幾名在倫茨堡監獄與受害人面對面進行對話的犯罪人,他們在此抒發了自己的真實感受,下面是幾個實例。

“我深感內疚,對我來說,這是與受害人見面並向他們道歉的一個機會。我也希望他們知道,即使有時我們會犯錯,但是我們不是沒有良知的禽獸。”

“我們這些犯人只是被金錢迷了心竅,對於受害者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和後果,我們根本沒有考慮過。恢復性司法讓我們開始反思。我見到了那些受害者,他們的痛苦深深觸動了我,我感受到了他們遭受的煎熬,歸根到底,我們都有人性。”

“我認為這是一個絕好的動議,經受了10年的坐監並且參加了各種改過自新項目後,我開始設身處地地站在受害一方考慮問題,但是所有這一切都沒有親耳聽到受害者講述自己多年來的痛苦煎熬那麼令我深受觸動,作為罪犯,我真的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犯下的罪孽。”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恢復性司法論壇的這位負責人認為,恢復性措施適用於所有罪行,包括嚴重的刑事案件,“其面臨的局限是事前的準備工作十分漫長,這一程序基於自願,其中規定明確,所有參與者都必須接受適當的培訓。”她強調說。

瑞士對恢復性司法興趣“不斷增長”

儘管該方法在國外十分有效,也儘管歐洲委員會(Conseil de l’Europe)鼓勵(多語)外部链接各成員國推廣此項調解方式,但是恢復性司法還是在瑞士遇到了重重阻礙。

“人們對這方面的訊息知之甚少,尤其與目前的安全與懲治原則背道而馳。”弗里堡大學(Université de Fribourg)刑法教授Nicolas Queloz在接受瑞士法語區日報《晨報》(Le Matin,法)外部链接的採訪中惋惜地表示。

瑞士恢復性司法協會(Ajures外部链接)(法)會長Camille Perrier Depeursinge認為,恢復性司法遭到了政界“相對強烈的”阻力。 2018年年底,瑞士政府曾積極聽取了一項要求評估將恢復性司法融入瑞士法律的先決條件(多語)外部链接,但是卻遭到了一些國會議員的反對。

Claudia Christen並未因此而灰心喪氣,在她看來,瑞士對恢復性司法的興趣在“不斷增長”。楚格(Zug)州的Bostadel監獄已經安排了一次當事人雙方的會面。

她希望恢復性司法可以進入瑞士司法機構:“恢復性司法不會完全取代傳統司法模式,但是應該成為可供選擇的一個手段。”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