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祖父母如何應對疫情限制政策

疫情暴發前:沃州的一位祖母和她的兩個孫子。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負責管理疫情危機的瑞士衛生部門表示,重新放開政策允許祖父母擁抱孫子孫女,但仍不建議他們看顧孫輩。這種矛盾使瑞士家庭感到不安,並凸顯了祖父母在瑞士的關鍵作用。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5月28日 - 12:49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在伯恩州,現年62歲的海蒂·克洛斯納·比格倫(Heidi Klossner Biglen)很高興聽說政府允許她再次擁抱孫子孫女。她和丈夫通常每個月抽兩天時間來看顧他們。這是祖孫二代近兩個月以來第一次見面,可謂有喜有憂,畢竟孩子們已經習慣了保持社交距離。

對於克洛斯納·比格倫而言,與孫子孫女在一起時,她有機會看著他們成長,並分享自己的生活經驗。她說:“我們之間可以相互學習。”

外部内容


自解封政策出實施以來,現年63歲的祖母芭芭拉·穆勒*(BarbaraMüller)已經照顧孫子一個多星期了。領導新冠疫情應對工作的官方代表丹尼爾·科赫(Daniel Koch)表示,祖父母可以再次擁抱孫輩。聞訊後,穆勒感到自己釋然了。

社會壓力迫使她停止看顧小孩。 “我認識很多祖父母,他們現在都無法照顧自己的孫子孫女。老人帶小孩基本成為禁忌,”她說。到處遊走一番後,她發現公共場所幾乎看不見老人帶小孩。

新冠疫情危機凸顯出瑞士祖父母具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在財務上,他們發揮著重要作用:祖父母提供的無償育兒服務,平均每年價值約為80億瑞郎(約合81.6億美元)。

有爭議的建議

擁抱是可以的,但最好別看顧小孩-科赫的建議成了國際新聞,招致不少批評。

瑞士政府的這一立場主要建立在一項研究(英)的基礎上,該研究表明,小孩咽喉部的病毒入侵位點很少。因此,很少有兒童感染新冠病毒。

瑞士聯邦公共衛生局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科赫希望為飽受分離之苦的祖父母與孫子女提供一絲安慰。他權衡了感染風險與祖父母所承受的心理壓力,得出以下結論:鑑於感染風險相對較低,擁抱動作合情合理。

衛生局一位發言人表示:“擁抱的時間不能太長,只能是短暫的身體接觸。”衛生局建議不要長時間看顧或探視小孩。並非所有國家都採取同樣的做法,世界各國的建議都有所不同。

外部内容

祖父母想念自己的孩子

“自疫情暴發以來,很多祖父母告訴我們,他們非常想念孫子孫女,”一家面向祖父母讀者群的雜誌(德)主編杰拉爾丁·卡普爾(Geraldine Capaul)說,該雜誌在一次採訪後首次發表了科赫的聲明。

“很多祖父母都會定期看顧孫子孫女,基本都是連續看顧幾天時間。而這種干預措施導致他們突然就見不到孩子們了。他們肯定很傷心。”卡普爾說。她指出,有些人寧願無視瑞士政府的政策,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畢竟時日無多,不希望與與孫輩在一起的時間再打折扣。

瑞士政府並不清楚祖父母是否切實遵守“看孩子禁令”。社會學家弗朗索瓦·霍普林格(François Höpflinger 多語)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由於人們認為這種情況只是暫時的,因此截至目前,絕大多數的祖父母都遵循了這些建議。

霍普林格表示:“目前,隨著'封鎖'日漸解除,疫情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人們能夠忍受短期的接觸禁令,但長期而言,這種政策會遇到抵制,尤其是來自身體健康和活躍的祖父母的抵制。”

霍普林格表示,近年來,歐洲的祖父母與孫子女之間的接觸越來越頻繁。然而,瑞士是一個特例,與孫輩同住的祖父母數量大幅減少。

外部内容

在富裕的瑞士,退休條件相對較好,因此,只有1.1%的家庭三代同堂。而日本為5.7%,中國為16.5%。與其他西歐和北歐國家一樣,一直以來瑞士老人和子女都有分開居住的習慣。霍普林格認為,瑞士人雖然普遍分開居住,但依然保持良好的關係-他稱之為“距離產生美感”。

一方面,這種生活方式有缺點,因為住在別處的祖父母會想念孫子孫女。但它也是瑞士的一個優點,相比之下,意大利的一項研究(意)發現,由於許多意大利家庭世代同堂居住,導致新冠肺炎的致死率非常高。

疫情對瑞士社會造成了強烈衝擊。它突出了家庭關係的重要性,也體現出親人之間無法相見而導致的心理傷害。當危機消退時,幾代人之間的關係很可能會變得更加緊密、更加團結。

* 受訪者採用化名


​​​​​​​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