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疫情苦了瑞士低收入人群

新冠危机令瑞士低收入人群捉襟见肘。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新冠病毒的防疫措施为瑞士经济和员工造成很大负担,许多人都在艰难度日。Helen和Frédéric讲述了他们如何应对捉襟见肘的日子。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4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在瑞士这样一个富足的国家,却依然有66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这相当于人口中的7.9%。其中3.7%是在业人员。

这场大流行病首先是给失去工作的人带来了困难,但现在也波及到低收入人群。

个体户、工厂工人、兼职工作者:他们最先感受到疫情产生的影响。而危机持续的时间越久,他们陷入贫困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被世界最富有国家之一遗忘的贫困现象

根据瑞士信贷的《全球财富报告》,截至2019年底,瑞士人平均每个成年人的财富为598410美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香港人以人均财富518810美元,位居第二,其次是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

然而,根据瑞士联邦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至2018年期间,20.6%的瑞士常住人口至少有一次陷入贫困。欧洲的平均数字是27.8%。

据国际明爱组织(Caritas外部链接)称,贫困不是瑞士政府优先考虑解决的事项之一,因为瑞士贫困人群占少数,而且没有任何组织,无法发出声音。据该慈善机构估计,30%有资格获得社会补助的人并未申请救济。

End of insertion

Frederic*今年50岁,有一个孩子,他和配偶都在餐饮业工作。自从这场大流行病暴发,他们两个就申请了缩短工时补助,只能拿到80%的薪金,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们每月只能靠1500瑞郎(约合1万元人民币)生活。

他无奈地说:“我们等于遭受了三重惩罚,我们的工资少了;伙食不再能在饭店里解决,因为饭店关门了;我妻子也不再有小费,正常情况下每月能有约200瑞郎。”

动用储蓄

他们发现,如果不动用储蓄,他们不久就付不出房租和医疗保险的账单了,“联邦的抗疫措施让我们无法工作,不得不靠储蓄生活,而这些储蓄是为度假和牙医预备的,我觉得这不公平。”

因此他向汝拉州设置的一个帮助困境中人度过难关的机构-协助基金求助,得到了够他们全家支付两个月房租和医疗保险金的救助。

他们也改变了生活方式,“我们的度假地改在了阳台上;只购买本地和便宜的产品,”Frédéric说:“我们试着从各方面省钱,比如我们更换了医疗保险公司;换了一辆便宜的车及相应的车险,但是很难做出预算计划,因为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也不知道接下几个星期我们能工作多少。”

经过这样的调整,他们从一月份开始每月的开销减少了400瑞郎。但是Frédéric依然担心,如果饭店在疫情期间不能营业,酒店业就完了,许多人将陷入困境。

外部内容

勒紧裤带

疫情暴发之前Helen*的日子就不好过,这位57岁的工人刚刚偿清了债务,经济状况进入稳定,她现在全职上班,每月净挣3200瑞郎,能够勉强度日,疫情暴发以后,她被缩短工时三个月,收入少了20%。

Helen说:“但是房租、医疗保险金和生活用品的价格却并未降低。”因此她不得不更加精打细算,从慈善机构“明爱”(Caritas)组织领取购物券,并推迟一些账单的付款日期。

目前她又能正常工作了,也能拿到100%的工资,“但是12月14日我手里只剩下24瑞郎了,而发工资的日子是12月18日。”她也同样怕这种因新冠引起的不安定状况会持续下去,所以她都不敢计划任何业余活动。

“我刚刚能开始正常生活,以为我终于可以能偶尔享受一下了,”Helen说:“我都好多年没尝过度假的滋味了,原本刚有点希望,现在又没了,甚至比以前更严重。”

但是她觉得自己至少还是幸运的,有份工作,而且离家近,可以走路上班,因为她养不起车。她说:“有时候真想坐火车去湖边转转,但火车票太贵了,生活难道就是挣钱付账单?”

伸出援手

仅在6个月的时间里,汝拉州明爱组织在德莱蒙( Delémont)区分派的救助物资就相当于平时三年在全州的总量。该组织汝拉州负责人Jean-Noël Maillard说:“现在的情况就像埋了一颗定时炸弹,原本就靠救济生活的人,更无出头之日,而更多的人逐渐濒临潦倒,危机正在靠近。”

目前登记社会救济的人尚未增多,但Jean-Noël Maillard认为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中产阶级以下的阶层,现在尚能靠存款生活,而那些因疫情失业的人,尚能领取两年的失业金,之后才转向社会救济。

“我们现在必须启动防护机制,防止人们陷入危机,”Jean-Noël Maillard说,“进入缩短工时程序的人应该得到100%的工资,而贫困家庭和低收入员工应该得到补助。”

12月1日起,瑞士政府针对缩短工时程序增设了规定:月薪少于3470瑞郎的人,缩短工时后得到100%的工资,对于收入在3470至4340瑞郎之间的人,如果完全停工,也能得到3470瑞郎的工资。

*名字被编辑部改过

(译自德语:杨煦冬)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