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疫情苦了瑞士低收入戶

新冠危機令瑞士低收入戶捉襟見肘。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新冠病毒的防疫措施為瑞士經濟和員工造成很大負擔,許多人都在艱難度日。 Helen和Frédéric講述了他們如何應對捉襟見肘的日子。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4日 - 11:08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在瑞士這樣一個富足的國家,卻依然有66萬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這相當於人口中的7.9%。其中3.7%是在職者。

這場大流行病首先是給失去工作的人帶來了困難,但現在也波及到低收入戶。

個體戶、工廠工人、兼職工作者:他們最先感受到疫情產生的影響。而危機持續的時間越久,他們陷入貧困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被世界最富有國家之一遺忘的貧困現象

根據瑞士信貸的《全球財富報告》,截至2019年底,瑞士人平均每個成年人的財富為598410美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香港人以人均財富518810美元,位居第二,其次是美國人和澳大利亞人。

然而,根據瑞士聯邦統計局的數據,2015年至2018年期間,20.6%的瑞士常住人口至少有一次陷入貧困。歐洲的平均數字是27.8%。

據國際明愛會’(Caritas外部链接)稱,貧困不是瑞士政府優先考慮解決的事項之一,因為瑞士貧困人群佔少數,而且沒有任何組織,無法發出聲音。據該慈善機構估計,30%有資格獲得社會補助的人並未申請救濟。

End of insertion

Frederic*今年50歲,有一個孩子,他和配偶都在餐飲業工作。自從這場大流行病暴發,他們兩個就申請了縮短工時補助,只能拿到80%的薪金,在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他們每月只能靠1500瑞郎(約合1668.9美元)生活。

他無奈地說:“我們等於遭受了三重懲罰,我們的薪資少了;伙食不再能在餐廳裡解決,因為餐廳關門了;我妻子也不再有小費,正常情況下每月能有約200瑞郎。”

動用儲蓄

他們發現,如果不動用儲蓄,他們不久就付不出房租和醫療保險的帳單了,“聯邦的防疫措施讓我們無法工作,不得不靠儲蓄生活,而這些儲蓄是為度假和牙醫預備的,我覺得這不公平。”

因此他向汝拉州設置的一個幫助困境中人度過難關的機構-協助基金求助,得到了夠他們全家支付兩個月房租和醫療保險金的救助。

他們也改變了生活方式,“我們的度假地改在了陽台上;只購買本地和便宜的產品,”Frédéric說:“我們試著從各方面省錢,比如我們更換了醫療保險公司;換了一輛便宜的車及相應的車險,但是很難做出預算規劃,因為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會持續多久,也不知道接下幾個星期我們能工作多少。”

經過這樣的調整,他們從一月份開始每月的開銷減少了400瑞郎。但是Frédéric依然擔心,如果餐廳在疫情期間不能營業,飯店業就完了,許多人將陷入困境。

外部内容

勒緊褲帶

疫情暴發之前Helen*的日子就不好過,這位57歲的工人剛剛償清了債務,經濟狀況進入穩定,她現在全職上班,每月淨掙3200瑞郎,能夠勉強度日,疫情暴發以後,她被縮短工時三個月,收入少了20%。

Helen說:“但是房租、醫療保險金和生活用品的價格卻並未降低。”因此她不得不更加精打細算,從慈善機構“明愛會”(Caritas)領取購物券,並推遲一些帳單的付款日期。

目前她又能正常工作了,也能拿到100%的薪資,“但是12月14日我手裡只剩下24瑞郎了,而發薪資的日子是12月18日。”她也同樣怕這種因新冠引起的不安定狀況會持續下去,所以她都不敢計劃任何休閒活動。

“我剛剛能開始正常生活,以為我終於可以能偶爾享受一下了,”Helen說:“我都好多年沒嚐過度假的滋味了,原本剛有點希望,現在又沒了,甚至比以前更嚴重。”

但是她覺得自己至少還是幸運的,有份工作,而且離家近,可以走路上班,因為她養不起車。她說:“有時候真想坐火車去湖邊轉轉,但火車票太貴了,生活難道就是掙錢付帳單?”

伸出援手

僅在6個月的時間裡,汝拉州明愛會’在德萊蒙( Delémont)區分派的救助物資就相當於平時三年在全州的總量。該組織汝拉州負責人Jean-Noël Maillard說:“現在的情況就像埋了一顆定時炸彈,原本就靠救濟生活的人,更無出頭之日,而更多的人逐漸瀕臨潦倒,危機正在靠近。”

目前登記社會救濟的人尚未增多,但Jean-Noël Maillard認為這只是個時間問題,中產階級以下的階層,現在尚能靠存款生活,而那些因疫情失業的人,尚能領取兩年的失業金,之後才轉向社會救濟。

“我們現在必須啟動防護機制,防止人們陷入危機,”Jean-Noël Maillard說,“進入縮短工時程序的人應該得到100%的薪資,而貧困家庭和低收入員工應該得到補助。”

12月1日起,瑞士政府針對縮短工時程序增設了規定:月薪少於3470瑞郎的人,縮短工時後得到100%的薪資,對於收入在3470至4340瑞郎之間的人,如果完全停工,也能得到3470瑞郎的薪資。

*名字被編輯部改過

(譯自德語:楊煦冬)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