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变化中的约德尔


瑞士小调约德尔与美国牛仔


作者:Veronica De Vore


Erika Stucky在约德尔中融入了圣弗兰西斯科的嘻皮音乐和爵士乐。 (nici jost)

Erika Stucky在约德尔中融入了圣弗兰西斯科的嘻皮音乐和爵士乐。

(nici jost)

Tim Nybraten和Ed Brand两位年轻人来自新格拉鲁斯-一个由瑞士移民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组建的小城。在他们去高中的路上,或者开车穿过广阔的玉米地时,他们喜欢听AC/DC和Boston的歌。

但是他们也听新格拉鲁斯约德尔(Jodel)俱乐部的歌曲。尽管只有Brand是瑞士后裔,Nybraten的祖先是挪威人,但现在他们两个都在约德尔俱乐部俱乐部唱歌,而且唱的是非常传统的约德尔调。

Bart Plantenga(英)曾经是广播站的DJ,其实是他发现了约德尔调(Jodel),他写了两本关于寻找宿根的书,里面都提及到了约德尔。他说,约德尔调来自门诺族人和瑞士的移民。这些人大多在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印第安纳州和西弗吉尼亚州安家落户。

但是这还只是其中一条线索,另外一条线索可以追踪到西部的牛仔和墨西哥,那里的牧人创造了一种完全不同的约德尔调,有些专家根本不认为他们的歌曲依然算作约德尔调。而Bart Plantenga却将其称为“粗犷”版约德尔调。

“原始的约德尔调是一种呼喊。牛仔们在营地篝火边传授约德尔、歌谣和吉他时,相互之间也会相互影响。”

在瑞士依然存在一种 “喊叫”音乐,是一种比较粗犷的约德尔。“乐感不强,但是音高的变化类似,” Plantenga说。

经典“例子”

那么,牧人们野腔野调的呼喊怎样变成了带有标准旋律的音乐?Plantenga表示,这是那些古典音乐作曲家和一些民乐歌手,努力寻找素材和感染力的结果。

“瑞士是最早开始旅游业的国家,所以很多诗人、音乐家和作曲家经常来瑞士旅游,他们受到瑞士大自然、大山和美丽风景的感染,同时也受到约德尔调的启发,” Plantenga说。

上世纪20年代,唱片出现了,一些美国瑞士移民录制了自己的约德尔唱片,大批量在市场上销售。最成功的例子是约德尔歌手Fritz Zimmermann,尽管他住在纽约76大街,但他用歌声歌颂瑞士家乡美丽的山水,民族音乐研究者Christoph Wagner这样说。

前卫

40年后,Shelley Hirsch深受这些唱片的感染,情不自禁在她所居住的公寓楼的后院中模仿约德尔调。这“动听、疯狂、神奇和带有异国情调的”声音打动了一位在纽约贫民区长大的年轻女犹太演员,Plantenga介绍说。

Hirsch与瑞士的Erika Stucky和Christine Lauterburg组建了一个前卫歌唱队,她们的歌曲深受那些无拘无束的自然派约德尔调的影响。

“因为这个前卫组合比较擅用高音、口技、口哨和舌节拍,所以她们也对那些极端的约德尔歌曲感兴趣,” Plantenga说。

Erika Stucky(英)出生在圣弗兰西斯科,9岁回到了她的家乡瑞士瓦莱州,她将美国牛仔式约德尔和瑞士阿尔卑斯牧人的约德尔调融合在一起,但是用了很长时间才在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大洋两岸的观众不太接受她那种极端的风格和双域特征,这位歌手自己这样说。“美国人听了会笑,因为他们觉得很好玩,而瑞士人听了会想起巫毒-呼唤山神的巫师,”欧洲人比较传统,他们会问,她从哪里搞来的这种音乐,而美国人却认为这是娱乐、是兴味。

Stucky并不执着于追溯约德尔调的根源,而是尝试用声音将约德尔调和爵士或者世界音乐巧妙地融合在一起。

三个“类别”

Stucky是3月份15名被提名参加“瑞士音乐大奖赛”的歌手之一,进入第一轮决赛已经为她带来了 25'000瑞郎的奖金,今年9月联邦文化局将决定将这首个音乐大奖颁发给谁,奖金100'000瑞郎。

但是她还从未受到过每三年举办一次的约德尔节的邀请。“如果参加约德尔节,我或许最好以外国人的身份出现,”Stucky表示:“观众会想‘:这是一位来自美国的野性青年,让我们来听听!’”这比瓦莱州的身份简单得多,在我的家乡,人们觉得我的格调比较少见。

Stucky的风格与Bart Plantenga的观点相符合,他认为约德尔共有三种不同的分类:传统式,比如瑞士约德尔节上的曲调;现代式,代表人物就是像Erika Stucky这样的歌手;还有就是自然式,这一格调或许并不是每个音色都很完美,但是却与西部牛仔的豪迈个性相似,自由而带有民族号召力。

专家首推Bernhard Betschart所代表的“自然式”约德尔,而Plantenga提及,Betschart的父亲作为传统约德尔的代表,因为这个“粗野”的儿子而受到同仁们的指摘。

瑞士约德尔联盟(英)针对约德尔调制定了严格的规定,“大约在19世纪初,为了挽救约德尔调,出台了这一准则,” Bart Plantenga说:“规定什么才是真正的约德尔调,因此约德尔联盟内部出现了一个严格的框架,另外两种约德尔均不被接受。”

在传统约德尔和其他两类约德尔之间存在一个深深的鸿沟,因此当Christine Lauterburg前不久被作为瑞士约德尔新面孔出现在新发行的邮票上时,传统约德尔代表显示出极大的不满。

伯尔尼女歌手Lauterburg也拉小提琴,她不仅深受瑞士民族歌曲的感染,也喜欢美国民间音乐,正如视频第二部分所展示的一样。

但是事情在缓慢地发生变化,Plantenga注意到,传统约德尔和现代约德尔之间的相互接纳程度在逐渐提高。

瑞士约德尔节早已向国外约德尔俱乐部敞开了大门,比如新格拉鲁斯约德尔俱乐部就经常受到邀请,今年7月初,达沃斯还迎来了来自南美和亚洲的约德尔联盟。

而同时,Erika Stucky也不断地从古老、标准的约德尔中寻找灵感,“两周前,我参加了一个活动,唱了一首阿尔卑斯牧场祈福曲。”或许不久之后她又会在这样一个场合,用声音和灵魂来感动这个世界。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