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洛桑伊核协议


伊朗尚未解禁,瑞士商界已跃跃欲试




 其他5种语言  其他5种语言
德黑兰上空的一线曙光:一旦达成核协议,针对伊朗多年的经济封锁有望解除 (Dietmar Denger/laif)

德黑兰上空的一线曙光:一旦达成核协议,针对伊朗多年的经济封锁有望解除

(Dietmar Denger/laif)

在瑞士洛桑签署的伊朗核问题框架性协议还未有进一步进展,西方的经济界已在盼望与伊朗展开更多的商务合作。瑞士的经济界也不例外,尽管与伊朗做生意还很麻烦,但瑞士正开始尝试接近德黑兰。

自联合国G5+1核小组与伊朗在洛桑达成初步协议,双方有望在6月底就细节问题达成一致。这令谈判有望成功的信心指数攀升,不光是外交界,西方经济界也为此欢欣鼓舞。多家经济代表通过多种途径,甚至是正式途径,试图与伊朗建立联系。多年来,因美国施压,伊朗已多年在政治和经济上遭到了孤立。

核进程的框架公约

4月初,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一起,在洛桑与伊朗展开谈判,并就基本问题达成一致。伊朗同意就核问题受到限制和监督,旨在确保其核计划的和平性质。作为回报,各国应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该框架协议是在6月底达成明确核协议的基础。

西方经济体的迫不及待并不令人费解,因为伊朗这个拥有8000万人口的国家,专业人才众多,且上层人士的消费能力很强,巨量天然气和石油储备所带来的财富令伊朗成为在经济上非常有潜力的国家-一旦制裁停止之后。

在瑞士,经济国务秘书处SECO已尝试建立与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关系。4月,秘书处将派出由Livia Leu带领的代表团前往德黑兰,为经济界开路。“我们试图弄清,伊朗政府的下一步作何打算,直到谈判结束,制裁被取消后又会怎样,”这位联邦委员会商务协议代表说,直到2013年,她一直担任着瑞士驻德黑兰大使。

而随行成员都有谁,Leu女士则不愿多说:“除了国务秘书处的工作人员以外,还有经济行业协会Economiesuisse,以及各行各业的企业代表”。在伊朗,代表团将接触到各部委、主管部门和各经济实体。

秘密业务

然而面对媒体的提问,大部分经济界代表对制裁期间与伊朗的业务保持缄默。特别是医药、食品业,以及机械、钟表和其他一些工业企业,尽管他们与制裁无关,但也都不愿多说。

[GRAFIK AUSSENHANDEL SCHWEIZ-IRAN]

其实一直与伊朗保持联系的,不仅有瑞士的中小型企业,雀巢、豪瑞(Holcim)、诺华等跨国公司,也比较活跃。瑞士医药集团的一位代表,就将出现在代表团中。诺华在伊朗有代表处,该集团已予以确认。“我们同当地的一家企业签有合同,负责当地的生产和销售”,我们“会在严格遵守美国、欧盟和瑞士对伊朗所实施的经济制裁的前提下,向患者提供药品”。

那么对于这样一个被排除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以外的国家,又是如何转帐、并与之有财务往来的呢?对于该问题,诺华表示:“金融细节,我们不予披露”。

位于圣加仑Uzwil的Bühler有限公司,自1976年以来,一直不间断地保持着与伊朗的业务往来。“除了伊朗总部设在德黑兰以外,在Astara我们还有自己的工厂。设在当地的机构便于我们服务伊朗客户,”这家已有150多年历史的传统企业写到,他们向伊朗销售碾磨机等食品加工业的机器。而至于与伊朗的财务往来如何,这家位于瑞士东部的企业同样没有回答。尽管它在全世界拥有超过1万人的员工,其制造业涉及汽车、包装、电子行业等。

“制裁触及的都是穷人”

Bühler位于德黑兰分部的经理Sharif Nezam-Mafi,同样是伊朗、瑞士商业协会的会长,大多数位于伊朗的瑞士公司都加入了该协会,该协会还将接待Seco的代表团。“制裁给这个富裕国家的经济带来了很大损失,”Sharif Nezam-Mafi对瑞士电视台SRF的通讯员表示。据估算,伊朗石油出口创造的约1000亿美金,在海外银行账户中被冻结,这都会在封锁解除后输往伊朗。“伊朗经济非常渴望投资,”Nezam-Mafi说,但大多数投资都要接受国家的审查,还会受到“腐败和裙带关系的腐蚀”。

封锁给伊朗带来了很大损失,生活在瑞士的伊朗人Hassan Akbarzadeh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在伊朗出生的他如今已在瑞士生活了40多年,是瑞士-伊朗经济协会的主席,该协会于1976年在苏黎世成立。“制裁首先波及的是之前就被‘忽视’的人群。封锁将贫穷扩大化,而那些本来就比较富裕的人群则很少受到影响,”这位前地毯商人说,他会定期前往伊朗。

对大多数伊朗人来说,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变得愈发复杂而且昂贵,Hassan Akbarzadeh说,并且举了一个亲身经历的例子:“如果孩子在国外学习,那怎么给他们寄生活费呢?没有一家银行,希望与伊朗有财务往来。”而且无论是在柜台还是打电话,只要是和伊朗有关,就总像做贼一样。

大部分财务往来经迪拜或土耳其这样的第三方国家,经济协会这样解释。而银行方面没有就此予以确认。据经济协会介绍,苏黎世州立银行曾一度施以援手,负责转账,但该银行面对瑞士资讯却表示:“因欧盟与美国的封锁政策,自2010年起,我行已完全终止与伊朗的业务往来”。

对伊朗的制裁

瑞士政府于2007年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并决定对伊朗实施制裁。2011年,瑞士调整对伊朗的制裁措施,以适应本国的主要贸易伙伴。2012年,瑞士严化制裁措施。2014年,瑞士选择性地部分放弃制裁。

贸易限制特别涉及到国防、管控和(军用、民用)两用物资及技术的供应和采购。

同样禁止供应如石油、天然气和石化产业、钻石等。

禁止提供与特定物资有关的服务和金融服务。此外,冻结某些个人、企业和机构的资产。

(来源:SECO)

财务往来是至今为止与伊朗开展商贸活动所面临的最严重问题,SECO的Livia Leu证实了这点。

虽然瑞士与欧盟在对伊实施制裁方面,与美国在35年间所推行的严重程度不一样,但这对瑞士与伊朗的业务往来还是间接地产生了影响,尽管这不应受到美国封锁政策的管制。从美国的观点出发,一家企业只能与美国,或与伊朗有业务往来,只能取其一,不可同时开展业务。所以,特别是银行,在权衡利弊后,“大多数中断了与伊朗银行的业务往来,尽管有些伊朗银行,并不在制裁名单之列,”这位瑞士大使说。

与伊朗做生意的另一项挑战是“腐败”,伊朗在全球腐败排行榜上的位置是第144,总共有177个国家和地区参评。“腐败是一种世界性现象,”Livia Leu说:“经合组织也颁布了一些基本条例,以尽力避免腐败,瑞士经济国务秘书处在处理国际贸易事务上,就要遵循这些条例”。

那么经济代表团此行是否还会涉及人权问题呢,面对记者的提问,Livia Leu表示,首先还是要顾及经济界的兴趣,但因为她对伊朗相当了解,所以也不排除会对其他议题进行讨论。


(翻译:宋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