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瑞士记者眼中的一战


萨拉热窝事件-瑞士分歧的显影剂




整整一个世纪前,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在萨拉热窝刺杀了斐迪南大公。瑞士媒体也对这一暗杀事件作了大量报导,它成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读一读当时的瑞士报刊,就会发现整个冲突期间瑞士联邦内部的各种分歧。

175492863-38811882 (3) (Keystone)

当年《Le Petit Journal》报道暗杀事件

(Keystone)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夫妇双双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青年枪杀。从第二天起,瑞士各报章就竞相大篇幅报道这一事件。

最有洞察力的报刊甚至预感到,这次暗杀可能会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例如《日内瓦论坛报》(Tribune de Genève)就曾这样写道:“有些事件能动荡一切、在一瞬间内打消所有的猜忌、抹去可怕的期限,但会产生无人得以预见、令人恐慌的问题……而这,便是其中之一。”

同情之波

暗杀事件最初激起了人们对奥匈帝国的同情,尤其是对斐迪南大公的大伯-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向令人尊敬的皇帝致以最深切的同情。上周日的悲剧,让他的不幸人生又蒙上一层阴云,”《日内瓦论坛报》继续写道。文中影射的是这位皇帝所经历的家庭悲剧,特别是1898年皇后伊丽莎白(“茜茜公主”)在日内瓦的遇刺,以及他们的 独子鲁道夫的自杀。

死在萨拉热窝的这对夫妇很不寻常,他们的婚姻是基于爱情的贵庶通婚,死后留下三个孤儿,他们的离世也感动了记者们。即使是瑞士社会党的喉舌、不屑同情王室命运的《伯尔尼哨兵报》(Berner Tagwacht),也表现出了怜悯。

但悲剧之外还牵涉到人们对皇储的看法,在这一点上意见分歧非常大。天主教报章对他颂赞有加,而《伯尔尼哨兵报》则持更批判的态度。在社会党人看来,斐迪南大公正是“将人民引向灾难边缘的奥地利政治的化身”和“军国主义、帝国主义与教权主义的代表”。

然而,大多数评论者都认为皇储并不是斯拉夫人的敌人。“斐迪南大公并不打算用帝国里的一个民族来压制另一个民族,他是位坚定的民族解放支持者。普林西普(刺客)把他杀害的人诬蔑成塞尔维亚人的压迫者;他杀死的正是塞尔维亚主义所畏惧的人,因为他看到大公要用感情的纽带牵住帝国境内斯拉夫人的心,”天主教报刊《自由报》(La Liberté)强调。

自由党舆论也基本上持同样论调。“斐迪南大公恰恰被视为斯拉夫人的朋友,从此尤见暗杀的荒唐;人们甚至断定,他只打算在帝国内部建立第三个国家(另两个为奥地利与匈牙利),”《联邦报》(Der Bund)评论道。

瑞士裂痕

在暗杀发生后的一个月里,奥匈帝国不断向邻国塞尔维亚施加压力,甚至在7月23日的照会上定下一个不能接受的最后通牒。此后由于同盟对立的缘故,战争的幽灵似乎越来越无法避免。但在谁才是战争主谋的这个问题上,瑞士新闻界无法达成共识。

《瑞士报》(La Suisse)也注意到了这一分歧。“就在其它各地的舆论看法明确显示出一个或另一个朝向时,我们的报界却在让外国看笑话,各种意见无法统一,表明完全缺乏一个方向,”这份日内瓦报纸指出。

同盟对立

1914年存在着两个相互敌对的体系,即三国同盟(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和意大利王国)和三国协约(英国、法国和沙皇俄国)。

同盟间的对立将奥地利与塞尔维亚的地区性冲突扩大到整个欧洲,乃至全世界。

一开始沙俄便支持塞尔维亚,而德国则支持奥地利。随后法国也因与沙俄的军事协约而参与进来。

英国起初在观望事态的发展,但当德国为了攻入法国而入侵中立国比利时时,英国也向德国宣战。

意大利最初保持着中立,到1915年加入协约国,以期收回奥匈帝国内的意大利人聚居地区(的里雅斯特和南蒂罗尔)。

其它参战大国中,奥斯曼帝国于1915年加入同盟国,美国则在1917年加入协约国。

天主教刊物坚定地支持奥匈帝国的政见。“奥匈帝国作了调查,得出受到威胁的结论;为了排除威胁,它一刻也不愿等,”《自由报》评论说。

这种亲奥感源自对沙俄长期以来的敌意。“假如局势发生大动荡,那么会是沙俄的错,它不该在奥塞两国解决争端的时候橫插一脚。沙俄和塞尔维亚的纽带不过是教会分裂产生的好感;什么也没妨害到它,它该保持冷静,”弗里堡(Fribourg)天主教日报指出。而《日内瓦论坛报》却这样写道:“为实现避免战争的愿望,沙俄政府尽其大国所能达到了极致。”

天主教报刊站到奥匈帝国一边,这激起了社会党人的反感。“如果我们拿起一份天主教报刊来阅读,会发觉很难分辨它到底还是不是拥护共和政体的报纸,”《伯尔尼哨兵报》表示。

不过也得指出,宗教或政治归属并不是全部。与某个强大邻国在文化上的亲近感也起到一定作用。整个冲突期间,在靠近协约国的法、意语地区和德语区之间,存在着一条裂痕,后者并不掩饰它对同盟国的同情。

因此,受天主教影响的《提契诺邮报》(Corriere del Ticino)才会对奥地利批判有加,这是由于提契诺是个意大利语州,故而对意大利欲收复奥匈帝国内讲意大利语人口的地区抱有同情。“我们该记得,奥地利对塞尔维亚向来都采取压迫与镇压的政治手段,”这份提契诺报刊宣称。在它看来,塞尔维亚的宣传不过是“对警察镇压的自然反应,相比之下,对的里雅斯特意大利人的镇压实在算不得什么”。

“风云人物”

对冲突的看法,政治观点更接近自由派的报刊则有比较一致的意见。不过总的来说,大多倾向于将冲突的责任归给奥匈帝国。“如果发生人们所担心的灾难,那么全部责任都该归给奥匈帝国,归给它的皇帝、它的政府,尤其是军事党派,以令人厌恶的热情尽力挑起现在这场可怕的冲突,”《瑞士报》评论道。

这种看法在德语区也有共鸣。“在照会中,奥匈帝国并未表示至少准备展开新的谈判,这显示出它要的就是战争,”《新苏黎世报》(Neue Zürcher Zeitung)断言。

最后还有德国及其君主威廉二世的立场问题。在《日内瓦论坛报》看来,“欧洲与文明的未来握在他的手中”。而《瑞士报》则写道:“在这风起云涌的时刻,全世界都将目光转向这位皇帝,他像是这世界的风云人物,只需要他一个有效的举动,就能平息狂暴的激情,止住奥匈帝国军事党派的过度反应,停止大西洋两岸、直延伸到亚洲边缘的军备竞赛。”

然而这个“有效的举动”始终没有到来……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