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Your browser is out of date. It has known security flaws and may not display all features of this websites. Learn how to update your browser[关闭]

联合国气候峰会


地球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作者:Luigi Jorio


美国艺术家Shepard Fairey的作品“地球危机”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悬浮于巴黎铁塔之上。 (AFP)

美国艺术家Shepard Fairey的作品“地球危机”在巴黎气候大会期间悬浮于巴黎铁塔之上。

(AFP)

11月30日至12月11日,由近200个国家组成的代表团在巴黎通过磋商,就遏制地球灾难、全球都适用的气候保护协议达成一致。最终目标是提出把全球升温限制在摄氏两度以内的有效措施。swissinfo.ch就最为关键的议题为您释疑解惑。

COP21-这个看似与你我无关的词语背后,却蕴含着子息后辈的宿命。这个缩写代表着“第21届缔约方会议”,也就是由法国外长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所主持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峰会。尚在筹备阶段时,法比尤斯就将其定位为“对地球未来举足轻重”。

经历了延宕30年针对气候问题争锋相对的讨论以及2009年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峰会的挫败之后,世界各国都意识到:必须行动起来。瑞士联邦环境局(Bafu)局长Bruno Oberle在筹备过程中表示坚信:“第一次,世界各国达成了广泛的共识,尤其是超级大国-譬如中国和美国,也认同行动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21届联合国气候峰会

11月13日巴黎的恐怖袭击及接踵而至的全城警戒,或多或少给巴黎气候峰会带来了影响。

法国首都和其他城市当局决定,取消原定于11月29日气候行动日,12月12日在公共场所的大规模群众游行活动。

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一系列室内活动仍可以进行。

虽然非政府组织和环保人士对安全问题表示理解,但仍然对因巴黎警备安全而取消的活动深表遗憾。缺乏大众动员与普遍参与,气候协议的影响范围将大幅缩水,由130多个机构组成的联盟“气候21”强调,对此他们将尝试寻求其他途径,从而替代室外集会活动。

无论是因恐怖袭击带来的紧张焦灼的气氛,还是各国政府对于气候变暖的热切关注,无疑都会在巴黎气候峰会开幕当天达到高潮。十位国家和政府首脑将相聚于此,决定地球的未来走向。

意欲何为?

这次会议议程围绕两大主题展开:温室气体减排,以及发展中国家对有效的气候政策的支持。全球气候政策的目标在于,把全球气温的上升幅度,限定在较工业革命之前高两摄氏度。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所指出的,如果全球升温超过摄氏两度,地球势必会面临破坏性的后果。

巴黎峰会的组织方希望,自1992年里约热内卢全球峰会以来,这一次能首次缔结一个具有约束力和切实可靠的协议。与京都议定书(全称: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京都议定书)不同的是,全球所有国家都应该参与到新的协议中。而这一协议应在2020年正式生效。

“每个国家都必须竭尽全力有所作为,”瑞士联邦环境局环境特使及瑞士驻巴黎谈判代表团团长Franz Perrez说。他希望协议中能够包含一个修订条款,从而确保定期监督,各国是否遵守所作出的承诺。“最好这一切能在五年之内得以实现,”

刻不容缓

有害于气候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的浓度,2014年在北半球的大气中持续上涨,首次超过了400ppm(百万分之四百)-这已经达到了自监测以来的最高值。本世纪头一个十年是过去一万年以来气温最热的十年,而2015年再次刷新纪录。

行动刻不容缓,因为全球碳排放总量也已经达到上限,“如果我们继续像今天这么毫无顾忌,碳预算会在未来的25年后完全枯竭,”Bruno Oberle说。

依照联合国的观点来看,我们等的越久,通过化石燃料燃烧所产生的温室气体减排就愈发困难,成本也越昂贵。

首脑来了

在巴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共195个缔约国出席了会议,欧盟也位列其中。除了4000名谈判代表团的代表,各国政府首脑也聚首于法国首都,其中包括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瑞士以环境部部长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为代表与会。

与会代表同构全体大会和分组讨论的形式,就不同的宗旨目标进行了讨论。瑞士负责名为“环境完整性小组EIG”,其中囊括了列支敦士登、墨西哥、摩纳哥和韩国。这是一个相对较小、但同时多样化的小组,在Bruno Oberle看来无疑在这次气候峰会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这是唯一一个集纳了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小组。倘若我们能够通过小组讨论,在彼此妥协中达成共识,寻求到一个折衷方案,那么无异于给大会所有国家在求同存异中达成协议提供了一个样本。”

谁是先锋?

在巴黎会议开幕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成员国必须宣告各自在2020年以后所要达到的减排目标。该减排目标被称为“国家自主贡献预案”。目前,碳排放占据全球总量90%的160多个国家,已经根据本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相应比例,制定了自己的减排目标。瑞士于2015年2月首当其冲,成为第一个宣布减排目标的国家:截至2030年,瑞士温室气体排放量与1990年同比将减少50%,到2050年将节减70%至85%。

气候行动追踪(英)-一个由气候学者们集结而成的独立机构认为,要想实现全球升温控制在两度以内的目标,各国作出的这些承诺还远远不够。目前各国的承诺将使得全球气温上升至2.7摄氏度。“我们做的永远都不够,然而总好过熟视无睹,任由气温上升4或者5摄氏度,”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长Christiana Figueres如是说。

发达国家“欠债不还”?

谁该对气候变化承担历史责任?在对抗全球变暖的战役中该如何分担重任?各国各持己见。新兴工业化国家认为:责任主要归咎于发达国家,作为始作俑者,他们难辞其咎。与之相反的观点是,“富裕的国家和贫穷的国家”之间问责和担责的差异化对待已不再合理。

瑞士也持同样观点。所有国家都应该根据各自的能力和时机,定期检测本国的减排目标。“发达国家与新兴工业化国家-或者发展中国家,譬如中国、韩国和新加坡-之间的排放差异已经不复存在了,”Bruno Oberle认为。如今,61%的全球排放量产生于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发达国家。

另一个更为棘手的争议焦点在于:谁该为欠发达国家提供气候政策所需的资金?6年前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作出决议:截至2020年,发达国家为其提供一千亿美元的经济支持。

瑞士联邦环境局局长Oberle深信,贫穷国家必须得到来自富裕国家的支持。“这关乎团结协作的问题,”同时他也希望,资金援助国的范围还能够进一步扩大。值得注意的是:瑞士为介于2015年至2017年之间欠发达国家气候政策的实施提供了一亿美元的资金援助。据Oberle所说,新的气候协议还必须有效保障环保投资,从而使资本市场与气候保护能更紧密地结合起来。

不成功,则成仁

究竟本次巴黎气候峰会成效如何?目前仍是雾里看花、结果难明。原因在于,在过去几个月里媒体一向热议的气候问题,近期却被伊斯兰国(ISIS)恐怖袭击事件占据了版面,以至于少被提及。

在谈判圆桌上,每个国家都将捍卫本国利益。美国外长John Kerry已表示,在巴黎会议上缔结的协议不可能具有强制约束力,因此他不惜得罪其他与会国。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则认为:本次会议上“要么产生一份约束性的协议,要么不会达成任何协议”。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全球变暖的问题不会在短短两周的谈判中得以治理。第21届联合国气候峰会仅仅是一个起点,积累跬步,方能至千里。

跨越30年的气候之争

1979第一届全球气候大会在日内瓦召开。

1992里约热内卢的全球峰会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

1997《京都议定书》在日本被签署。此项协议在约50个国家的首肯(但美国不包括在内)下,要求2008年至2012年间,温室气体排放量与1990年相比减少5%。

2009在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最终未能针对2020年以后的全球目标出台一份协议。

2010在墨西哥坎昆德的世界气候大会上,确立了以各国自主自愿为基础确定2020年以前本国温室气体减排目标的体系。

2012卡塔尔多哈世界气候大会确定了《京都议定书》的第二承诺期(2013-2020)。

2014秘鲁利马世界气候大会落实了2020年以后的气候目标。

2015巴黎气候大会计划就气候问题达成一个具有全球一体约束力的协议。

来源:瑞士联邦环境局(BAFU)


(转译:张樱),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版权

版权所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拥有其网站内容的版权。内容仅供私人使用。除上述所述网站内容的使用权以外,任何发布、修改、传播、存储及复制,必须事先获得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书面授权同意。 如果您有兴趣使用本网站内容,并需要获得事先的书面同意,请通过电子邮件contact@swissinfo.ch联系我们.

针对私人目的的使用,瑞士资讯swissinfo.ch只允许用户使用某一具体内容的超文本链接,即将其链接到您自己的网站或第三方网站上。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网站内容只被允许在没有任何编辑修改的情况下链接到非广告性质的环境中。针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网站提供下载的所有软件、文件夹、数据及其内容,本网站仅提供基本的、非独占性的及不可转让的许可。该许可仅限于在私人设备上的一次性下载及存储上述数据,所有其它权利仍为瑞士资讯swissinfo.ch所有。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禁止对这些数据进行任何销售或商业性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