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苏黎世圣经译本 “价格并不高,益处却很多”

作者:


弗罗绍尔印刷的圣经插图。

弗罗绍尔印刷的圣经插图。

(zvg)

1523年1月29日上午,苏黎世市政厅内600名受人尊敬的市民与神职人员摩肩接踵。在该市政府的邀请下,苏黎世大教堂(Grossmünster)好惹事的神父慈运理(Huldrych Zwingli)和康斯坦茨教区副主教约翰尼斯·法布里(Johannes Fabri)要就各自的神学观点进行一场论战。而慈运理利用这次机会推广一本新的圣经。他鼓励“每一位虔诚的基督徒”都去买一本,好“了解上帝的旨意”。

慈运理为之大作广告的可不是随便哪本圣经,这可是德国改教家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刚翻译完毕、前一年9月才在维滕贝格印刷出版的新约圣经。这个译本虽价格不菲,要卖一个半银币,但第一批发行的3000本旋即售磬。第二版在巴塞尔编印,却在苏黎世出售。

路德的译本得到了无数人的赞美,因为不同于当时其他的译者,他直接从希腊原文翻译新约圣经。在翻译过程中,他采用了许多有力的比喻,比如“把珍珠丢给猪”、“把房子盖在沙土上”,或者“披着羊皮的狼”,还使用平实、易懂的语言,来触及更大的读者群。

Regula Bochsler,苏黎世大学历史及政治学专业毕业。

瑞士德语电视台资深编辑、记者和主持人,曾制作多档历史题材节目,并策划展览。

其主要著作包括:«The Rendering Eye. Urban America Revisited» (2013)、«Ich folgte meinem Stern. Das kämpferische Leben der Margarethe Hardegger» (2004)及«Leaving Reality Behind. etoy vs eToys.com & other battles to control cyberspace» (2002)。

(zvg)

路德的傲慢

由于生活在德国南部和瑞士的人讲自己的德语方言,这个圣经译本的语言仍让他们读着吃力。但路德丝毫不予理会。他立即评论说,这些少数人所说的语言“不是正确的德语,因为其中包含很多二合元音和喉音”。这促使苏黎世的改教者们开始考虑为自己的同胞翻译圣经。慈运理针对路德的文化傲慢勇敢地宣布:“我是瑞士人,我要为瑞士人见证基督”。

1525年夏天,慈运理重新布置了他主持的苏黎世大教堂的祭坛。除了礼拜五和礼拜天,每天上午都有一队学识渊博的人在这里专心翻译旧约圣经,其中就有跟慈运理一起学习希伯来文的费利克斯·曼兹(Felix Manz)。这些专家讨论希腊文和拉丁文的译本,并与希伯来原文进行比较。翻译工作才刚完成,讲道台上便已开始向人们宣讲它对那个时代的重要意义。下午他们则在利马特河(Limmat)对岸的圣母大教堂(Fraumünster)做新约的翻译。

1531年,翻译工作终告结束,译者对此报有很高的期望值。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工作,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更公正”。这是为什么他们在前言里请信徒购买这本圣经,因为“它的价格并不高,但益处却很大”。在他们看来,每位“一家之主”都应该买回这本圣经,把它念给子女和仆人听。

丰富的插图

这本圣经必须由克里斯托夫・弗罗绍尔(Christoph Froschauer)印刷。他是位巴伐利亚人,可能是在奥格斯堡的某位叔父那里学会了印刷手艺,1515年他迁到苏黎世后,就开始在汉斯·吕格(Hans Rüegger)的印刷作坊打工。两年后他的老板去世,弗罗绍尔娶了老板的遗孀,继承了这家印刷作坊。鉴于他是位出色的印刷匠,1519年他获得了苏黎世的公民身份。



创世纪

创世纪

(zvg)

克里斯托夫・弗罗绍尔不但是印刷专家,还是慈运理的忠诚拥护者。九年前在与天主教会决裂的大斋期香肠事件中,他就曾把自己的作坊贡献出来,而这个事件标志着苏黎世宗教改革的开端。他印制的圣经超越了此前出版的所有版本,因为它包含了200幅插图,特别是小汉斯·霍尔拜因的作品。在这丰富的图片背后,蕴藏着现代的教育理念。用这位印刷专家的话说,这些插图必须“既有趣又有意义”,从而使读者难以忘却。

苏黎世圣经译本是宗教改革期间第一部包含了新旧约全书的圣经。它不同于三年后问世的路德版全本圣经,是非同寻常的团队共同合作的结晶。这个首版圣经如今在全世界只存留下三本,其中一本就保存在慈运理和他博学的拥护者们花费数年时间细心翻译圣经的苏黎世大教堂内。


(翻译: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