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于尔克・勒德拉赫小说:《死亡过程之完成》

(Keystone)

活得最久的人则换枪... 最难接受的是,我身为一名瑞士人... 给退休上校一小套住宅...

因为凌驾在我头上的你呀,严肃而宽容的沉思而深不可测的甜蜜黑夜,你那黑沉沉的眼睛施展出你的全部法力。这么小一个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门牌号数...

女管家比尔利太太神经质地躺在长沙发上,双腿叉开,露出深蓝色的长袜松紧带...
犹如从教堂溜出来的疯子...
只有建筑物...
这些念头取逝之后,我作为一个瑞士人来到世界。

在我这一生的最初十年里,我对世间的一切事物几乎毫 无了解。根本没有任何故事可讲。一切都停滞不动。没有人 发生变化。

庞然大物般的轧钢厂里,马丁炉排出的炉渣不怎么 引人注目地提高着降落速度。我五岁时便偷得了我的第一辆汽车。高速公路旁边的咖啡馆里喝不到咖啡,因为煮咖啡的机器坏了。咖啡馆门前,阿尔河平缓流过,我觉得自己正在长大。

凉悠悠的阿尔河水,在两侧平缓的岸坡之间泪泪流动。在有空调降温的房间里呆久了,会使人得肾脏病。百叶窗的小板条被转动到水平位置,所以透过板条间的缝隙可以看见窗外的一切景物都被切割成条状。

看得见被切割成板块状的汽车,那是其他所有的瑞士人从发展中国家偷来的汽车。我已经二十岁。在这类咖啡馆里消磨时光,人会衰变;人人都在衰变。电影中的慢动作镜头一直记录到七十岁;其他人则匆匆闪过;这两类都自称是瑞士人的一生。

我一边喝着凉彻肚子的可口可乐,一边看着一堆堆彩色拼贴画似的加油柱残片,饮料喝光后,只余下油腻腻的沉淀物。对我而言,冷冰冰的岁月尚未过完,而我心里想,这咖啡馆用丝织彩带装饰起来倒很受大众的欢迎。

由于咖啡消耗得太多,这咖啡馆自己都感到害怕,不过很幸运,我的女救星及时来到,她站在甩尺之外:那位健壮的瑞士女士,她的下颊部分显得刚毅有力,脖子上悬着一包营养充足的肥肉。上下嘴唇抹了一层大红唇青。肥皂在什么地方。这里真凉呀。

我二十四岁。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谁也没有发生变化。我要一杯咖啡,年年如此,直到有一天店家告诉我,对不起,咖啡机坏了。在家里我没有把此事告诉女管家。比尔利太太在车库里擦拭汽车,她用的是带胶的纸,所以纸的纤絮粘在车壳上,于是我得以用手抚摩汽车,这是初次爱抚,天晓得。

我不得不喜欢一切...
树林的一根根树干犹如灰白骨头棒子...
始终像老态龙钟而又伶俐的...
我筋疲力尽,精神迟钝麻木,
我力图恢复精力,却徒劳无效。
四面八方都用低沉的声音对我厉声呼喊,
你滚迸坟墓吧,该迸坟墓啦。
奶制品厂的职工们劳累过度"...

退休上校大声疾呼,"手纸在哪里?喂?
只有我的牙垢...,

帽沿下面是同住一楼的熟识面孔...女管家比尔利太太静卧在长沙发上,她利用传送带把块糖送进自己的口中,奶制品厂里的乳液上漂浮着长统丝袜...

三十二岁时还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总是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故事。年龄的增长伴随着平静的日子,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干扰。我第一次到瑞士打靶场去。安有带椅子的控制台和电动开关,显示出5-10-100分或者脱靶,好好看清楚吧,小家伙。

一张张卧橱相互用垫板隔开,后墙壁上备有冲洗喷头和钳子,以便将空弹壳夹出来,犹如钻迸肉皮里面的弹壳一般。这种弹壳五是从树林中飞射而出自我毁灭的小飞虫。瑞士的老射手们都是满身枪伤犹如烤肉一般,周身的肌肉里紧紧地夹 着无数的空弹壳。

后墙上的钳子往往要夹出一张百元钞票或 者一张千元钞票,这都是射迸皮肤的子弹变成的。我三十六岁了。有一个擦鞋器可以把脚蹬上去,前面是可以翻倒的带缺口的档板,类似于房顶烟筒,可以起遮挡作用,因为遇到骤雨时 不能让热得火烫的枪管挨雨水冲刷。

我们打算在我四十一岁 生月那一天宰一只小牛,在生日的前一天,靶场报靶员,即所谓的"信号员",在其"5一10一100分一脱靶。的报靶位出现。这个爱喝酒的老家伙,从瑞士裤的口袋里掏出一小块火柴包硬纸片,朗读上面记的信息。

其中一条信息是:"巴塞兰389号车是谁开的,快把车库出口让开,快!"每次都怀着获胜的心情去看待别人的最终失败。这个嗜酒的信号员,有人射击他便挥旗报靶,他自己却从不挨枪子儿。

仍旧是没有故事发生。但是总在不停地射击,从所有的枪口射出子弹。信号员在跟跟呛呛、地走进弹道之前,把一件双排扣的哈布斯堡式长大衣穿在身上,迈着沉重的正步"冲向奥斯特利人",这是他喝醉以后怪声高唱的战歌,他就如此这般地去搜寻敌军。

此时我已经四十五岁,正处在男子汉的最佳年龄,我在靶场上全部枪口都砰砰不停地射出子弹的环境里,消磨着我生命的岁月。后墙壁上的男人淋浴头喷水将钻进皮肤的枪弹飞虫冲刷出来。常常冲洗。

奥斯特利人醉得一塌糊涂,对比起来,那信号员可以算作是神智清醛的人,他把他们逮住,推回瑞士靶场来。我们又宰杀了一条牛,想象着过是敌人。我要讲一下开头:当然我在此之前已经将我的打字机和空白打靶记录纸带到靶场来了,以便记录成绩。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子弹现在撞击到前方的杆上被弹到一边,全钻进了草堆中。射击孔旁边堆放的旧课桌高达顶棚。一个供人冲洗之后洗洗手的盆子,存放记录纸条的匣子,还有一张告示:"禁止将刺柏果塞迸匣子"。一条电话线直通至前方信号员位置。

这里所使用的是一种信号语,包含着报靶的全部略语。举例来说,可以呼Foe,Ze,Hung,Fatsch,也可以呼Fe, Ze .Ho .Fosch。我差不多五十岁了,有点虚弱,呼吸困难,而那信号员再也不在每声枪响之后站得笔挺地报靶了。其他倒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比尔利太太主张温和,但其意不过是指她所使用的是柔和的肥皂罢了。

其他人则匆匆闪过...
最受欢迎的是用丝织彩带装饰...
奶制品厂的职工涕泪横流,流出的是乳液...
你们大喊大叫,吼声如潮,却料想不到,
我,一个穷汉,正在过受着什么样的折磨。
啊,不必哀伤,我并未丢失掉什么东西,
尽管我一无所有。
什么怪病呀,为何再也体验不到异性抚摩的快感...
在自评研讨会里用催眠术杀人的凶手正在剐出人的骨头...
空调降温使死去的...

我五十四岁时照常规萎缩了。需要由他人加以评说,弄清楚萎缩的程度。比尔利太太便作了一个这种评论,她将我身体的消瘦萎缩归因于我沉洒于自怜自爱。

五十五岁时,我只是不住地哀号痛泣。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几乎一切都完了。一把瑞士大公司胡布文梯尔所推出的游标卡尺量度着残余的一点点儿光阴。我是一个精神错乱的保儒,人们允许我迸停车库,我快步横穿过高树林立的布干维尔。

在高速公路咖啡馆里,我身旁的桌子旁边,如今坐着成双成对的年轻人。全都把头发梳理得漂漂亮亮的。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他们举止高雅,洋溢着青 春活力,彼此之间交谈的语句却相互没有关联,而那冷心冷肠 的咖啡馆男招待只是边走边对着剃光头的年轻人回了一声什么。

窗外看得见阿尔河从左向右流动,还有一条牛在岸旁山梁上游动。而那个信号员,醉得不能自拔。他不辨方向地顺水流向下漂流。易卜生1叭这个最伟大的瑞士剧作家,他让舞台上充斥着正在消亡的绿翅膀野鸭群,它们在死去的那一刻深人水底,紧紧咬住水藻不放。

那一对对年轻人起身离开他们在咖啡馆里占据的小天地之前,终于觉察到他们彼此透露心曲的声音已越来越低。。你锐(对)无(我)来说,正如马达加斯加那 么遥 远,"一个年轻小伙子由于内心抑郁,扯起嗓门怒气冲冲地对着一个同样是内向的姑娘直来直去地吼了一句,因为他没有从她那里得到想要的。再也没有表示了。

我回想着商店橱窗里展示的正规的枪毙灵魂的设备,他们销售这玩意儿根本不打折扣。又说了一会儿空话。五十八岁,差不多算是我的最佳年龄;只有当我五六岁时才是既能自己拥有自己而又更为富有。随时都可以重返五六岁时的童年时光,只是我办不到。

然而我却是一个集合型的人,我并不关心是我自己还是他人年轻,反正总是有人永远年轻。"在这个意义上,绝不可能有什么机迟不是由于善于利用者从马马虎虎者漫不经心的手中夺走而丧失的。"此刻成双成对年轻人尽是无稽之谈的嗡嗡之声终于沉寂下来,他们要我这个保扁老者补偿他们的损失。

"喂,是他偷了汽车!"而这种怀疑可以说是自诩高贵的心理的外露。当我为了庆贺自己六十岁生日而想要宰杀我那条普普通通的牛时,那一对对年轻人才察觉,再也不存在彻夜不消的激情了呵呀,这真让人感到可耻,这真使正处在相互倾慕的感情之中的人感到难堪呀。

他们所需要的,从来不多,而从根本上来说,我这休儒的一生倒优于他们。他们从口腔内犬齿生长处取出梳状物。

在窗户后面,阿尔河水将死信号员冲到岸边,一个射手将枪托进他的裤腰带下面,将枪管架在信天咖啡园的桌子上,把他的尸体掇上岸来。奥斯特利人,大自然和敌人三位一体,共同把他杀害,借助的是烧酒图腾,还有冒充为生命膨大的内脏硬化之神灵。

当我返回布干维尔家里以后,站着滴干湿透的一身时,我的脚下积起一摊油液。六十二岁,在他死去之前,高贵的人们还想看见这个保儒安静地待在园中。

一对对男女彼此渐渐疏远。再次挥手示意,如此准确地表达出心中所思,双方都因此而羞红了脸。"请上床吧,"我听见六十五岁的他这么说,而榷�利太太则将新教情调的传记体家乡爱情小说中出现的房间通通堆叠起来,成了一座山�?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围着自己的庄园完成了一次长长的瑞士人式的散步,直到退休,刚好只有我的牙垢伴着我。

用加油桂残片拼贴成的彩色画...,
变得严肃而迟钝"...
地方越小,门牌号数越大..."
快振作起来吧,你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处于你这种年龄的人,都是强壮有力,勇于进取牛的动脉哀伤地跳动着...
全都同时在瑞士的草堆里...,
冰川化是卞种无意识的暴虐行为...

我这个侏儒,六十八岁了,自然而然成了一个白头老翁。兽皮一般硬化的反肤下面,骨节开始喀喀作咱,以致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的这个过程,可以说已经完成。胸脯上的两粒乳头,犹如两枚钢弹,仿佛是最后几个空弹壳由于瑞士括约肌松弛无力而丁丁当当地掉在地上一般。

经过了一年又一个月之久,也就是经过了下雪季节到雪莲花绽放,再经过穿游泳裤季节到秋水仙花盛开再到下雪天加上一个月,这个时期过后,我漫步穿过一条小巷 --- 不知可否这么说? 伸出两手摸索,刚好接触窄巷两便的墙壁。

我七十一岁时,安在墙壁下方的一个牵狗皮带的金厂环上的尖刺把我的一只眼球试破,这是我自己爱八方探奇所招来的惩罚。比尔利太太比我年长四代,她靠在病根枕头上两年之久,常常靠在窗台上探身向外张望,看见我在小巷里摸着墙壁行走。随后她又蛙缩全身靠回枕头上。

房屋后面,约莫四层楼的高度,不过是在另!!侧,很远处,手远远触摸不到的远处,阿尔河水夹带着被绑扎在下起的青年男女的尸体,泛着泡沫滚滚向前。

仁慈的父母将他们处死,又把沉重的咖啡机绑在他们的脚颈上,深更半夜用自家的汽车把他们的尸体从高速公路咖啡馆运到河边,抛迸流水深处。"他文(们)正该鱼(如)洗(此)顺许(水)而下,哈哈! "广到再过生日时,费力不尽四处搜寻牛来宰杀。

有次我一个跟跑便连同塞在受伤出血的那只眼睛里的药物一起扑倒在那个商店橱窗前的地上。后面打靶场内,所有的枪都在发射,如雷声隆隆。常常要冲洗。在咖啡馆里,有个人用一柄刷子将可口可乐的油腻沉淀物清除。

这种可口可乐,我喝了六年,每次都流经我吞咽时便来回地动的小舌,直到我七十六岁时,这小舌仍旧生在我腾部的拐弯处。比尔利太太用一把羽毛掸子从十九层楼伸出来扫我,这突如其来的凉意,令我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声。

商店橱窗里,香肠和肉类的切割机的各种刀片洋洋得意地展示着自己。还展示着图恩联邦军火厂生产的装在硬纸盒里的50号抢的9毫米枪弹。我年已七十九岁,是命运选中我活这么久的。黄色标记代表奶牛,红色标记代表大牲畜和最重的动物。

体重是判断寿命长短的根据;活得最久的人就给他换一支枪。"你知道我们打中哪里了吗严比尔利太太的话音中包含着低平的格格声,即令是听不见高频率声音的情况日益严重的高龄老人的耳朵也听得见,比方说当发声与收听不相配,或者犹如一只麻雀在费力地拔弄干的香肠外皮。

带曲手柄的铰肉机,挫刀,挂肉的钩子,一个与另一个挂在一起,带备用锯片的骨头锯,枪看起来像是汽车加润滑油的袖枪。

当我八十二岁时- 说不准瑞士命运之神是否将我的生日记录在他的袖珍历书中,或是每年三百六十五天早晨,生日都如像头戴桂冠的小青年,拿着一瓶奥斯特利土酒和满满一小杯用泥潭岸边生长的芦苇根配制的健胃苦味酒出现在靶场- 八十二岁时唱着"5 - 10 �C 100 分 - 脱靶"的报靶砍,从我上臂的每根毫毛尖喷射出小小火舌。

蚌壳菇的子实体已经干枯而苍黄,其下方的伞形叶片的边沿有裂纹并且是波浪形的。在东索洛图恩地方一个瑞士家宅内的门厅地板的下方,生长着棕色的小球菌,它的 深棕色柬状吊须像是用发丝编织而成。

我喉内的小舌之所以 能够数十年性感般快活地吞咽饮食以解饥渴,其原因在于,意 外地喷射出的一股鲜血,沿着相反方向拐了一个弯儿,使之不 能适应我这种简便易学的死亡方法,而我正是采取这种方法 加入敌人阵线之后的敢死队的,那成百万已死去的并且已经 腐朽的奥斯特利人也遇到同样的情况。

我活到八十八岁,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把宰杀了的天堂牛群引去研磨,把它们的角磨 得粉碎,把磨成的粉末塞进烟斗,当作烟来吸。在商店橱窗里 摆着一个塑料盒,里面保存着心和肝。这两样内脏都是比尔利 太太悄悄地处理过的,她私下称之为"你"。

穿过游泳裤又经过秋水仙花盛开...
难议形容地沉洒于酒...
咖啡,成年累月地...
推幕飘来现去 在我的女邻居屋里。
她肯定在窃听,
我是否在家里。
咖啡馆前面是平缓流动的阿尔河...。
最终失败...
给退休上校一小套住宅...

胡布勒证实,有几组瑞士星云位于银河系之外。他指出, 其距离为九十万光年,在他之后又有人说有两百万光年。在威 尔逊山天文台,胡布勒从这些星云中分辨出若干星球。

1980年,他向一批同行公布了他的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谁也没有发生变化。而照汉酉・莫克利看来,则遇然不同,他在舍吉威尔(美国新英格兰地区)听了一次关于"清教生命动力学"的讲演之后,弄清楚了旋涡星云的几种光谱,他发现,他所证实的某儿种元素的瑞士光谱线并未处在摄谱仪的正确位置。莫克利每次驾驶租用汽车去探望他的老母亲时,都要在途中介于苏黎世机场和伯尔尼足球场之间的高速公路咖啡馆门外停车休息片刻,并且在阿尔河上漂游一段。

"喂,现在你瞧清楚了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严老母亲用她那双土生土长的手和无法形容的耐心将切细的洋葱末填迸二十公分宽的香肠皮内,这种"伯尔尼自制肉香肠"的目的是使她的儿子能够为瑞士种族的永久繁衍作出积极的贡献。

莫克利没有使人失望。他发现,陶鲁斯星座中的克拉卜星云(M1/NGC1915)是瑞士天空中最强的射电源之一,其膨胀速率为1116公里/秒,是中国和日本观星学者于1291年清清楚楚观察到的那次可怕的瑞士星云爆炸的残余物 他们也发现了克拉卜星云。

当然哆,当汉酉・莫克利返程驱车驶向机场途中最后一次停车休息时,已经死去的信号员还仍旧从他的身边匆匆漂过哩。信号员定是被泡胀了,还扛着他的信号牌,在河流中心顺水漂流,要通过一个秘密数码才能接近他。还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瑞士射电天体3C48看起来是一颗红星,然而应当考虑到光学上的多普勒效应,使越来越接近我们的星系呈兰色,远去的则显红色。

什么事也没有..."
成十倍,小家伙,成百倍地...
须毛状的蚌壳菇的下方...
啊,如此年复...

作者:于尔克・勒德拉赫(Juerg Laedera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