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团结农业 在这里,你要吃鸡蛋,就必须也吃母鸡的兄弟

Personnes en train de mettre des légumes dans des caisses.

包装蔬果是农场众多集体活动之一。

(swissinfo.ch)

谁想购买“萝卜农舍”的农产品,必须自己参与进生产。以团结协作的方式种地,正是这一社团建立的初衷。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信息框结尾

40多个企业团结一致

瑞士农业压力重重。由于其价格政策,大经销商和进口商对农民施压,进一步要求土地的集约化开发。

一些希望摆脱这一趋势的农民成功建立起一套“消费者和生产者扭成一股绳(团结协作)”的经营模式。

“团结农业”协作社(德)外部链接介绍,在瑞士有40家企业引领消费者加入干农活儿的行列。这一倡议的目标之一是让人们更好地了解农业劳动,从而更加懂得欣赏其价值。

信息框结尾

“您会让它们燃起错误的希望,”当瑞士资讯swissinfo.ch的记者拿着摄像机向鸡舍走去时,一位中年男子向他说道。母鸡因为有人靠近叫得更欢了。“它们以为您是过来喂食的呢,” Christoph Schüep解释说。通常来说,他是全职的食品生物学家,但此时此刻,在距伯尔尼市区十几公里的“萝卜农场”(Radiesli)里,他是前来劳动的众多志愿者之一。

“我想了解生产食物的过程,也想下地干干农活,是土地给予了我们食物,” Schüep这样解释他的动机。今天,他的任务是帮忙除草和包装。“最高质量的新鲜生态蔬菜,”他颇有成就感地说道,“生产优质健康的食品,这和我们每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因为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食物。”

食品的质量是他决心加入的原因之一。而对于其他志愿者来说,能带上孩子一起参加也很重要,孩子们可以通过劳动对农业有所认识。另外,还有很多人把这里当作结识志趣相投的朋友之地。

在这里,雄性雏鸡不会被毒死

Poules dans un poulailler mobile en forme de roulotte.

这座活动鸡舍里养的鸡属于少有的、产蛋又产肉的鸡。

(swissinfo.ch)

当然,这座农场不仅出产蔬菜,还有粮食、肉禽和鸡蛋产品-一切都有生态食品标签。养殖当然也着重对动物的尊重。

这里母鸡的“使命”不仅是下蛋。此外,不同于其他99.9%的养鸡场:在这里,母鸡的兄弟们也有“长大”的一天。

上百万只雄性雏鸡死在毒气中

大规模养鸡场分工很精。一部分农场专注于出产鸡蛋,有的则专注于快速生产鸡肉。

在以肉类生产为主的农场,雏鸡无论性别都会被同样饲养大。当我们买鸡肉时,买的可能是公鸡,也可能是母鸡。

在以产蛋为主的农场中,饲养的自然只是母鸡。其雄鸡因为本不是肉鸡品种,产肉量很低,因此被视为“无饲养价值”。

仅在瑞士,每年就有2百万只雄性雏鸡在孵化后被立即毒死。就在几个星期前,粉碎机碾杀的操作才刚刚被禁。

从前,蛋肉双产的禽鸡品种极为普遍,如今却少之又少。这是因为其产肉和产蛋的效率都较低,售价则因此而相对较高。

信息框结尾

正因如此,“萝卜农场”的座右铭是“如果你想吃鸡蛋,你也得吃母鸡的兄弟”,农场的联合创始人、农产义务会计Christoph Hirsbrunner声明道。

分享收获

农场的320名志愿者都是非农业出身,来自6个行业。每个人的工作量大约相当于半职工作。

至于一公斤胡萝卜的售价以及其产品市场竞争力的问题,Christoph Hirsbrunner不愿回答。“我们不想以某种价格出售产品。我们的目的是以社团的形式管理整个农场的运作,而后大家共同分享收成。”他解释道。

通过可持续性耕作方式生产出的农产品最后将被分发给志愿合作者们。除了参加劳作,每一位志愿者还要为农场贡献每年1200瑞郎的运作资金,以支付长期雇员的工资、购买机械、农具、种子和支付租金。

Image gallery about the Radiesli Association

尽管存在这些局限,“萝卜农场”没有生存的危机,事实上,正好相反:农舍10公顷耕地的产出只能满足320人的需要,目前想加入社群的人必须等到有人退出才能进入。

梦想的工作,低廉的工资

固定雇员的工资水平同其工作效率并不挂钩,而是和他对农产品的需求相关。“我们每年一聚,以决定每个人的生活所需。”农场的另一名元老Marion Salzmann介绍道。

她有小学教师资格,但却在农场专职务农-和另一位雇员一起,负责种菜。她说:“对我们来说,能够获得这么多背景不同的人的支持,来经营这个农场,这是一个令人梦寐以求的工作。”

与320名非农业出身的志愿者合作,工作要怎样展开呢?Salzmann回答说:“我是70%的菜农和30%的教育家。每天早晨,过来的都是不同的人。你必须要非常投入,并且考虑清楚让这些人做什么,怎么做。”

“能够挣到一份满足我生计的工资,我很知足,” Salzmann说,“对我来说,做喜欢的事比挣多少钱更重要。我对这里有了感情,看着土地生机勃勃,因为越来越多植物和动物品种的引入变得更美、更多样化,我觉得很幸福。” 

Marion Salzmann

引言结束

邻家农户的欣赏

农舍没有通过年终奖或奖金激励菜农的机制。

从Marion Salzmann、Christoph Hirsbrunner和其他合伙人开创这个项目至今,8年时间已经过去。一开始,他们没少被邻近的农民邻居嘲笑。但是现在,有些邻居开始欣赏“萝卜农产”的种植理念。

 “有些农民向我们坦诚自己的种植方法没有可持续性,” Marion Salzmann讲道,“还有一位农民向我详细打听了我们农场的工作方式,因为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以传统的耕作方式继续下去。”农场和周边农户关系友好。“尽管他们和我们的观点很不同,”Marion Salzmann强调,“但当遇到紧急情况或者需要借农机的时候,我们还是理所当然地相互帮助。”


(翻译:郭倢),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