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国际日内瓦

联合国已近风烛残年了吗?

诞生于上个世纪中叶的联合国,如今能否承担并应对世界各国与社会发生的瞬息万变?围绕驻址于瑞士日内瓦的这一国际组织当前所面临的五项重大挑战,我们致力于为您提供答案。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1月14日 - 15:33
Andreas Gefe (插图)

作为联合国欧洲总部所在地,日内瓦是除纽约之外另一个最具重要性的世界多边外交中心。在日内瓦,关系全球的重大问题得以磋商讨论;之后,世界各国将在纽约选定应对的方案及对策。然而,两者的角色分工却在2020年因2019冠状病毒病带来的公共健康危机而遭遇严重动摇。

日内瓦以及联合国都希望借助双周年纪念-即联合国成立75周年和国际联盟成立100周年之际,强调并凸显有效组织国家间关系的方式的重要性。值得忧虑的是,在唐纳德·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联合国内部主脑-美国,已然成为了站在该组织对立面最大的敌手之一。继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朋友圈”之后,美国随即又通知联合国正式退出世卫组织。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还通过屡屡对日内瓦最具重要地位的组织-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新法官的遴选程序制造阻挠,从而遏制其发展运作。

乔·拜登政府的组建,证实美国新任总统传达出与现有的国际框架及美方传统盟友再度重新建立良好关系的意愿。然而,想要回归旧日世界-即特朗普政府和新冠病毒疫情暴发之前的格局,似乎已无可能。

捍卫和平这一持续挑战。这是国际联盟和联合国共同的使命。两个国际组织分别诞生于令欧亚大陆遭受重创的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每次具有国际后果的战争结束后,战胜方都想建立一个基于人民自决权的法律框架。这样一来,和平就不仅仅基于大国之间的力量平衡,而是能更好地兼顾所有成员国及其人民的利益。

在联合国秘书长看来,上述目标远远没有实现。“今天一股‘疯狂之风’正在席卷全球。从利比亚到也门,再到叙利亚,甚至在更广泛的地区-冲突再次升级。武器在流动,袭击成倍增加…… 而与此同时,安全理事会的决议甚至在墨迹未干之前,就已经成了一纸空文,”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于2020年2月4日警示道。而去年秋季,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就可悲地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在集体安全方面,联合国会不会像20世纪30年代后期的国际联盟那样,不久将落后于时代了呢?

如果说联合国的行政机构-安全理事会-陷于瘫痪,那么,还有其他国际机构在安抚社会方面发挥着作用。联合国立足于三个支柱:和平与安全、可持续发展和法制及尊重人权。这是相互依存的领域,正如科菲·安南(Kofi Annan)在2005年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时曾经指出的那样:“没有发展就没有长期的安全;没有安全就没有长期发展;而如果一个社会缺乏法制及对人权的尊重,那么也不可能实现长期繁荣。”

但是,在至少10年来,哪怕是在美国乃至欧洲的自由民主国家中,公民自由也在受到侵蚀。

民主挑战。同时,独裁政权-比如中国-利用西方国家的弱点吹捧另一种经济成功模式,而后者并没有充分尊重公民和政治权利。作为当代民主政权的核心,人权甚至在本该捍卫人权的国际机构中受到质疑。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上,上演着这场具有全球性影响的人权战役。

如果进一步发展下去,民主的衰落可能会影响世界应对21世纪两个主要挑战的方式。这两个挑战是:气候和环境危机,以及经济和社会的数字化转型。

环境挑战。关于气候,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重申,环境问题,只有通过联合国所有成员国的集体努力才能得以解决。继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之后,这一事关全人类的生存威胁是否会引发所谓国际社会的震动?

同时,世界正在经历一场远比19、20世纪工业革命更深刻、更广泛的新一轮工业革命。数字化转型正在从根本上改变经济及金融世界、社会运转以及治理社会的民主权利。《联合国宪章》中涉及的个人和集体权利在上述背景下正在受到严重威胁。

数字化挑战。联合国正在试图重新掌控全局,比如通过建立引导数字化过渡的法律标准,以保证各国各方在基本权利得到尊重的前提下均能受益。而联合国开展此项工作的重心就在日内瓦。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