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新冠疫情 孤独感与对病毒的恐惧侵袭着瑞士养老院

不少养老院都设置了这样的会客室,好让院里的老人能安全地跟家人会面。

(Keystone / Laurent Gillieron)

这次疫情对各家养老院来说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养老机构必须面对双重灾难:令其付出沉重代价的新冠病毒,和院里老人经受的孤独感。尽管养老院可以开始有条件地接受家属探视,但两恶之间的争锋却远没有结束。

“如果我能飞,我早就飞走了,”路易莎·甘茨(Luisa Ganz)在电话里向她侄女吐露。

97岁的路易莎·甘茨今年2月才搬进苏黎世的一家养老院。

(ldd)

这位97岁的苏黎世老人今年2月刚刚搬进该市一座漂亮的养老院,她的房间很大,带卧室和起居室。跟其他老人一起在大花园内散步、家人经常来探望,时不时去餐馆吃个饭:她很喜欢自己的新生活。

然而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颠覆了这一切。她搬来才不过三个星期,院方就不得不实施严格措施,以保护这些脆弱的老人:禁止家人前来探视,老人都须“软禁”在自己的房间里。

习惯了被亲友环绕的甘茨因不能见到他们而深感痛苦,进而后悔搬进养老院。孤独感令她非常难受,觉到简直度日如年。“能读书的人还可以此消遣,可惜我的视力差到不能读书。我很喜欢打打牌,但因为对抗新冠病毒采取的措施,我连打牌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她说道。

很幸运,病毒没有入侵这家养老院。院里的老人再次获准在建筑物内部或花园里散步,条件是得有护工陪伴。一周以来,这家养老院遵循政府建议,允许老人的家属预约时间做短暂探视。探视时一次只能来一个人,须保持三米距离,尽可能安排在室外,时间还不得超过30分钟。“我很高兴能跟他们见面,可这毕竟不像是真的在一起,也不能一起活动,”甘茨指出。

“到了这年纪,虽然我身体一向很好,但却害怕感染新冠病毒死掉。这个病毒太可怕了。我活了一辈子,从来没遇到这样的情况。”

路易莎·甘茨

引言结束

除了孤独感外,还有对病毒的恐惧。年近百岁的甘茨身体一直都很好。“小时候我的兄弟姐妹都得过水痘、麻疹这类幼儿传染病,我却从来没被感染过。去贫穷国家旅行时,我也从来没出过任何问题,”她讲述道。但这次情况却很不一样。“到了这年纪,虽然我身体一向很好,但却害怕感染新冠病毒死掉。这个病毒太可怕了,我活了一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阻断病毒传染的战役

时事新闻也没法儿打消养老院里老人的恐惧。这场大流行病造成欧洲各地养老院里大量老人的死亡。在法国(法)外部链接西班牙(法)外部链接,某些养老院失误引发的丑闻遭曝光,许多家庭已因此起诉。瑞士养老院(EMS,多语)外部链接也因新冠病毒付出沉重代价。

Graph2

Graph1

因此养老院头上顶着巨大压力,要阻止病毒的肆虐。“院里的一位老人来找我,跟我说她一定要见她儿子,求我帮她这个忙。”伯尔尼州法语区养老院La Colline(法)外部链接的院长让·达尼尔·朗格利(Jean Daniel Renggli)最终还是没有答应那位耄耋老人的请求。

这家养老院自3月14日起就实施了一系列措施,以阻断新冠病毒这个隐形的阴险敌人:完全禁止亲友探视,取消一切集体外出,以及保持社交距离的办法等。餐厅里的桌子都拉开距离,好让老人能继续一起吃饭。为老人办的集体活动也得以延续,但要注意保持各位老人之间的适当距离。“我们还不得不关闭了日间接待服务(译者注:即一些老人住在自己家,只在白天到养老院参加活动),”这位院长介绍。

养老院的员工无论是上班还是在家,都要肩负重大责任。“我要求他们既要照顾好院里的老人,也有照顾好自己和亲人,”朗格利透露。当地再次出现一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后,大家的压力达到了顶点,院里所有的老人和一部分员工随后都做了检测。“了解到大家的检测结果都是阴性,让我们都大大松了一口气,”这位养老院院长吐露。

但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保持。虽然瑞士逐步走出这场“人工休克”,危险却并没有消失。“我们已经仔细解释了采取的措施,所有老人也都完全明白。但他们等不及要再见亲友的心情,我们还是能够察觉,”朗格利院长指出。某些家庭也开始尝试绕过禁令,好见一见他们的亲友。

自由与保护之间

“我特别想念家人的探视,”La Colline养老院的住户露西·罗塞尔(Lucie Rossel)表示。这位93岁老人有呼吸道问题,因此她宁可待在自己房间,以减少传染风险。“我远离其他人,为了让自己能够呼吸,”她说道。不过她可不是个会感到无聊的人。“我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做填字游戏或者看电视是我打发时间的方式。”但她注意到,其他老人因孤独而难过。为了安慰他们,罗塞尔很愿意伸手摸摸他们的肩膀,可就连这也被严令禁止。

“我远离其他人,为了让自己能够呼吸”

露西·罗塞尔

引言结束

在等待计划出台,以允许有指导的探视之际,这家养老院现已安排了一间会客室。院里的老人与他们的亲属如今可以隔着一面玻璃窗见面,通过电话互道家常。自瑞士采取禁闭措施以来,院里的员工也会帮助老人通过视频电话同亲友说话,或者帮他们发送语音消息。

93岁的露西·罗塞尔是伯尔尼州法语区养老院La Colline的住户。

(ldd)

在隔离与众多养老院老人辞世之间,疫情已打乱了养老院里的生活。新冠病毒的幽灵是否会持久地改变照顾老人的方式?“各养老院及其住户和这些老人的亲友都必须保持耐心,因为恢复正常之路将会很漫长,”Curaviva协会老年人护理领域负责人马库斯·莱瑟(Markus Leser)回答说。该协会的各个会员机构专为需要照顾的各种人提供支持。

是否会有老人因担心被感染而不肯进养老院?对此这位专家并不担心。“进养老院的首要动机是需要有人照顾,这方面比感染风险更重要,说到底,在其他地方也一样会感染,”莱瑟表示。他还提醒说,许多住在自己家的脆弱老人也一样感到非常孤独。也许这些老人还要更加孤独,毕竟住进养老院的老人还可以跟照顾他们的员工交流。

莱瑟认为,疫情给各养老院带来的真正挑战在于权衡对老人的保护和对他们自由的维护,这才是艰难的选择。

>> 瑞士法语电视台在疫情封闭期获准走进一家日内瓦的养老院:

EMS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外部内容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数字化技术彻底改变瑞士山村生活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