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为可持续农业发展指明了道路

杜德维勒学院研究所的一位专家说,现在是时候考虑摆脱动物的蛋白的时候了。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全球粮食体系的许多薄弱环节,该领域有望成为一个独特的改革切入点。农业和消费品领域的顶级专家认为,在改革的道路上,需要遵循自然规律,并结合使用人工手段和高新技术。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7月13日 - 09:00
Clare O’Dea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位于苏黎世附近的戈特利布·杜德维勒学院(GDI)主要从事经济和社会研究,来自该学院的戴维·博沙特(David Bosshart)表示:“这次疫情给我们的一个教训是,我们的粮食体系支离破碎、深陷囹圄。”

联合国粮农组织称,全球疫情封锁导致国际和地方层面上的粮食供应链受到严重干扰。

出行限制导致农民无法前往市场采购动物饲料、种子和肥料,也无法及时出售商品。交通系统全面瘫痪导致易腐食品被大量丢弃,农产品价格大幅下跌。

瑞士的酒店、饭店和餐饮业几乎一夜之间完全停摆,菜市场也随之关门,导致小商贩无法接触到客户。

由于农民无法出行,从孟加拉国到美国等全球各地的农场都出现新鲜农产品积压问题。同时,屠宰场的加工能力下降,各地的肉制品加工厂纷纷曝出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的消息。

走在歧路上

在由GDI组织的关于未来粮食保障的在线讨论中,博沙特指出我们当前的粮食体系走上了歧路。 这尤其令人担忧,因为全球粮食体系必须不断提高产量,才能养活不断增长的全球人口。估计到2050年,我们需要将粮食产量提高至现在的1.5倍。

他表示,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森林和大草原将遭到大面积烧毁和砍伐,改造后用于耕地目的,生态系统将被彻底破坏,集约式的单一作物耕种将导致更大面积的土地退化。”

三分之一的农业用地已经退化。除了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外,农业生产对于自然界的严重影响必定会增加人畜共患病的风险,因为疾病会从野生动物传播到牲畜,或从动物直接传播到人类。

大量证据显示,导致全球疫情的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蝙蝠,并通过中间宿主传染给人类。

人造肉

博沙特表示,为了实现更加绿色环保的农业系统,解决方案的核心在于改变人类的饮食习惯。动物蛋白占全球蛋白质消费总量的1/3,如今人类需要逐渐摆脱对于动物蛋白的依赖,因为畜牧业的温室气体排放占全球总量的14.5%。

动物蛋白的替代品包括植物蛋白、人造肉和发酵蛋白。

在GDI组织的网络讨论会上,以色列食品科技初创企业孵化器Fresh Start的塔米·梅隆(Tammy Meiron)介绍了人造肉技术的研发进展,这种肉制品由动物组织样本在生物反应器中生长而成。

她说:“这些技术目前还面临规模化生产和成本控制方面的挑战,但鉴于对此类产品的需求强劲,同时加工能力也已经成熟,因此实现商业化只是时间问题。我们将从混合制品入手,将植物蛋白与人造肉蛋白结合在一起。”

梅隆估计这些产品将在十年内被消费者广泛接受。“但我相信,在未来三到五年内,我们将看到首批开拓性产品在市场上小规模试水。”  

都市农业

疫情还凸显了粮食供应链的去全球化需求。随着全球城市人口的持续增长,到2050年预计会有68%的人生活在城市中,而2016年仅为55%。

瑞士有机农业研究所的乌尔斯·尼格利(Urs Niggli)在讨论中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表示像墨西哥城或伊斯坦布尔这样的人口超千万的特大城市尤其容易受到供应因素的影响。在城市里生产食品而非从农村地区进口食品有利于减少粮食供应的外部依赖。

尼格利指出都市农业具有两大趋势:由市民个人进行的都市耕种活动和高科技农产品生产基地。 他表示:“未来5%至10%的食物都将来自城市。”  

“我们能够在完全人工创造的环境下生产优质食品。我们将在工业建筑的生产车间里和屋顶上种植农作物,同时也会在城市空旷区域开辟菜园,以有机方式生产食物。”

但是他指出,农民和食品加工商仍将是主要的食品供应商,他们必须与各个专业领域的科学家一起寻找更加绿色环保的解决方案。

他谈到科学界时说:“我们拥有丰富的知识,但在具体操作上,我们很难全凭自己去优化并实现可持续的农业体系,因为这需要对农业体系具有深刻的理解。”

再见,烟熏腊肠?

尼格里指出,未来动物肉制品将在可持续农业中继续占有一席之地,但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某些变化,包括肉价上涨。

目前,全球三分之一的谷物用于牲畜饲养,主要包括鸡和猪,但如此大规模的饲养无法无限期地进行下去。每年大约有500亿只鸡和15亿头猪被宰杀后加工成食品。

“有朝一日我们可能会找到一种解决方案,利用我们的食物垃圾来饲养鸡和猪,使得这个[行业]能够长久存续下去,然而牲畜养殖业的规模将大大下降,因为人类会和这些动物争夺谷物资源,“他表示。

在疫情期间,粮食浪费的问题日益突出,许多牲畜遭到扑杀,田间的农产品长期无人收割,直接烂在地里。

联邦环境办公室计算得出,在正常时期,瑞士的食品消费行为每年会在瑞士本地及海外的食品供应链的各个环节上产生280万吨可避免的食品垃圾。

“我们要抓住疫情危机带来的机会,”博沙特说,“疫情后不能穿新鞋走老路,因为老方法是坏方法。不合理的粮食生产行为会导致地球“生病”,那么健康的人类生活也就无从谈起。”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