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以民意協助共享經濟發展

在火車站前打開Uber APP,可以方便叫車。 © Keystone / Christian Beutler

美國公司Uber以電商平台形式在瑞士開始了共享經濟模式,新商業型態創造的新經濟,從一開始就讓人眼睛一亮,也得到以商業自由化為標竿的政黨支持。然而,誰獲利、誰又該負起對消費者的責任、打破傳統雇傭關係等問題,近年引起瑞士社會關心。

方常均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新商業模式帶給社會的挑戰

自六年前起,Uber開始風行於蘇黎世,日內瓦、巴塞爾和洛桑接連跟進。使用Uber服務的消費者在Uber-APP上,清楚可見附近有哪些司機,隨叫隨到、價格低於一般計程車,也無須額外支付小費的服務模式,受到了消費者的青睞。

Uber在瑞士的興起故事與世界其他國家的版本一樣,補足了區域性消費者的需求,也為當地計程車業者帶來極大的挑戰。在低價競爭之外,當地警察接獲的報案增加,勞工工會也接連收到申訴案件,新的商業模式尚未有明確法條可管,雇傭關係與理賠等等問題也逐漸浮現瑞士社會檯面。

2019年起,Uber更在瑞士開始了送餐服務,在平台擴張與獲利的同時,民眾與立法機關也開始質疑,Uber在瑞士是否還能以網路平台的方式營運,誰該擔負起面對消費者與勞工的責任。

瑞士社會亟欲補足法律的缺漏

Uber提供運輸移動作為服務,然載運乘客屬於瑞士計程車管理法(Taxigesetz)的範疇。但蘇黎世州2017年即接獲538件民眾的相關報案,以無照駕駛為多,但當時並無法可管。面對Uber進入瑞士後的各項法律層面的挑戰,也凸顯了各行政區各自面對新商業模式的處理困境。

移動中的車輛與勞動人口,跨區後到底該受哪一個行政區的地方法律約束,令瑞士政府機關傷透腦筋。瑞士行政區自主的特性,在執法上卻出現各區不一的情況。以蘇黎世為例,Uber不具雇主責任,加入平台的司機也無須持有計程車司機的證照。相比之下,一般計程車公司雇用有照司機,也必須提供受雇司機各項社會福利與保險,實有不公平之處。重視法律規範的瑞士社會亟欲追上法律條文與新商業模式間的落差。

面對國家電視台的街頭採訪(德),就有持有牌照的計程車司機表示:「若加入Uber就能在瑞士以開計程車為業,那麼失業的人都來加入Uber就行,這對有照的司機來說非常不公平。」

Uber司機屬於自由業,車身也無任何執業標示,與一般小轎車無異。此外,在受理報案案件時,警方也無權使用Uber司機接客所用的Uber-APP來查驗工作。這些行政執法上的難處,更使得呼籲蘇黎世州制定新法管制Uber的聲量提高。將Uber這類新興載運服務列為禮車服務管理範疇(Limousinen),也因此成為今年2月9日蘇黎世州公投的一大主題。

Uber面對瑞士各州行政獨立的勞資案例

聽來像是烏托邦才有的「共享經濟」,在現實的操作中已經顯現「獲利並不共享」的事實,在道德與法律兩個層面都引來非議。尤其主張共享經濟的組織,在收取派遣工作的商業獲益時,但沒有同時肩負雇主責任,反倒成為非法工作的漏洞,這是蘇黎世支持立法派的強烈主張。

消費者的價格考量與司機的工作保障權,成了Uber在瑞士存在與否爭議的兩極。2015年3月日內瓦州禁止Uber在該州執行其運輸服務業務,瑞士聯邦法院也同意此一臨時禁令。這幾年來Uber持續提出上訴,2019年11月日內瓦州再次明確規定Uber必須履行雇主合約,若不能以公司名義雇用合作的司機,則將被停業。

當時Uber也揚言離開日內瓦,但這被日內瓦計程車業者視為工作權保障的勝利。位於美國加州的Uber總部最後決議,將支付為Uber工作的日內瓦司機的社會保險與意外保險(AHV/IV)。

瑞士中央勞工意外險主管單位SUVA(德)明定,在受理與Uber合作司機的意外事件時,Uber在此類案件中須負起雇主的責任。在洛桑州Uber也曾與一名合作司機鬧上法庭,最後法院判決Uber必須賠償該司機18’000法郎。

日內瓦Uber司機的心聲

在官商激烈爭論中,工會與左派政黨力爭更好的工作條件時,日內瓦近500名的Uber司機也曾發起過一個連署請願(德),這些司機爭取屬於自由工作者的身分。他們大聲疾呼:要是Uber關門,我們就失業了。

只是,在提交連署書後,日內瓦行政機關給予的回覆仍是:Uber司機並非自由工作者。

蘇黎世以公投決定派遣司機的未來

2020年2月9日的蘇黎世州公投,排在第一案的人員運輸管理業法律修正案(PTLG),實為將公投做為行政與立法衝突的折衝。

蘇黎世州議會在2019年三月時,將Uber一類的新經濟類型列入計程車與禮車服務管理範疇內,受法律管理。但行政部門認為,在法條約束下將會遏制新型行業的創新發展,無益於刺激商業創新。行政與立法無法達成協議,於是訴諸民意,以公投結果來決定。

此次公投提出議案的團體也強調,法條應該強制規定Uber這類平台的司機應接受訓練並取得營業執照。人員運輸並非貨物運輸,應更重視用路交通安全等相關規定。此類平台同時也具有雇主責任,自當不在話下。

司機不只是司機,在人員運輸議題背後,更必須重視職業背後的法律道德責任。這也是支持修法方提出的觀點。

議題背後的立場與討論

Uber議題所凸顯的是瑞士社會面對社會發展時,長期以來的二元討論,一是:新興行業受法令束縛而無法創新;另一觀點是在法律框架下應一視同仁負擔所有企業責任。在瑞士的多黨政治裡,不同主張的政黨為不同訴求的選民而服務,各黨也發聲凸顯立場,爭取選民支持。

在新蘇黎世報NZZ的一篇選情報導中(德),傾向開放市場機制的自由民主黨FDP主席Hans-Jakob Boesch表示:「在一次火車班次臨時被取消時,我因為這項服務才趕上了一個重要的邀約。」自由綠黨GLP的議員Cristina Wyss-Cortellini也支持:「Uber這樣的叫車模式用手指就能輕易操作。」這兩位政治人物的發言,都是表態支持蘇黎士州政府行政部門不修法的立場。

自由民主黨黨主席近一步補充:「外州的計程車司機沒有在蘇黎世州登記,也能參與市場競爭,他們將會更有優勢。」該黨對此公投的基本立場為市場競爭日趨激烈是常態,更好服務品質供應者將會勝出。

年輕選民也認為,Uber叫車服務讓喜歡夜生活的人有更多乘車的選擇,移動更加自由。支持此論點的民眾認為Uber是世界潮流的一部份,瑞士也應該跟上。

瑞士人民黨SVP原支持修法將安全與管理視為第一要務,然而在日前也改變了對此議題的立場,轉為支持自由市場經濟的論點。

直接民主深入市民生活實際面

蘇黎世是瑞士最大城,交通運輸載量為全國第一,也是Uber進入瑞士的第一個據點。日內瓦禁令對蘇黎世州會產生多少影響,在公投開票之前,尚未有定論。

直接民主的成熟需要時間與議題,相互提升人民的參與度。瑞士的區域性公投主題相當多元,從社會住宅預算審理,到解決立法與行政衝突,各式題目都需要公民自主關心。生活無不一處不是政治,想改變處境,在瑞士直接民主就是人民的利器。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