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台湾大选 台湾的一小步,中国的一大步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在台北庆祝大选获胜。

(Reuters)

在以华人为主体的台湾发生的首次权力过渡,为全世界民主提供了很大机遇与挑战。布鲁诺·考夫曼(Bruno Kaufmann)从台湾发来报导,那里的人民从专制中获得解放,甚至让竞选失利的一方也感到欣慰。

6年前的北京国际机场。那时大陆与台湾才刚刚通航不久,当我和家人准备乘坐这一航班时,我们被一大群保安簇拥着奔向登机口。

说得委婉些,被台湾海峡隔开的大陆和台湾过去一直没有建立正常邦交。

因此当昔日不共戴天的对立面-台湾的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为两岸百姓开放边境、领空与社会时,听上去真是个宏伟的开端。

2008年,台湾国民党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共同决定,同意撤销,在持续半个世纪的战争冲突时期,建立的旧制度。

布鲁诺·考夫曼 (Bruno Kaufmann)在瑞典的法伦市(Falun)担任公民民主议事会及选举委员会主席一职,他还是欧洲公民动议及全民公决研究所的主席,现代直接民主全球论坛的联席主席。 此外,他还担任瑞士广播电视集团驻北欧通讯员,及由瑞士资讯swissinfo.ch创建并主持的直接民主平台people2power.info的主编。

(swissinfo.ch)

尽管真正实施起来尚需时日-这也是为何我家人从北京转机时会遭遇保安困扰的原因,但台湾依然很快便成为中国大陆公民的一个重要旅游目的地。

如今每天有多至一万名大陆游客经过台湾七个国际机场的入境关卡。而另一个方向上,台湾2300万公民中有100多万频繁访问(甚至居住在)大陆,其中大多数是台湾企业的代表。

去台湾的大陆人则主要是游客与学生,大多都对这个太平洋多文化小岛的文化与政治发展很感兴趣。

民主之美

台湾的自然美景、怡人气候与好客的人民,给海外游客提供了丰富的游览景点。

作为瑞士广播电视集团(SBC)记者和大选观察员,我从2003年起观察了台湾的大多数选举,亲自见证了那里令人倍感鼓舞的民主历程。

在1987年才终于“解禁”后,执政的国民党一步步转变为一个现代民主政党,并于上周六1月16日的大选从执政党位置退下。

在台湾现代史上,公民第一次将国民党变成在野党,让民进党成为议会第一大党派,并选举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成为该国首位女总统。

里程碑

它的意义在于,在华人占大多数的台湾,首次实现了民主权力的完全过渡。

这座里程碑不但受到大选获胜者的肯定,也得到亲国民党的台北《中国邮报》等报刊的赞许。

“专制统治意味着人民只能选择已被决定好的选项。我们很高兴能有这个选择,若不是实行民主,就不可能有选择的权利,”该报在作出以上表态的同时,忠心祝贺“蔡英文的压倒性胜利”。

这种承认失败的态度在华人世界是闻所未闻的,到目前为止,和平分享权力还不是政治基因的组成部分。

然而大选当夜第一批结果公布后,败北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朱立伦第一时间向新当选总统表达自己最美好的祝愿。今年5月20日,蔡英文就将接替卸任的国民党总统马英九,完成权力交接。

中国共产党曾尝试过干涉台湾大选,但这次却毫不介入,只是承认海峡对岸权力的民主变化 (国务院台办就台湾大选发表的声明)。

考察旅行

在1月16日大选之前的数周,成千上万的大陆与香港公民利用新的跨海峡旅行自由,去台湾参加有组织的民主考察旅行。

在台湾首府的标志性建筑-台北101大厦外,我遇到一位52岁的上海教师,她告诉我:“我们被这里政治的开放氛围、友好与活力深深打动了。”

要在中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实现这种情况似乎仍然遥不可及,但香港公民却在向台湾大选学习,他们还在努力了解自己的自由选举权,这个权利白纸黑字书写在上世纪末英国向中国递交的权力移交书上。

青年力量

台湾大选还展现了台湾社会公民与政治成熟度,其中掌握了自主权的青年人起到了主导作用。

我跟27岁的法学系学生约瑟夫(Joseph)在台北市中心一所小学外相遇时,他刚刚从里面投票出来。“上次投票时,我父亲告诉我该怎么做,”他说,然后又面带笑容地补充:“但是这一次,却是我告诉我父亲该投谁的票。”

以抵制《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太阳花学运”为代表的社会运动的活力展现,造就了台湾政治面貌的改观。

大选通过选出太阳花学运的领导者及摇滚明星林昶佐等人加入立法院,使之得以年轻化,而林昶佐还曾于近年担任过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台湾分会理事长。

有力的信息

如今民主拥护者被选为总统与立法委员,这个国家将大有机会改进目前的一些民主漏洞,包括不利于公民的全民公决法(它经常导致无效的公民投票)、降低投票年龄(目前为20岁),以及缺乏公民参政途径等。

但这些选举(以及真正安全和幸福感的相关经验)也可能促进海峡对岸的社会,去推进和理解,缔造和强化才能使昔日的“中央帝国”成为国际社会中受人尊敬的一员-而这是出于民主而非军事或经济原因。

和谐社会不止是为民享,也需要民治-这就是台湾人在1月16日发出的强有力的信息,而这一信息所面向的对象,则是海峡对岸和全世界愿意倾听的人。

编者按-瑞士媒体反响:“台湾的默克尔”

瑞士法语区《时报》在大选前就曾经形容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是“台湾的默克尔- 虽无摄人的魅力,但讲求实务,决心坚定”。大选结果揭晓后,该报就此采访了汉学家Jean-Pierre Cabestan,后者表示,蔡以56.12%这一出乎意料的绝对优势战胜国民党,但其今后政策的回旋余地依然狭窄。

Cabestan解释道,台湾40%的出口依赖中国大陆,蔡无法一下扭转台湾的经济,行事应该慎重。这位汉学家表示,美国也会因为民进党的胜利而感到压力,中美两国关系已经因为亚洲事务而颇为紧张,而台湾大选结果不会让局势更加缓和。

瑞士德语区《每日导报》(Tages-Anzeiger) 着重指出,女性首次当选台湾总统,具有历史意义,蔡英文今年5月开始任期后,将成为华人地区最有权力的女性。该报称,从某种意义上讲,民进党本次大选的胜利是台湾政坛经历的首次真正的权力更迭:虽然该党在2000至2008年间执政,但国民党在当时台湾议会中仍占多数,对民进党政策的实施大有制约;而如今,民进党不仅赢回总统宝座,而且在早前的议会选举中也赢得了113个席位中的68席。

注:本文内容(除编者按外)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瑞士资讯swissinfo.ch意见。本文首登于网上直接民主平台People2Power(英)外部链接


(翻译:小雷), Bruno Kaufmann,People2Power主编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关注我们
Instagram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