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追隨費德勒的足跡:塑造了瑞士網球傳奇的那些地方

2012年夏季奧運會期間,羅傑·費德勒在倫敦溫布敦的全英草地網球俱樂部進行訓練。 Keystone / Elise Amendola

就在羅傑·費德勒(Roger Federer)經過長期休養,重返多哈ATP卡達公開賽之前,一本關於他的新書也開始上架發售。這本書探索了瑞士各地的一些街區和俱樂部,正是這些地方將費德勒塑造成一位冠軍。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30日 - 09:00
Tim Neville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美國人戴夫·塞米納拉(Dave Seminara)是為《紐約時報》寫稿的旅行與體育自由撰稿人,為了這本新書《費德勒的足跡:穿越瑞士七州的十幕球迷朝聖之旅》(Footsteps of Federer: A Fan's Pilgrimage across 7 Swiss Cantons in 10 Acts),他訪問了拉珀斯維爾(Rapperswil)與明興施泰因(Münchenstein)這類並非旅遊景點的瑞士城鎮。

一路上塞米納拉採訪了費德勒家族的遠親,親身體驗了那些被這位20個大滿貫頭銜得主稱為家園的地方,而就他個人來說,他還有了在費德勒打過球的一些球場上親自操拍的機會。這本書讀起來很快,也很輕鬆,它更像是一本旅行手冊而非人物傳記,不過裡面還是收錄了不少費德勒的個人軼事,透露了這位超級明星的人性一面。

費德勒在明興施泰因長大,這裡是他生活過的小區。 Dave Seminara

“羅傑身家過億,想住哪兒就可以住哪兒,但他卻沒有離開,”家住佛羅里達的塞米納拉在電話採訪中說道,“我想了解的一件重要之事,就是羅傑與瑞士之間有何關聯。”

大家都說,今年8月就要進入不惑之年的費德勒已步入網球事業的暮年,因右膝受傷做過兩次手術而連續13個月無緣任何比賽的他,如今正在安排自己的復出。許多人將他在卡達公開賽上的亮相視作一次熱身,以在今年7月創紀錄地第九次進軍溫布敦網球公開賽。

而對塞米納拉這位因自身免疫系統問題而遠離運動的網球愛好者來說,瑞士卻是重拾自己網球球技的絕佳地點。隨著他的健康狀況得到改善,他的雄心也被再次點燃。

“一開始這只是我給自己的特殊待遇,”塞米納拉說道,他也給《華爾街日報》和《BBC旅行》雜誌寫稿。 “我覺得自己希望做點什麼徹底放縱的事,就尋思,我想撿起網球來,但不要在附近的網球場上打打。我想去瑞士,在羅傑打過的球場上打網球。 ”

巴塞爾老男孩網球俱樂部的咖啡館,費德勒幼年時曾在這裡打球 Dave Seminara

瑞式隱私

作為費德勒的死忠粉,塞米納拉本想用他的名字來給自己的一個孩​​子起名,結果遭到他妻子的拒絕(後來他們商定了James這個名字)。因此在2019年10月,塞米納拉花了10天時間周遊瑞士,首先以遊記方式為《紐約時報》報導了這個故事,不過受疫情影響大多數旅遊報導都被擱置,他的那篇還未能發表。即便如此,塞米納拉很快意識到自己還有更多話想說,他的編輯給他的2500字字數限制根本不夠寫,由此誕生了出書的想法。

這本210頁的新書帶領讀者前往瑞士中部施維茨(Schwyz)的艾因西德倫修道院(Einsiedeln Abbey),塞米納拉在那裡偶遇費德勒家族的一名遠親,還是此人給他們家族中更知名的子女領洗。他還見了費德勒家的牙醫,這位悄悄告訴他,費德勒的妻子米爾卡(Mirka)的牙特別好。

鳥瞰瑞士北部的伯內克鎮(Berneck),這裡是費德勒家族的老家 Jakob Federer

在瑞士東部格勞賓登州(Graubünden)的費爾斯貝格(Felsberg),塞米納拉忽然發現自己在一個紅土賽場上打了場兩小時的比賽,這可是他多年來打過的歷時最久的比賽,有時費德勒也會在那個場地上訓練。賽后他堅持要掏錢請對手喝咖啡,“那咖啡真難喝,”塞米納拉調侃道。

剛在“羅傑廣場”(Roger Platz)打完一場比賽的戴夫·塞米納拉。費爾斯貝爾格網球俱樂部的這個網球場以費德勒命名。 Dave Seminara

有時報導這類故事還有點兒尷尬,尤其是在瑞士這個大家都特別在乎個人隱私(以及他人隱私)的國家,在這事上他們比美國人嚴肅多了。塞米納拉就被告知,他不能給費德勒有時訓練用的這個網球場地拍照。

塞米納拉會在一些社區周圍遊晃,尋找費德勒這些年來購買的房產,然後跟鄰居攀談聊這些房產,他的一位列支敦士登友人坦言,自己絕對不會這麼幹。有一回塞米納拉的一位聯繫人甚至拒絕載他去費德勒家的另一處房產,而是帶他去一個有著類似景色的地方。

費德勒的父親羅伯特在伯內克鎮長大,這是他家祖厝。 Dave Seminara

塞米納拉透露:“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在這個如此注重隱私的國家,卻能那麼容易地了解到人們的房地產交易。費德勒的隱私在於人們不會打擾他,但媒體報導他的各方面卻都挺積極的。”

在巴塞爾退休?

然而本書中缺少的一個聲音,正是費德勒自己的聲音。塞米納拉確實記述了他作為記者在某次錦標賽上對這位網球選手的短暫採訪,當時費德勒剛於2019年第十次捧起巴塞爾瑞士室內賽(Swiss Indoors)的獎杯,塞米納拉用英語問了費德勒幾個問題。一對一的採訪從來不在他的計劃之中。

“讓我感到驚奇的是,在這個如此注重隱私的國家,卻能那麼容易地了解到人們的房地產交易。”

End of insertion

“我希望此書成為一名球迷的朝聖之旅,而非某種未獲授權的人物傳記,”他說道,“我想要它成為真球迷的經歷。”

如果塞米納拉得以和費德勒坐在一起聊聊,他說他想知道的是每個球迷都想知道的答案:“看你打網球的榮幸我們還能享受多久?”

戴夫·塞米納拉說,他的書是“一名球迷的朝聖之旅,而非未經授權的人物傳記”。 Dave Seminara

那麼,費德勒何時會正式掛拍呢? “我希望別太快,”塞米納拉說道,但他認為,到了那個時候,費德勒參加的最後一場錦標賽會是瑞士室內賽。今年的賽事被安排在10月的最後一週。

塞米納拉表示:“這個錦標賽對費德勒來說非常特殊,即使這不是世界最盛大的賽事。他曾是瑞士室內賽的球童,而他的母親麗奈特(Lynette)則作過賽事的志工,比賽場地離他長大的地方也只有走路5分鐘。他要退休的話,我覺得一定會在那個像家的地方。”

《費德勒的足跡:穿越瑞士七州的十幕球迷朝聖之旅》一書於3月2日在美國發行,現在也在瑞士各書店出售。

(譯自英語:小雷)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