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人的疫情马拉松已经胜利在望?

比尔中心医院中的正常重症病房已经住满新冠病毒患者,这里是增设的临时重症监护室,目前尚未住进病人。 SZB

瑞士是否到了疫情拐点?接壤意大利的提契诺州似乎已经度过了难关,瑞士其他地区的新增感染人数也趋于平稳,经济领域开始按捺不住重整旗鼓的急切心情,这令医护人员感到担心。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了一位传染病专家。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医院里,终于出院的人多、入院的人少了,”对于瑞士新冠病毒开始的地方-南部提契诺州医生的这种说法,比尔中心医院传染科主治医生Charles Béguelin却不敢过早认同。

传染病专家Charles Béguelin,比尔中心医院主治医生。 Marco Zanoni / Lunax

伯尔尼州比尔中心医院依然住满了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但是尚未超过负荷,这位专家说。对于来自政界和经济界越来越高的要求放松防护措施的呼声,他感到不安。

swissinfo.ch:瑞士是否已经到了新冠疫情的拐点?

Charles Béguelin:现在还很难说。如果过早放松防护措施,有可能再次加速新冠病毒的循环传播,如果再重新开始的话,再压下去需要更多的时间。

swissinfo.ch:现在的数据开始下滑了,您对疫情还不是很乐观?

Charles Béguelin:看起来似乎防疫措施产生了效果,但是我们医院和大多数其他医院都还有很多新冠病毒感染病人。

我们必须避免出现再次的高峰,更多的病人同时涌入医院的现象不能再出现了。

swissinfo.ch:这次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非常惊人,采取严苛的防疫措施值得吗?

Charles Béguelin:医院也受到了高达几百万瑞郎的经济损失。三周以来,所有不重要的手术或者门诊检查,已全部搁置。但是现在不能把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我们的任务是保障国民的健康安全。

swissinfo.ch:您所在的比尔中心医院到了资源崩溃的边缘了吗?

Charles Béguelin:完全没有。我们医院像其他医院一样,在过去的3、4周,为了给新冠病人提供更多的床位和治疗,做出了很大调整,目的在于控制住新冠病毒的继续传播,减少重病患者数量。

我们的住院处现在有15-20名新冠病毒感染病人,还有6名在重症监护室,靠呼吸机维持,这是我们医院重症病房能容纳的最高人数。医院后来增加了重症病房床位,但是目前尚未投入使用。

伯尔尼州出台了一项计划,在各医院间协调重症病床。所以目前不必担心重症病人没有床位。但是提契诺州有好长一段时间出现医院床位不够的现象。

swissinfo.ch:各企业不能让员工戴口罩复工吗?

Charles Béguelin:最大的传染途径是咳嗽和打喷嚏时,飞沫会接触到身旁人的口、鼻、眼或者通过身体接触-尤其是握手来传播。

保持两米距离,勤洗手,就算不戴口罩,被传染的风险也很小。

swissinfo.ch:既然口罩能够保护医护人员,为什么不能保护其他人?

Charles Béguelin:就算是医护人员,正确使用防护器械也不是很简单的事,这需要学习和练习。如果普通人用被污染的手去摘口罩,触摸口罩的正面和反面,再戴上去,会给自身造成更大的感染风险。

swissinfo.ch:除了在医院,比如去超市,您戴口罩吗?

Charles Béguelin:不戴。

口罩防护性调查总结

《新苏黎世报》从一份分析报告中,总结出口罩防护性结论。

一:口罩对于医护人员应该有一定防护作用。

二:对于在民众中推行戴口罩能否起到防护效果,无法确定,但如果有足够的口罩并能正确佩戴,或许能起到一些正面防护作用。” 

End of insertion

swissinfo.ch:上周一个美国科学院的专家委员会在一封信中警告美国政府,空气中的气溶胶也能传播新冠病毒,我们需要为此担心吗?

Charles Béguelin:气溶胶能在空气中悬浮一段时间,并能传染某些疾病,比如肺结核,这是已知的。

新冠病毒是否也能通过这种途径传染,目前还不明确。如果真是这种情况,通过气溶胶造成传染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在户外不存在这种危险。

swissinfo.ch:在封闭的空间呢?

Charles Béguelin:如果我们在医院为病人插管、处理其他呼吸道问题,或者给病人做胃镜,会有气溶胶在室内散布,这时候医护人员就要做好防护。

其他情况下,通过气溶胶感染的机率很小,在医院内的可能性都不大,其他地方就更小了。

就像我提到过的,保持两米距离,不但不用害怕飞沫,也不用担心气溶胶感染。

swissinfo.ch:通过食品传染的可能性有多大?比如我买一个青椒,而之前一个感染者曾拿过这个青椒、又放回去了?

Charles Béguelin:我不能说完全不可能,但是几率相当小。

我们知道有一种所谓的“污染感染”,根据最新调查,新冠病毒能在不同材料的表面存活数小时。而这些病毒并不是活着的病毒,而只是检验到它们的DNA而已,至于这意味着什么、是否有传染的可能性,目前都还不清楚。

swissinfo.ch:许多国家都经历过医护人员被感染的现象,比尔中心医院情况如何?

Charles Béguelin:有些医院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初期医护人员未做好防护工作。另一个原因是,医护人员不仅要与病人近距离接触,相互之间也无法保持安全距离。

另外一点就是,医护人员做检测的几率比普通人高得多,一些普通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有人咳嗽,会被告知待在家里;而如果我咳嗽,我必须立刻接受检测,以免传染给病人和同事。

我们医院也有少数几位工作人员测试出新冠病毒阳性,但都不是在医院内部感染的。

在我们医院,医护人员感染的风险要比公共场合不注意社交距离带来的风险小得多。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