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伯尔尼:昨欢如梦»(十八)

十八

再次同可儿相遇是在奥斯坦先生的葬礼上。文清第二次看到那传说中的东方女子。她穿着黑色长裙,长长的黑发如瀑布般飘及腰际,鬓边有一枝小小的白花,宛若一个被天堂遗弃的精灵。

文清上前致哀,那女子缓缓转过头来,文清惊异得不能自己,“小蝶…”

不妨被身后一个人狠狠拉开,正是可儿,她胖了不少,也漂亮雍容了许多,只听可儿低低斥道:“别乱喊!这里岂是可以乱说乱动的地方?”

“可是小蝶……?”文清微弱的抗议。

“她不是我姐姐,”可儿面无表情的宣称,“她比小蝶高,比小蝶略瘦,而且,她笑起来没有酒涡。最关键的是,”可儿的声线渐渐转为怨毒,“小蝶哪有她这么好运。”

“为什么会这么像?”文清急急喘道。

“物有相同,人有类似而已。”可儿仍无表情,“她其实许多地方与小蝶不像,你心魔太重了!”

“看在我们夫妻一场,”文清低低恳求,“可儿,我求你最后一次,小蝶她……我有许多疑问。”

“有什么好疑问的?”可儿冷冷道:“你其实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敢不愿不想去正视罢了--你难道不清楚小蝶是什么样的女人?”

“可是……”

“什么可是不可是,”可儿不耐地挥挥手,“说出来有什么意思,你以为她是天国里独一无二的蔷薇,说穿了不过是凡世里随处可见的玫瑰罢了!”

文清低下了头。

以后的日子,乏善足陈。除去钟小妹嫁人,除去小钟在闹离婚,除去宫本先生的甥女来瑞读书:那是个其貌不扬的女孩,也不像一般混血儿那样伶俐,只是皮肤很白,眼睛很小,看起来蛮乖的样子。

文清自嘲地笑了,他想起很多年以前那个伯尔尼的下午,自己在等以为是宫本甥女的电话--可儿说的对,没有人欺骗,是他自己心魔太重了。小蝶并未故意制造任何误会,一切都是他自己想当然,终于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可儿买来的那些碟都没带走,文清常翻出来看,边看边喝酒,有时看着看着便沉沉睡去,衣服也不及换,清晨起来着了凉,有一点鼻塞。

人家眼里的喜剧,他竟会蓦然落下泪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生物,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那么的荒凉与陌生。

有长途打来,Thomas与林可儿结婚的消息。文清托秘书买了一套正式的西装,专程赶往巴黎。

婚礼选在可儿的生日。那个夏季,不知为什么雨一直下一直下,空气里布满湿湿的甜味,是桅子,玫瑰,也许都不是,只是橙与柠檬。教堂前悬着大大的花钟。可儿美得令人不能置信,银白色锻子长裙,低胸,细腰,头发高高束起,上面一顶小钻石冠,像童话里年轻的王妃。文清沉默望着她。

而更急了,地上一地的花瓣,香味极其清新,不知为什么,文清很想哭。

西式的婚礼为什么与葬礼这么相似?一样的肃白,一样的花,一样的风铃奏乐,一样的牧师致词。

文清松了松领带,并没有等到礼成,就走出了教堂。雨很快就将他浇得通通透透。

耳畔似乎有人唤他,他停下脚步,低低道:“小蝶!”

“你好吗?”那声音温婉但是哀凉。

“小蝶,不要离开我!”

“不会,再也不会!”

文清泪盈于睫,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一副幻像,在一个微雨的清晨,一只竹绿色的蜻蜓自远方飞来,轻轻弹一弹翅膀,落在他的肩头,“小蝶……”在他心中,小蝶早已成精为魅,生生世世与他同在,永永远远不会分离!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