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伯尔尼:昨欢如梦» (二)

小蝶的出现总是在人毫无预景的情况下,而且总是在下午。他已经把Jane fire掉了,新雇了个叫Mona的广州女孩,那女孩有些神经质,可总的来说,还是认真负责的。

那天他去Embrassy交涉几个人的visa问题,还没回office,就见Mona神经兮兮地守在门口,“陆先生,有两个女孩子等了你一中午!”这是什么严重的事,他是做贸易与咨讯的,天天有人在office等他,不是男的就是女的,有什么可大惊小怪?他不悦地瞪了Mona一眼,“你站在大门口就是为了这点小事?”“可,可她们坐在经理室里!”Mona结结巴巴。“什么?”陆文清大怒,“你这个秘书是怎么当的?”一面大跨步的向门内走。“我,我说了,可她们……”“我解雇你!”陆文清扔下吓慌的秘书,一把推开经理室房门!

“小蝶!”他怔住了,小蝶的头发比原先长了一点,梳成自然的孤度,玫瑰灰的羊毛套裙装饰着同色玫瑰花,光洁的脖颈上缀着日本丝曳地长围巾。她身边还坐着另一个小女孩,大大的画报掩住了脸,只看到白色长裤和枣红色厚底小皮鞋。

“陆先生!”小蝶微笑着站起来,“恕我们造次,不经主人允许……”“没什么,没什么,快请坐!”陆文清忙不迭让座,又忙不迭地对门外喊:“Mona快倒茶!”Mona脸苦苦地捧了个茶托进来,又笨手笨脚地碰翻了桌上的一撂文件。他狠狠地瞅了Mona一眼,不妨正碰上小蝶那双温情的眸子,不知怎的,他像吞了口滚汤一般,浑身慢慢热起来。“我妹妹,林可儿!……可儿,还不见过陆先生。”直到这时,对面那个小女孩才从从容容放下手中的画报,大大方方地抬起了眼睛--嗨!真不枉叫可儿,这小女孩确是个小可人儿,年纪大约十八、九上下,尖尖的下颌,翘翘的鼻子,水汪汪、卡通般一对神采飞扬的大眼睛,与日本漫画中的美少女一般无二。“始惊人间有芳菲”,莫非她家的女孩子就定要生得如此钟灵毓秀!他的心轻轻动了动。可儿有一头浓密骄人的长发,直垂至膝盖,笑起来声音如同淙淙流淌的小溪,而脸上那个小小的酒涡,像是清清的小鱼闪在溪中的痕迹。

可儿的美与小蝶的截然不同,可儿再美也是个凡间的女孩子,健康、俏皮、娇痴、清纯,然而小蝶是一个梦,一个来自天国的祝福,一个根本无法接近的幻象。不知为什么,思绪一滑过这里,他的心里竟一颤!

与小蝶姐妹相处是极其快乐的,他带她们去Bern大教堂、看熊园、吃冰淇淋。不妨已是日暮,华灯初上他送她们去火车站。小蝶不大说话。可儿才学德语不久,一切都新鲜得不得了,不停地念路牌与商店的招牌,他觉得自己好像也回到了少年时代。

火车尚未来,小蝶站在斑驳的灯影下,头发被轻风拂得有些凌乱,长长的睫毛在腮部有极美的投影,他不由看痴了过去。

以后的一段日子,他未再怎么联络过小蝶。不是不想,而是……他形容不出那种感觉,有时触到她的号码,他按键盘的手指也会变得结结巴巴;偶尔小蝶的电话过来,他就觉得全世界的目光都在盯着他,他越来越不想回家,越来越易怒--小蝶的出现好像上帝派来的罚恶天使一般,逼他去看、去听、去感受、去承认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多么庸碌沉闷……夏季来之前,他连换了两个秘书,解雇了一个assistant,劝退了一个conselletent,连合伙人小钟也直躲着。

只是,深夜的时候,半醒半梦间,他会突地忆起小蝶,在他心中,小蝶就是一只竹绿色的蜻蜓,在一个微雨的清晨,轻轻一弹翅膀,从一片翠叶上起飞,一颗珍珠样的露滴在他身后“哒”一声滚落……

倒是可儿经常会“突如袭来”地来通电话或顺路拜访一下。可儿外向又开朗,他不难相信她有男朋友在Bern,但可儿总说:“Engelberg简直是个大乡下,我来首都透透气!”他并不常问起小蝶的情况,除非可儿说起,而可儿,根本很少提及。

下接» «伯尔尼:昨欢如梦» (三)外部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