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新型冠狀病毒:一個瑞士人如何錯過兒子在中國出生

Baerfuss家的第四個寶寶在武漢出生。 (非文中提及人物) © Keystone / Gaetan Bally

1月中旬,Marcel Baerfuss與三個孩子一起從中國返回瑞士,卻不得不將懷有數月身孕的妻子留在武漢疫情地區。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2月25日 - 09:00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Marcel Baerfuss zvg


Marcel Baerfuss一家經歷了艱難的幾週。現年55歲的他,來自伯恩汝拉州(Jura),自2008年以來與他的三個孩子和中國妻子一起生活在武漢。

1月中旬,他獨自帶著六歲、十一歲和十三歲的孩子躲回瑞士,以遠離危險的新型冠狀病毒。幾週前,當地居民就已經得知了該病毒的威脅,這遠遠早於國際媒體對它的報導。

Baerfuss不得不留下已經懷孕9個月的妻子,因為她已不允許乘坐飛機。

Marcel Baerfuss說:“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特別艱難的決定”。但是,他的妻子從一開始就很清楚:應該將他們的孩子們帶到安全地帶。

妻子和孩子被隔離在家中

在此期間,這個家庭的第四個孩子出生了。這個小男孩於2月3日在武漢出生,過程順利。 “在我妻子住院期間,那裡有兩例流感病患被確診。”

因此,她生產後僅兩天就離開了醫院。 “現在她被隔離在家裡”,Baerfuss說。她不能離開家,否則被病毒感染的風險太高。

自1991年開始,Marcel Baerfuss就生活在國外,針對《面對新冠病毒:在華瑞士人抱怨被瑞士外交部“拋棄”》,他說:

移居國外是自己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除非發生意外的武裝衝突,否則每個人都應該自力更生。”

聯邦外交部除了處理在中國的領事事務以外,尤其致力於推動瑞士的整體利益,它並不是一家旅行社。 Baerfuss說,他本人並沒有尋求當局的協助以便返回瑞士。

End of insertion

這位55歲的父親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他剛出生的兒子抱在懷裡。現在,他已經為三個孩子註冊了到今年夏天在瑞士學校上學的課程。 “接下來的三到四個月我們肯定會在這裡度過,之後再看情況。”

本週一,學校已經讓他們開始了課程。 “我的孩子們在雙語環境中成長”,Baerfuss說,“他們會說法語和中文,因此進入學校學習對他們來說應該並不困難”,對此他很有信心。

在瑞士和中國工作

目前,Marcel Baerfuss和他的三個孩子住在他母親家裡。儘管他在國外居住,但他始終在瑞士擔任城市規劃師。他說:“我在瑞士待的時間一般比較規律。”在去武漢之前,他曾經在巴黎生活了20多年,並在那裡遇到了他的妻子。

全家一起在瑞士:2018年,Baerfuss一家在盧加諾度假。 zvg

Baerfuss夫婦還在武漢經營一家公司,那是一家擁有150名員工的家族企業。 “我們生產和銷售蜂蜜”,Baerfuss解釋說。這也是他的妻子留在武漢的原因之一,“她還要看顧公司的情況”。

再次團聚之前,他們一家人現在每天通過QQ打電話。 (QQ是一款相當於中文版Whatsapp的軟體。)

您如果想持續關注正在瑞士討論的話題,請

通過手機📱-App“SWI plus”,您可以每天收到一封簡訊,涵蓋來自瑞士的最重要的話題和討論(德、法)。

👉 安卓外部链接或 👉 蘋果手機(iPhone)外部链接用戶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