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疫情恶化 医师遭欠薪没口罩身心濒崩溃

(法新社巴格达29日综合外电报导)薪资拖欠、口罩短缺、来自家属的人身安全威胁等,这是伊拉克全国各地医师所面临的困境;除此之外,他们还得面对一直以来担心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感染率飙升。

法新社报导,在首都巴格达医院内COVID-19病房工作的医师穆罕默德(Mohammed)说:「我们真的累坏了。」

他在连续48小时值班快结束时说:「我没办法再工作下去。我甚至没办法专注在病人身上。」

根据伊拉克官方数据,境内超过4万7000人感染,许多医师也无法幸免。

穆罕默德说:「就我所知上个月有16名医师遭传染。」

伊拉克感染死亡人数逼近2000人,根据官方统计,过去一周每天新增死亡人数开始超过100人,医师不得不出面警告他们已无以为继。

在北部的库德族自治区,感染人数飙升已有超过5000人感染与160多人病故,其中至少200名医护人员确诊。

东北部城市苏雷马尼亚(Sulaimaniyah)的公立医院外数十民众排队等着被筛检,而院内的医护人员身形比以往更消瘦。

库德族地区政府的公部门薪资已发不出来,主要原因在于石油价格暴跌与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

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受到严重冲击,他们已两个月没有领到薪水。

由于身心俱疲,库德地区数千名医护人员本月稍早宣布他们要停止收治非新型冠状病毒疾病患者。

30岁的柯尔达(Shevan Kurda)2019年遭拖欠3个月薪水,今年4月和5月也没领到薪资。

伊拉克各地政府与医护人员长年批评国内崩坏的医疗体制,由于连年烽火使得医院残破不堪,缺乏资金挹注与高层贪腐,购买新设备的经费苦无着落。

就连总理哈德米(Mustafa al-Kadhemi)上周也告诉记者:「我们没有医疗系统。」「这个医疗系统是崩坏的,连最基本的要求都不可得,因为部分机构主管渎职,这已是经年累积的沉�z。」

伊拉克对医师而言也是恶名昭彰的「危邦」,要是患者病情恶化,家属甚至会威胁医师的生命安全。

1名女医师遭到家属攻击后,南部济加尔省(Dhi Qar)各地医护本周宣布罢工。

而在巴格达,好几位在满是确诊病患病房工作的医师抱怨,自己和同事已在崩溃边缘,长期超时工作却没有任何补偿。

27岁的医师法拉(Ammar Falah)表示,他工作的医院每个月只配给他5个N95口罩。

但每天接触那么多确诊病患,法拉不得不勤换口罩,他只好从750美元的月薪中自掏腰包买防护性装备。他说:「如果工时和工作量再持续增加,我们也要罢工。」

在巴格达另家医院,26岁的医师威尔(Wael)坦言他已濒临精神崩溃。

他告诉法新社:「在疫情爆发前,你可以在结束工作后看到家人和朋友而恢复情绪。如今我每天工作是照顾遭隔离的病人,而下班后我又得隔离在自己房间。」

威尔表示,他和其他医师最大的恐惧是将病毒传播给家人。随着国内感染率飙升,他们的恶梦恐怕会成真。

他说:「我出现症状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我被要求继续工作,我们所有人都染上疾病只是迟早的事。」(译者:陈怡君/核稿:刘淑琴)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