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巴格达29日电) 圣战组织伊斯兰国(IS)自封的「哈里发国」虽然还远远不到气数已尽的地步,但他们先前只是偶遭挫败,现在却是兵败如山倒,在叙利亚与伊拉克节节败退。

伊斯兰国5月间夺占伊拉克的拉马迪(Ramadi)、在叙利亚拿下巴迈拉(Palmyra),让外界担心伊斯兰国在这两国大举攻城掠地1年之后,恐持续扩张版图。

不料,伊斯兰国之后开始节节败退,接连丢掉几座大城。在伊拉克,他们先是失守白吉(Baiji)与辛贾尔镇(Sinjar),昨天再丢拉马迪,而原本在叙利亚幼发拉底河(Euphrates)占领的1座重要水坝,现也已拱手让出。

IHS研究公司的中东分析家阿比阿里(Firas Abi Ali)表示:「控制与管理人口集中地以及重要基础设施,攸关这个组织主张的国家地位,但近来他们屡屡败退,一点一点地削弱了那个主张的可信度。」

库德族领导的联军从伊斯兰国手中夺走迪什林水坝(Tishreen Dam),等于夺走了伊斯兰国其中1项收入来源,也会对伊斯兰国在阿勒坡(Aleppo)东北部曼比季(Manbij)等占领地带来压力。

而分析家指出,伊军收复拉马迪,象徵意义多过战略意义。

华盛顿战争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War)的伊拉克分析家马丁(Patrick Martin)表示,伊拉克在拉马迪的胜利,扭转了先前的落败之势,但远远无法重创伊斯兰国在当地势力。

「伊斯兰国失去拉马迪,还是可以在伊拉克各地发动攻击。拉马迪对伊拉克安全部队与伊拉克政府而言,远比对伊斯兰国重要。」

领导攻打拉马迪的反恐单位高阶官员告诉法新社,拉马迪战役开始之前,伊斯兰国已先将大批车辆和武器运出城。

情报谘询机构邵凡集团(Soufan Group)的史肯纳(Patrick Skinner)表示,赢得战役、攻城掠地,不管拿下的领土是否具有战略重要性,对提振士气都很重要。

他说:「吃败仗是很严重的事,网路战相对而言固然重要,但以短期而论,现实中的肉搏战,重要性更是无可比拟。」

史肯纳说,就连伊斯兰国最高领袖巴格达迪(Bakral-Baghdadi)上周发布的最新录音,听起来都「没有以往趾高气昂了」。

阿比阿里看法也类似,他认为,巴格达迪威胁犹太人与以色列,只是「很大程度凸显了伊斯兰国现在身陷的麻烦」。

「反以色列论调在这个区域相当受欢迎,以致独裁者们以为,只要提出这点,就一定能取悦民众,所以他们诉诸这点,藉此转移他们面对的其他问题。」(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