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华盛顿25日电) 美国总统川普上任即将届满百日,期间他在国会遭逢彻底的挫败,政策出现惊人的反覆,对于入主白宫3个多月的他来说,这是一条陡峭的学习曲线。

这位美国新总统已展现修正口气及立场的能力,但至今仍难以清楚传达一套世界观,在本月29日他掌权第100天的象徵性日子逐步接近之际,一项冰冷且残酷的现实是,他是现代史上美国上任百日最不得民心的总统(即使他的核心支持者仍完全支持他)。

70岁的川普仍保有毫不留情、无法预测、易冲动的作风,但曾承诺将在华府「抽干沼泽」的他承认,他所做的是全世界最困难的工作之一。

川普登上大位后仅数个星期,联邦法院就中止他提议的旅行禁令,国会也无法推动健保改革,使他遭受一些严重打击。他在致力于废除欧巴马健保(Obamacare)并寻求替代方案时表示:「没人知道健保问题会如此复杂。」

他在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商北韩问题后指出:「听了10分钟后,我了解到不是那么容易。」

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主人,每句话皆动见观瞻,和竞选演说截然不同,因此受到的要求与压力也不同

他的所有前任都说过:搬进宾夕法尼亚大道1600号豪宅(意指白宫)对系统是一项冲击。

前总统小布希日前表示:「每个总统在这项工作都面临某个状况━你知道的,你想说遇到一件事,然后这件工作的压力或是,你知道的,世界的现实与你想像的不同。」

除了早晨在推特连串发文的癖好不变外,川普已有转变。

在选择他的执政团队以及一些谈判中,川普似乎正逐渐显露一种「总统化」(presidentialization)。当总统前不具政治、外交或军事经验的川普说,他不断进化的作法收到成效。

就在授权对叙利亚总统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权进行空袭不久前,川普说:「我确实有改变,有弹性,我对那种灵活性感到自豪。 」

在中国大陆、俄罗斯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方面,他的改弦易辙在一定程度上让某些美国人和华府的一些盟友放心。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在一篇社论中提到:「当总统在这类重要问题从错很大转变为很正确的时候,合理的反应不是吹毛求疵,而是要谨慎地庆祝。」

川普的风格和本质都显示,他是美国前所未见的总统。

川普在3月接受「时代」(Time)杂志专访,内容相当令人不安,他为他有争议的、牵强的或明显的虚假陈述一一辩护,他说:「我要告诉你什么? 我往往是对的。」

川普上任3个多月后,许多诋毁他的人仍然认为,罗思(Philip Roth)1月底为「纽约客」(Philip Roth)撰文的侧写正好是一个例子。

罗思写到,一个总统「对政府、历史、科学、哲学、艺术无知,无法表达或认同巧妙或细微,并且运用了77个词汇」。

川普的许多政策转向和调整也引发有关他「川普主义」(Trumpism)真实定义的疑问━这个名词以他无所不在的口号「美国优先」为中心,看似是简单的想法,但却很难解释。

保守派联邦法官戈苏奇(Neil Gorsuch)成功获得提名为最高法院法官,是美国第45位总统川普就任百日的主要成就。

所有人都很明了,这些日子以来他没有太多的表现,川普在一则推文中抨击谴责这是「荒唐可笑的前100天标准」 ━不过他的团队却不断说,这段时间极其重要。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