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文革造就狼性 却是陆富豪黄怒波挥不去梦魇

此内容发布于 2016年05月16日 - 10:20

(法新社北京16日电) 如今家财万贯的中国大陆富商黄怒波说,文革造就了他和他那一代的狼性,奠定大陆崛起的基础,但他害怕历史可能重演。

黄怒波的父亲被贴上反革命分子标签,后来在狱中自杀,他自己,却在文革时当起了批斗别人的红卫兵。

黄怒波是大陆最富有男人之一,闲暇时喜欢登山,曾3度征服圣母峰;在海外,他则曾因想收购冰岛部分国土引发争议,而广为人知。

但笔名为「骆英」的黄怒波,其实还出过两本关于文革的诗集,描述他在毛泽东时代、50年前的今天开始的文革时期,亲身经历过什么。

黄怒波的父亲是军人,国共内战时为共产党打过仗,后来却沦为毛泽东整肃下的受害者,终至下狱、饱受折磨。他一点一点偷藏起药品,再一次服下致命药量自尽。那年,黄怒波还只有3岁。

黄怒波的诗里描写过这么1段:「他们把他埋在荒滩时 他还睁开了眼睛。」

「因为是敌人 不配享有墓碑 因而父亲像一条狗无名地腐烂。」

黄怒波在宁夏北部的村子里受尽屈辱,几年后文革爆发,他当起了狂热的红小兵。1首诗里,他描写着当时用小小的「铁拳」狠揍地主,「老地主无声无息后我们列队高唱毛主席语录歌曲回程 第二天 我看见老地主的儿女们撒着纸钱抬着一口棺材」。

邻人彼此批斗,同侪互相斗争,孩子批判父母,那是段受害情结和共犯结构错综复杂交织的时代。

黄怒波告诉法新社:「我是受害者,是参与者,也是加害者。我批斗别人,也被人批斗。」

他第2本书的最后1行写着:「对活过文化大革命的人而言,无谓去知道谁是人,谁是鬼。」

他还在北京大学说过:「我们都是魔鬼,包括我自己在内。」

大陆最近数十年扬弃毛泽东思想,引进市场力量,而黄怒波认为,大陆之所以崛起,都要归因文革时最具破坏性的遗绪奠下根基。

他解释说:「文化大革命教会我这1代,想活下去,就得表现得像狼。」

文革摧毁了旧价值,「赢者全拿、打败某人你就是英雄、有钱你就对」的信仰取而代之。

而黄怒波自己的一生起落,活脱就是共产党历史的翻版:他离开中共中央宣传部,走上资本主义之路,一手打造了中坤投资集团,从而致富。

根据大陆胡润富豪榜,现年59岁的黄怒波身家估计有13亿美元。

但他最终没能找到父亲遗骨,只能把父亲的名字,刻在有了钱后,他为母亲造的坟上头。

那年代的恐怖渐渐为人遗忘,某些领域甚至萦绕起怀旧思想:电视节目里的下放青年生活,被披上浪漫的外衣,大陆各地还有50多间文革相关博物馆。

而本月稍早大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文革周年音乐会,会上却播放文革时期的「红歌」,惹来争议。

黄怒波批评这种粉饰历史的作法:「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不反省过去,就会发生另1场文革。」

「如果留下来的印象是文革很浪漫…大家不会怕再次诉诸暴力。」

黄怒波深觉,作为1名诗人,自己有责任记录见证过的历史。

「当你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你会反思过去,怀疑自己走过的那些梦魇,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但那带给心灵的伤害,却是一生都无法抹去。」(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