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巴黎16日电) 有人丢下身怀六甲的妻子,有人留下前程似锦的工作,有人则是在保护朋友时不幸罹难;13日死于法国的受害者很多都还年纪轻轻,才要攀上颠峰的人生,却因1场恐攻戛然而止。

圣战士枪手当天在巴黎开枪时,硬生生划破的是来自12个国家与各行各业的生命。逝去的生命有学生、有律师,大部分都还只有20或30多岁。

法国总统欧兰德(Francois Hollande)今天告诉议员:「攻击者希望杀害的法国,是各色各样的年轻人,许多死者还不到30岁。」

他说:「他们名叫马赛亚斯(Mathias)、昆丁(Quentin)、尼克(Nick)、诺埃米(Nohemi)、杰米拉(Djamila)、艾莲娜(Helene)、艾洛蒂(Elodie)、华伦汀(Valentin),我还忘记其他许多多人的名字。他们犯了什么罪?他们的罪就是活着。」

35岁智利女子迪柏拉斯(Elsa Delplace)当天带妈妈和5岁儿子到巴塔克兰剧场(Bataclan)听演唱会,她和妈妈双双罹难,儿子侥幸逃出。

当时巴塔克兰剧场的人群中,还有帮朋友挡子弹而惨死的37岁男子卡丁纳(Nicolas Catinat),以及在剧院贩售「玩命鹰族」周边商品的36岁英国人亚历山大(Nick Alexander)。

家人说,亚历山大是「大家最好的朋友,他宽宏大量、风趣、对朋友不离不弃」。

26岁的希贝(Valentin Ribet)是位前程似锦的律师,毕业于伦敦政经学院,专长处理白领犯罪案件。他任职的事务所表示,希贝「很有才华,在公司里人缘非常好,个性也很棒」。

其他人是在巴黎东区的餐厅阳台、酒吧、餐桌前谈笑,或正在庆祝生日时遇害,有些人只是恰巧路过,谁知遇上横祸。

29岁的沙比(Kheireddine Sahbi)当晚和朋友聚会完,在回家途中遭到枪杀。这位阿尔及利亚小提琴家来巴黎攻读音乐,原定停留1年。

沙比的表兄告诉法新社,「他住阿尔及尔市郊情势非常紧绷的地区」,「熬过了长达10年的恐怖主义」。

逃过了家乡的战火,来到巴黎展开新生,谁知最后竟魂断异乡。

美国加州州立大学23岁学生龚萨雷兹(Nohemi Gonzalez),死于第10区小柬埔寨餐厅(Petit Cambodge)枪案现场。

男友在Instagram放上两人相拥的照片,说他失去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人」,还说龚萨雷兹「是个聪明的灵魂,是最甜美的女孩」。

奥莱丽・戴裴瑞迪(Aurelie de Peretti)在法国南部的餐厅忙了1整个度假季,为了犒赏自己,和朋友来巴黎玩几天。

谁知33岁的她得到的「奖赏」,却是在巴塔克兰剧场的大屠杀。

她在「尼斯早报」(Nice Matin)集团当记者的父亲尚・马利(Jean-Marie)谈到丧女之痛,说他失去了「耀眼的女儿」「痛不欲生,这世上没有天理」。

尚・马利告诉法新社,女儿「今年夏天在海滩餐厅忙了一整季之后,去巴黎玩几天,这是小小的犒赏」。

尚・马利说,从事平面设计工作的奥莱丽热爱音乐,也会弹吉他和钢琴。他说:「她这几个月一直在讲这场音乐会,还有这趟旅行。」

奥莱丽的姊妹戴芬妮(Delphyne)则告诉「巴黎人日报」(Le Parisien),失去姊妹之后,她觉得「自己的一部分像是被切掉了」。

这场恐攻也影响到新生代,1个甚至还没出生的世代。

39岁的大学老师吉洛德(Matthieu Giroud)当晚和朋友在巴塔克兰剧场遇害,他太太现在怀有两人的第2个孩子。(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