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部内容

下面的内容来自我们的合作伙伴,因此我们不能保证这些内容能够正常显示。

(法新社雅典26日电) 在希腊,「好客」这个概念,就像「卫城」一样深植人心;但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债权人本周抵达雅典,通盘商讨第3阶段大型国际纾困时,平常热情的希腊人,可能也没办法热络欢迎。

法新社报导,国际货币基金(IMF)、欧洲联盟(EU)、欧洲中央银行(ECB)这「三巨头」(troika)的首席谈判员上次踏足雅典,已是1年多前的事了。他们来到这里代表什么,希腊人没有忘记。

老百姓恨这3个机构入骨,因为它们代表希腊前两次为换取纾困,必须遵循债权人要求的痛苦撙节。许多希腊人认为,撙节使得经济严重受挫。

28岁的马力欧(Marios)在雅典市中心开设T恤店,这天他站在店门口抽菸时说:「三巨头代表的只是冷酷无情。」

「他们任由这些计画影响我们的生活,但事情却越来越糟,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见底。大家没有工作、没有足够的食物吃。」

1月底,希腊改由「激进左派联盟」(Syriza)执政,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矢言对抗三巨头,重拾希腊「尊严」。

但6个月过去,谈判人员又回来了,准备讨论高达860亿欧元(940亿美元)的第3次纾困。雅典人希望藉纾困避免倒债及退出欧元区的命运;不过这次纾困的条件还是一样,必须遵守严苛的经济改革,才拿得到钱。

谈判人员踏上希腊的此时,希腊有1/4人失业,信评公司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还预估,今年希腊经济会再萎缩3%。

雅典各地,写着「不要」(Oxi)的涂鸦随处可见,让人想起7月5日公投时,有61%选民反对再接受现金换撙节的纾困方案。公投是由齐普拉斯发起,但他后来却同意接受更多不得民心的改革,换取纾困。

在雅典,「三巨头」仍是敏感的政治象徵。「激进左派联盟」内部反对齐普拉斯接受纾困的极左派,25日在其经营的Iskra网站头条写着:「三巨头怪兽又回来了。」

齐普拉斯当上总理时,禁止党内使用「三巨头」这个词,要求党员以「机构」称呼。3月间债权人派出技术专家前来雅典,政府还得煞费苦心地强调,那些都是次级官员,不该拿来和侵门踏户、像殖民「侵略者」闯入各部门的三巨头稽核员相提并论。

时任财政部长的瓦鲁费克斯(Yanis Varoufakis)禁止那些专家进入财政部,说会把相关文件送到他们下榻的饭店。

这种可笑的举动或许有点心胸狭隘,但恰恰反映出三巨头在批评者眼中的形象:没有灵魂的官僚,三不五时地到希腊来,跟希腊人说,他们省钱省得不够,或是省得不够快速。

雅典市场交易员波利托(Sofia Politou)坐在午后的阳光下说:「他们好像讨厌我们。他们说在帮我们,然后要我们做非常困难的事。他们得让我们发展国家啊。」

问她会怎么形容希腊和三巨头的关系,波利托就像演默剧般,想像债权人就在前面,模仿奴隶鞠了个躬。

「我不想这样做,但我看不到其他解决方法。」(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