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菲总统大力扫毒 毒虫怕死却难断瘾

此内容发布于 2016年08月28日 - 07:20

(法新社马尼拉28日电) 三轮车夫雷金(Reyjin)冲进邻居家匆匆注了1管,他怕自己变成菲律宾总统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反毒战争的下1个枪下亡魂,却根本戒不掉毒瘾。

杜特蒂2个月前上任后厉行根除毒品的焦土计画,他下令警方枪决毒品贩子,还请老百姓一起帮忙除掉毒虫,至今已有2000多人遭枪杀而死。

武装警察不时在雷金居住的马尼拉贫民区巡逻,但雷金还是继续吸着高度致瘾的安非他命。

面容枯槁、掉了许多颗牙齿的雷金说:「我很怕,因为我可能是下一个。」

有3个小孩的他说,曾有1名女子在卖他和其他人毒品时,遭蒙面的摩拖车枪手击毙。

雷金所住的贫民窟最近毒品买卖少了,因为常发生枪枝暴力事件,加上安全人员进驻,安非他命因此越来越贵,但若是要买毒品,还是买得到。这对竞选时矢言6个月内根除毒品的杜特蒂而言,是相当让人担心的迹象。

13岁初尝毒品的雷金说:「如果想买,只要到街上,就会有人靠近你。」

雷金还说,甚至连安非他命「毒窟」,也就是出租地方给吸毒者来1管解瘾的地方,也都继续营运。

28岁的雷金当电动三轮车司机维生,偶尔打打零工,1天赚大约400披索(8.5美金), 但约1/4薪水都拿去买毒。原本1天要花50披索,但安非他命价格现在因反毒战争已涨了1倍。

邻居告诉法新社,雷金最大的小孩已经开始上学了,但是营养不良,常常饿杜子去学校。

另两个小孩则总是脏兮兮的,还得穿捡来的旧衣服,全家窝在只有1个房间的屋子里。

雷金知道自己的毒瘾让家人受苦,但就算可能因毒丢掉性命,让孩子沦落到育幼院,他还是没办法不吸。

「有时我跟自己说不能再吸了。」

「但我的身体就是会想。」(译者:中央社郑诗韵)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