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推动“瑞士制造”手工皂踏上中国市场的征途

© Thomas Kern/swissinfo.ch

瑞士历史最悠久的肥皂厂曾几度濒临消失,由于新冠疫情危机中倡导的必要卫生举措,它的业务出现了复苏。肥皂厂的新主人是一名香港商人,而他的目标则是征服亚洲市场。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8日 - 09:3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阿尔高州的弗里克塔尔(Fricktal)谷地处巴塞尔和苏黎世的中间地带。弗里克塔尔尤以樱桃树闻名遐迩,在春日花期,为远足出游的人们带去一片美妙的风景。弗里克塔尔同时也是瑞士最保守的地区之一:瑞士右翼独立主义政党——瑞士人民党(SVP/UDC)在当地的得票率通常超过40%,基本独立执政。

弗里克塔尔还有一个本地特色:那里有瑞士最古老的肥皂厂。肥皂厂由戈特蒂尔夫·梅特勒(Getthilf Mettler)创办于1929年,而瑞士第一款甘油肥皂也是由梅特勒打造出的。如今,梅特勒工厂仍沿用位于霍努森(Hornussen)一个小村庄中山谷主干道边原先的厂房。

尽管这些标有“瑞士手工制造”肥皂的制造工艺在百年间几乎没有变化(参见如下画廊照片),但如今这家阿尔高的肥皂厂与上个世纪蓬勃兴业的家族企业已没有什么关联。

2013年,创始家族的第三代代表克里斯托弗·梅特勒(Christoph Mettler)被迫关门歇业:来自国外的竞争过于激烈,破产不可避免。

之后,梅特勒肥皂厂被专业的化妆品制造和销售企业Sodecos收购。公司位于沃州的埃尼耶(Henniez),由被称为“Peter” Yip的香港商人Hai Tak Yip执掌,在瑞士有约15名员工。

一位被“女性之美”吸引的商人

Hai Tak Yip,被称为“Peter” Yip,香港商人,现居瑞士,活跃于化妆品行业。

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正是通过欣赏其父亲、艺术家Ping-Sum Yip先生的画作,他从小就熟悉女性的美丽。

他最初携莱珀妮(La Prairie)品牌活跃于亚洲,2005年回到他于上世纪60年代末曾求学过的瑞士,在此创立了化妆品品牌维美源素(Bellefontaine)和瑞士雅俪(La Vallée Switzerland)。

之后他创立了Sodecos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3年收购了位于阿尔高州的梅特勒-西芬(Mettler-Seifen)肥皂品牌。

他在继续生产梅特勒品牌传统甘油肥皂的同时,也开发了新的脸部和身体护肤系列。

“Peter”Yip住在沃州的埃尼耶城堡 (Château d’Henniez),与城堡同期购置的还有前埃尼耶健康旗下的矿泉水生产厂,这也是目前Sodecos集团团队的工作地。

End of insertion

肥皂只是Sodecos集团业务中的一小部分。霍努森工厂现在只有四名员工,由在埃尼耶工作的项目负责人进行监督,同样他会定期支持阿尔高的生产业务。

这些人都不会说本地语言。项目负责人和三名员工是波兰人,而厂长图默·古尔菲丹(Tümer Gülfidan)则来自土耳其。

图默·古尔菲丹(Tümer Gülfidan)。

这位50多岁的土耳其人可以说是这家厂的“活”记忆了,她说:“24年前,我刚开始在梅特勒-西芬(Mettler-Seifen)工作的时候,还有80名员工。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但我经常担惊受怕会失去它。”

无法迁移的人力资源

这个动荡传奇经历的最近一次变动:在2019年春,由于租金方面的纠纷,肥皂厂房在破产期间被卖给了外部投资者,Sodecos宣布关闭霍努森的工厂并将部分肥皂厂的生产业务转移到位于伯尔尼州沃尔本(Worben)的工厂。

不过今年5月1日,在经历了两个月的关闭翻修后,霍努森又恢复了肥皂生产。因为搬迁的决定让Sodecos高管感到头疼:老式但坚固耐用的组装和包装机运输困难,而解雇图默·古尔菲丹则意味着严重的专业知识损失,会导致生产无法顺利进行。

同样,还有新冠疫情的来袭。今年2月以来,为应对病毒传播采取的卫生手段使对梅特勒肥皂的需求出现激增。Sodecos销售负责人伊内丝·拉舍塔(Ines Lacchetta)表示:“我们的肥皂是纯天然产品,并且甘油含量高,不会引起皮肤刺激或干燥。”现在,勤洗手已成为地球上大多数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这就是产品的重要优势。

今年5月到7月间,霍努森工厂的肥皂产量是过去的五倍。项目负责人米雷克·皮耶希(Mirek Piech)说:“那段时期,我们不得不雇用了另外四名临时工。所有机器同时运转,订单都跟不上了。”

梅特勒是欧洲唯一一家生产甘油肥皂的公司,而且不仅以自己品牌生产,它还为欧洲其他品牌代工,如意大利的奥提伽(Ortigia)。

聚焦远东

Sodecos管理层充满信心并认为,从中期来看,近几个月的强劲需求仍将持续。由于产品价格相对较高(每100克甘油皂7.80瑞郎,合57.4人民币),这家沃州的企业并没有攻占连锁超市货架的野心,而是希望能在欧洲的药店中占据一席之地,同时下注在蓬勃的在线电商发展上。

下一个目的地:中国。Sodecos已有在华销售合作伙伴,目前正在完善2021年的大型营销宣传计划。米雷克·皮耶希强调说:“我们认为中国是增长潜力最大的市场。在欧洲的情况较为复杂,因为法国和意大利已经确立了它们作为两大精品肥皂生产国的地位。”

产品的一大卖点是:梅特勒品牌肥皂和化妆品包装上醒目标注着的“瑞士手工制造”。不过Sodecos也注意到:亚洲仍广泛使用硬皂洗手和沐浴。米雷克·皮耶希希望:“我们的期望是,在未来中国消费者能直接把肥皂和瑞士制造的甘油皂关联起来。”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