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日內瓦放映一部中國政府不想讓任何人觀看的電影

在自己的祖國不受歡迎的人-艾未未,目前定居於葡萄牙,他表示,自己看不到人道主義擁有光明的未來。 © Camera Press

本週末(3月13-14日),艾未未的電影《Coronation》(加冕)將在日內瓦國際電影節和人權論壇上展映。這部紀錄片首次深入洞悉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在中國武漢蔓延肆虐最初幾個月的場景。

此内容发布于 2021年03月12日 - 14:55
Jamil Chade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這個世界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一年前在武漢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一警告來自艾未未,一位現居葡萄牙的中國藝術家。

他執導的紀錄長片《加冕》(Coronation)為人們了解中國的健康危機提供了一條少有的管道。但他很快發現審查不僅限於中國共產黨。不僅歐洲及北美的主要電影節拒絕展映這部電影,如網飛(Netflix)和亞馬遜(Amazon)這樣的主要平台也拒絕發行該片。

這部影片從未公開放映,也未能在各大網絡平台傳播。按照艾未未的說法,所有的一切皆因中國對國際電影業所施加的政治壓力所致。

然而瑞士並沒有屈服於中國的壓力。這週末,艾未未的電影將在日內瓦國際電影節和人權論壇得到展映。這只是一個像徵性的姿態,因為這位流亡藝術家並不相信瑞士能施加任何形式的影響力。 “瑞士的制裁不會對中國產生任何影響”,他對蘇黎世《每日導報》這樣說。

在接受瑞士資訊swissinfo.ch的採訪時,艾未未沒有表現出任何幻想:過去40年的民主浪潮已經謝幕,審查將是後疫情世界的主旋律。

外部内容

瑞士資訊swissinfo.ch:你在中國不受歡迎。你是如何設法在武漢進行拍攝的?

艾未未:我曾經拍攝了2003年非典出現在中國時的第一次疫情,所以這不是我第一次涉足此類話題。很長時間以來,我都在中國拍攝調查類的影片,這也為我惹上了麻煩。我知道怎麼拍電影、拍什麼電影。武漢封鎖期間,我有同事和藝術家朋友也在那兒。我們知道這將是一個極其悲傷的故事,但我從未料到這會成為一個全球性的爆發事件,從沒想到今天我們還會處於同樣的狀況下,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人死亡,而且目前還沒有跡象表明疫情會消失。

我聯繫了我認識並且信任的人。每天我都會在收到圖像後對他們進行遠程指導。封鎖為拍攝帶來的困難程度難以置信。大家都不能隨意走動,但是我們在六家醫院,以及為了安置病人而臨時設立的戰時營房裡都安排了拍攝人員。

瑞士資訊:你想藉由該片展示什麼?

艾未未:我們試圖展示不同的看法。不只是醫院方面的看法,個體的生命觀,那些被遺棄和被遺忘的人的看法。大多數人是沒有發言權的。只要你不能發聲,你就不算數。或者你只是一個數字,個人感情和價值已經不重要了。

瑞士資訊:這週末,你的電影將在日內瓦電影節得到展映。但是我們看到國際平台不會放映這部電影。這說明了中國具有怎樣的影響力?

艾未未:我為我們所做的事感到驕傲。這也許是有關疫情、有關中國最重要的影片。我想展示的是中國在政治舞台的表現如何,以及世界是如何理解中國的。

諷刺的是,我學到的第一個教訓並非來自中國,而是來自西方。我們試圖在世界上所有主要電影節上展映這部影片,像多倫多和紐約電影節,也嘗試了像網飛和亞馬遜這樣的主要在線平台,他們起初都很喜歡這部電影。但最後我們得到的回覆都是:我們無法接受你的電影。

瑞士資訊:你的反應是什麼?

艾未未:我理解這一處境。電影市場現在是中國的。就在上個月,中國超過美國成為了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對電影節來說,他們要么自我審查,要么受到中國的壓力。他們只能上映帶“龍標”的電影,也就是得到中國共產黨宣傳部門認可的電影。

要得到這一標誌幾乎不可能。我在中國的很多同事永遠都得不到這個標誌,他們已經嘗試很多年了。

所以,就算我不批評中國,他們(電影節和平台)也不能與我的名字產生聯繫。這會影響到他們在中國的商業潛力,因為在中國,國家是唯一的電影買家。

但是就連西方娛樂和電影產業也拒絕在柏林放映我的電影。我理解他們在中國已經站穩了腳跟,所以根本做不到接納我的電影。他們無法承受失去生意的風險。這不是對錯的問題。西方為了資本和利益的需求放棄了他們的自由。

艾未未電影《加冕》(Coronation)劇照 screenshot/DW.com

瑞士資訊:你的意思是,言論自由不僅在中國面臨挑戰,在西方也是一樣。你認為在這個問題上,全世界在擺脫疫情后將呈現怎樣的狀態?

不論在哪兒。在中國,我們被嚴密監控,就像科幻電影一樣,只不過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但是在西方,我們才剛剛聽說大公司如何將用戶資訊洩漏給中國公司。中國的一切都處於政府的控制之下。所以,中國政府也可以控制西方的個人資訊。

瑞士資訊:你認為這是暫時性的嗎?

這是新現實。全球化讓大公司深陷於與中國的關係之中,根本就不存在邊界、意識形態或者任何形式的爭論,只有利益。從中國的角度看,他們是策略上的贏家。

三四十年的民主化浪潮行將落幕。只要看看美國或巴西以及許多其他國家正在發生的事就能發現,民主制和自由國家出現了巨大反彈。這些國家中的許多政府正面臨國內危機,這給專制國家帶來了巨大優勢。

像博索納羅、普丁或習近平這樣的領導人都是善於達成自己目的的鐵腕人物。我想他們還會執政很長時間,而且看起來並沒有辦法阻止他們。

艾未未的作品總是與具有緊迫性的政治和社會議題緊密聯繫在一起,譬如反映難民困境的《旅行法則》(Law of the Journey,2017)最初就是經由捷克布拉格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Prague)委託和展映的,隨後被帶到澳洲的科克圖島(Cockatoo Island),以作為雪梨雙年展(Sydney Biennale exhibition,如圖所示)呈現的作品之一。 Zan Wimberley

瑞士資訊:你如何評價西方對這一情況的反應?

艾未未:西方沒有明確的價值取向。為《華盛頓郵報》工作的記者在使館裡被殺害,美國政府假裝沒事發生。如果西方能接受這種事,那西方世界就沒有站得住腳的道德立場。朱利安·阿桑奇還被關在監獄裡,他只不過為揭露國家機密的人提供了一個平台。但是如果這樣的事被允許發生,那所謂的言論自由就是個笑話。你只能說他們接受的事,而他們永遠不會允許你說真正關係重大的事,也不會允許你質疑現有的建制。

瑞士資訊:世界衛生組織向武漢派遣了新冠病毒溯源專家組,但你認為我們有一天真能知道,一年前武漢疫情爆發時到底發生了什麼嗎?

艾未未:不,我不這麼認為。共產黨政權非常強大,保守這個秘密一定是他們議程裡的重中之重。世衛組織的調查很敷衍,他們(世衛)也應該承擔同樣的責任,因為這場危機剛開始的時候,他們表示這個疾病不會人傳人。這太瘋狂了,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更大的怪物。

瑞士資訊:在地緣政治方面,你認為後疫情時代的世界會發生什麼?

艾未未: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脆弱的時代。我不認為這場疫情真能讓人們警醒,讓他們制定出清晰的策略以便應對人類社會未來會面對的問題。在很多方面,我們所面臨的現實對人類社會來說是史無前例的。科技,如中國般強大的國家,以及西方在應對專制國家方面的無能,再加上巨大的氣候問題。所有這些都對我們人類的未來提出了質疑。

(譯自英/德文:瑞士資訊中文部)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