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到“黑户”学生怎么办 我是老师,不是告密者

Ecoliers à la gym

无论学生有没有证件,学校都一视同仁。

(Keystone)

几位右派议员匿名谴责一所学校隐瞒非法移民学生信息,这一指控引发教师及各界的愤慨之情。

就像在一份由瑞士工会组织Unia、非法移民救助网络及瑞士难民救助组织OSAR联合印制的宣传册里提到的,学校及教师无权向警方提供任何有关学生的信息。这一法律也让家长能够放心将子女交给校方,因为“教师都是值得信任,并对无证件儿童的困境怀有同情之心的人。”

不只是学校 

联邦议会社会安全及公共健康委员会以右翼议员为多数,在该委员会看来,上述现象很成问题。在一月下旬提交的一份议案中,委员会建议“简化国家单位之间关于无合法证件人士的信息交流(例如有关入学的信息)。”

在接受法语电视台采访时,人民党议员Raymond Clottu更是直言不讳。他认为,在某些地区,“当局至少有权利获知,在义务教育机构内,到底有多少无合法证件的学生。官方一开始倒不一定需要每位学生的具体信息,但人数多少这点儿透明度还是应该有的,尤其因为这事关教育开支。”

人民党在无证件学生问题上加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3年,当基督民主党议员Oskar Freysinger出任瓦莱州公共教育负责人时,就曾呼吁禁止无证件学生入学,并要求知情教师举报。但这一提议因瑞士法语区其他教育负责人压倒性的反对无疾而终。

这一次,议会社会安全及公共健康委员会的提案不只涉及学校。委员会的大多数成员对于非法移民学生享受社会保险及公共资源的现状十分气愤,因此要求采取一系列措施,让非法移民在瑞士停留的时间尽可能缩短,从而建立起协调一致的非法移民管理法。

举起盾牌

目前为止,涉及学校的议案引发出最强烈的愤慨,而且愤愤然的不只是教师。联邦内政部青少年事务办公室主任Emilie Graff坚信右派党的提议极其危险,它不仅会打击家长送孩子上学的积极性,而且如果真的被告发或遣送,事情会归罪于孩子。

法语区教师工会的主席Samuel Rohrbach重申,每个孩子都有受教育的权利,而学校也不愿教师们被强迫背负“举报”的责任。

在由25位成员组成的社会安全及公共健康委员会内部,反对上述提案的议员有8位。目前,该提案已经交由政府参阅。左派议员已经明确表态将在议会讨论中坚决反对这一提议。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he citizens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