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遇见瑞士有奖征文:程萍作品 放手

临终陪伴

临终陪伴在瑞士是一个受人尊重的职业。

(AFP)

人到中年,孩子大了,会感觉老,害怕疾病甚至死亡。我选择了上安宁护理,想学到治疗自己的真经。Christoph老师只是在课上不停的强调两个德语单词:Los Lassen。他认为作为临终护理,更应注重人文关怀,要知道老人(病人)的心愿,让他们放心,坦然的离世。老师举了这样一个例子,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一位只有36岁的癌症晚期病人,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太太一直照顾家庭,结婚后就没有再去工作。Christoph第一次去做家访的时候是他离世前半年。病人说,无论什么样的治疗手段,他坚决不放弃。他要为这个家努力,他要看着孩子们长大。Christoph只是静静地听。 每隔两周,老师都作为安宁护理人员去家访。有时交流一下身体用药情况;有时做一些医药护理;而有一次两个人谈到足球,正好有场欧洲杯足球赛。两个人兴致勃勃地一起看了一个多小时足球现场转播,那一刻如同酒吧里的两个球迷。

50多岁的Christoph即便在上课时讲起这一幕,依旧可以感觉到他的情绪,他对我们说“忘掉那些护理表格,忘掉与死亡与疾病的交流。如果这一个小时一起看去球赛,让他快乐,让他感受到生活质量,为什么不?”这位病人的病情不断恶化,临终前的两个月,他对Christoph说,各种治疗及反应真的让他太痛苦,同时看到老婆及孩子们看到他的情形也越来越忧虑。他不想再尝试任何治疗手段了,他只想给孩子们写几封信,和老婆充分的交流好。他希望老婆再去找一个男人,让他的孩子们在有“爸爸”的家庭里长大。再后来,这位病人就在妻子、孩子们的陪伴下在家里走完人生的道路。Christoph还为他主持了葬礼。

例子讲到这里似乎已经结束。而Christoph又继续讲到,半年后他收到这位妻子的电话。妻子很兴奋地告诉他,他有男朋友了。妻子详细的讲到,她先在网上交友认识了两个人,感觉都不靠谱。她本打算放弃再次网上交友的打算。而有天她梦见自己的老公再让她尝试一次。她真的做了,而且成功了,孩子们也与她的男友相处得很好。

使我想起这个故事的原因是最近每周作为社区的志愿者去看望一位83的孤寡老人。丈夫4年前去世,她自己独住在120平米的大房子里,房间的所有摆设如同老公在世一样。老人不仅思念老伴,还要忍受孤独和经济的双重压力。可这位老人不愿意离开这所“大房子”,她与老公在这里生活了11年, 每一个钉子, 每一个摆设都含有老公的心血与爱。她不愿在失去老公四年后,再次失去她与老公共同生活的居所。而残酷的现实又不得不让她面对每个月接近2万人民币的房租(在瑞士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买房子,大多数人都是一辈子租房子住)。有时我很想劝她Los Lassen(放手),可只有她岁数及经历一半的我,又怎能理解她的心结、她的痛苦。或许,正如Christoph讲的那个例子,放手也需要时间和勇气。

后记:

为期7天( 分为三个星期)上的安宁护理课程就在无数张PPT的讲解,一段段录像,多次小组讨论及火葬场和墓地一游后即将结束时,Christoph突然问我们到底学了什么?我的大脑开始过电影,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十六个人一反常态的安静,沉浸在思考,老师只是轻声说出了两个字-态度。


本文为参加“遇见瑞士”- 瑞士资讯有奖征文、征图、征视频竞赛作品,如果你喜欢,请在下面点赞。


点赞:放手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如果喜欢该作品,请点赞。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