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三位瑞士父親,三國父親育嬰假,同一看法

在父親育嬰假方面,瑞士當前遠遠落後於國際水平,挪威、瑞典和韓國等國則表現優異。我們就此採訪了生活在上述三國的瑞士父親。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08月14日 - 11:45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我15個月大的兒子正睡午覺”,弗呂蘭·卡斯珀(Flurin Kasper)說。卡斯珀出生於伯恩(Bern),2013年起在挪威生活,具體點說是克里斯蒂安桑(Kristiansand),挪威南部的一個城市。他在一家基督教機構從事成人教育工作。此前我們發佈公告,尋找生活在育嬰假充裕國家的受訪者,這位28歲的父親看到公告後聯繫了我們。

卡斯珀正全職在家照看兒子。 screenshot

挪威就是這樣的一個國家。 “很幸運,兒子出生時我們在挪威”,這位年輕的父親說。他可以在寶寶出生60天之內,享受兩週的父親育嬰假。

兩週假期遠非挪威新手爸爸享受的全部福利。挪威還允許父母休將近一年的家庭育嬰假。寶寶出生後,父母可以同時休兩週假期,之後母親休15週,父親休15週。然後父母可以根據需要分享總計16週的假期,但前提是父親必須休假,否則該假期無效。

卡斯珀夫婦共同分享了育嬰假。寶寶出生後,媽媽休了5個月,爸爸4個月。 “夫妻可自行決定如何分配假期,通常很少考慮雇主的因素”,這位專業的自動控制裝置工說。挪威人普遍認為,父親也必須休育嬰假。 “父親休育嬰假會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和全社會的認可。”

卡斯珀一開始就明確要休父親育嬰假。 “寶寶剛出生時有許多事情要做,我要幫助我的妻子,還要認識我的孩子。而他也要有機會認識我。”父親育嬰假的反對者不知道爸爸們會錯過什麼,收穫什麼。 “那是一段非常寶貴的時光。”

弗呂蘭·卡斯珀告訴我們,在挪威,爸爸帶娃並不少見。許多爸爸相約帶娃去遊樂場——這個場面在瑞士就比較少見,大多都是媽媽帶寶寶去遊樂場。

“只給一天父親育嬰假的,就相當於沒有”,卡斯珀說。

瑞典480天

為享受更好的家庭政策,羅格·魏倫曼移居國外。 screenshot

33歲的羅格·魏倫曼(Roger Weilenmann)是一位生活在瑞典的瑞士僑胞,剛從辦公室出來。他是瑞典北部於默奧市(Umeå)的一名卡車司機。 2019年他帶著5口之家移居瑞典,現在家庭已經增至6人,新成員為4月出生的一名女寶寶。

一家人移居國外的原因非常明確:家庭政策。 “我們覺得,瑞士對有兩個以上孩子的家庭接受度比較低。”移居前,魏倫曼曾多次去瑞典休假,對這個國家有所了解,並建立了自己的熟人圈。

在這裡可以擁有更多與家人相處的時間。 “在瑞典,家庭最重要”,曾經在蘇黎世(Zürich)生活的魏倫曼說。不重視家庭的人在瑞典社會沒有地位,魏倫曼告訴我們。

在瑞典,父母在寶寶出生後有10天的產假,此後還可以再休480天,其中父母雙方各休90天,其餘300天可自行分配。寶寶出生第一年,父母同時休假的天數最多為30天。

魏倫曼還作了比較。在前兩個孩子出生時,他各休了三天假。第三個孩子出生時,雇主給他放了10天假。 “差別非常明顯”,這位33歲的父親說。 “我可以在家幫忙,因為妻子生產後身體非常虛弱。”這10天的假期對家庭起著重要作用。

魏倫曼不認為瑞士也能實施父親育嬰假。在瑞士,家庭和睦不是優先選項,而金錢則被看得太重。 “當然,相比較而言,我們在瑞典要交很高的稅。”但福利也相應覆蓋許多領域,例如醫保。

沒有父親育嬰假會錯過什麼?一段一去不返的寶貴時光,以及幫助妻子的機會。 “此外,爸爸要在開始的時候付出更多,才能與寶寶建立關係”,羅格·魏倫曼說。

魏倫曼認為,雇主也能從中受益。 “如果寶寶一出生就去上班,爸爸無法百分百投入工作。”他肯定還惦記著家裡,家才是歸屬。

在韓國一年

資訊工程教授伯恩哈德·埃格沒有親自體驗父親育嬰假。 screenshot

週五(當地時間)的首爾(Seoul),45歲的伯恩哈德·埃格(Bernhard Egger)坐在辦公桌前,抽出週末前的時間,與我們聊了聊父親育嬰假。根據經合組織排名,韓國在父親育嬰假上名列前茅。

埃格出生於朗瑙(Langnau),2003年移居韓國,2011年起任國立首爾大學資訊工程教授。妻子是韓國人,育有兩個孩子,分別為5歲和7歲。

在他所在的地區,父親在孩子出生後有10天的假期,母親有90天——這就是原本的父親或母親育嬰假。在此之後還有兒童護理假,每位家長最長可休2年,其中一年為全薪休假。該假期可在孩子8歲前申請。

伯恩哈德·埃格沒有休兒童護理假。 “在大學做研究的,無法一年不上班也不寫論文。”此外,他還要帶博士生。但他可以自由支配工作時間,在妻子需要的時候能夠提供協助。

不過,他還是認為瑞士立法者應引入父親育嬰假。 “既然瑞士年輕男性每年能花4週的時間服兵役,就應該也能享受兩週的父親育嬰假。”他說。

伯恩哈德·埃格表示,在大學圈子之外,有認識的父母享受了法定假期。 “通常要先和雇主商量好,能休多長時間。”

一般而言,韓國對待雇主相當慷慨。例如國家支付兒童照護費用,還允許母親每月選擇一個星期五休息,這位教授兼“電腦系統和平台”研究組負責人告訴我們。這些政策的目的在於,改善這個亞洲國家出生率低迷的現狀。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