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与残酷女性割礼做斗争

Helvetas宣传海报注重的是相互之间的交流

Helvetas宣传海报注重的是相互之间的交流

全世界共有1.3亿少女和女性受到割礼习俗的折磨,尤其是在非洲。Mariam Namogo是瑞士救助组织“反对割礼”项目的负责人,最近来到瑞士介绍她的工作。

马里Helvetas机构中工作着40名非洲人,其中包括Namogo,还有两名外国人。这位项目负责人表示,应该让人们知道反对割礼并不是西方人的兴趣,而是非洲人自己的事情。

这位47岁性格开朗的女性是在瑞士帮助下发起的“反对割礼”项目负责人。在马里10个女性中有9个被实施割礼(一种非洲习俗,将少女的阴蒂和阴唇割掉)。

因为这种手术在医院中受禁止,因此大多数割礼一般都在“秘密”地方进行。比如不卫生的厕所中。这位Helvetas项目负责人说:“就算是割礼在卫生条件尚好的地方进行,30%女性还是会出现很大的健康问题。”

除了难以忍受的剧痛之外,被实施割礼之后,经常出现出血、发炎和失禁现象,还会产生囊肿。受过割礼的女性,性生活和分娩会受到影响。其他的后果,如抑郁症、恐慌症、性冷淡、不育也不是个别现象,此外还会影响夫妻感情。

并无宗教渊源

割礼的习俗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在被发现的埃及木乃伊中,发现过受割礼的迹象。

Mariam Namogo说:“最初,这是青春期少女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礼仪习俗。这种习俗将个人与社会、真实与想象联在一起。而今天接受割礼的年龄越来越小,15岁女孩中84%已经受过割礼。这显示,这种习俗已经失去了其原始意义。”

伊斯兰教信徒中,90%女性要接受割礼,泛灵论者中9%,基督徒中1%女性被割礼。现在有一种趋势,认为割礼是一种宗教行为。“但是在古兰经中没有这方面的文字,”Mariam Namogo说。

这种残酷的习俗是有悖人权的行径,但是在马里尚未受到禁止。Mariam Namogo表示:“马里政府非常迟疑,一方面想做些什么,另一方面又没有方法。”

2009年7月马里推出了一个禁止割礼的家庭守则。但是因为来自伊斯兰教的恐吓,总统并未在这个守则上签字。

一个隐秘的社会问题

对于马里人来说,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是一个非常隐私的问题但同时又是一个社会问题。”Namogo说。

“Helvetas为马里人带来了新的希望。我们必须破除偏见,这样才能找到冲破这一家庭禁忌的钥匙。只要我们能够开口,就度过了最大的难关。现在每当我们谈起这件事,总是会受到侮辱和攻击。但是我们知道,其实马里人对整个事情并不了解。”

Helvetas的工作从宣传做起,通过非政府组织和联盟和媒体向人们宣传割礼的害处。一些联盟会得到经济和技术资助,以便他们能在居住区中产生影响。

在非政府组织活动的地区,已经有一个村庄禁止了割礼,其他8个村庄也将响应。Mariam Namogo说:“斗争是艰苦的,但是也有开心的时刻。”

“比如在一个地方集会上,一个村长说‘我们这里没有割礼’,这时一名女性,大胆地掀开了她的衣服,展示她的伤口。就在这一天,这个村庄决定放弃割礼。”

“我们不是野蛮人”

Mariam Namogo对于年轻人和男性抱有很大希望。“因为他们正越来越多地为这件事发愁,不只是因为他们必须为割礼花费金钱,更重要的是他们为妻子和女儿的健康担心。他们希望有一个简单的婚姻生活。而受过割礼的女性经常不愿意过性生活。这导致了许多离婚案。”

Namogo有着非洲人特有的率直性格,她也针对西方人对割礼的看法发表了评论:“对于非洲母亲的指责,说她们‘不爱她们的女儿,让女孩子经受这么大的痛苦’是错误的。我们不是野蛮人,割礼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我们的身份。而维护自己的身份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

瑞士资讯swissinfo.ch,Isabelle Eichenberger

Helvetas救助组织

1955年以私人组织的形式成立,专门从事发展与合作工作。

Helvetas与其他瑞士救助机构Swissaid、Fastenopfer、Brot für alle、Caritas和Heks Alliance Sud一起组成了一个联合救助组织。

2009年Helvetas的救助项目遍及18个国家,雇用当地员工600人,外国员工45名,在瑞士总部工作着60人。

自1977年开始Helvetas就开始在马里活跃起来,这个国家一半在沙漠中,90%的公民每天的花费必须控制在2美金以下。

信息框结尾

割礼

割礼分三种形式:切除外生殖器;切除阴蒂和小阴唇(在马里的常用方法),切除大小阴唇并缝合阴道口(阴部封锁)。

全世界共有1.3亿女性被实施割礼(1985年这一数据尚为8000万)。

大多数受害者在非洲的28个国家,其中85%在马里的15-49岁的女性当中。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