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天主教会讨论性侵犯丑闻造成的创伤

性侵犯丑闻严重损害了天主教神职人员的形象

性侵犯丑闻严重损害了天主教神职人员的形象

(Keystone)

在就神职人员对未成年人性侵犯问题保持缄默长达数十年后,欧洲的天主教会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上周,弗里堡大学(Fribourg University)举行了针对该问题的公开讨论。这次讨论不仅是痛苦与耻辱,也是对教会、受害者,甚至那些责任人的医治与新的开始。

艾因西德伦修道院(Einsiedeln Abbey)院长马丁·沃伦(Martin Werlen)讲述了自己在听到危机面之广的真相后所感到的震惊:“这就像一个自我感觉非常好的人去看医生,却被告知自己得了癌症一样!”

在过去15年里,瑞士有大约70人自称为神甫和教会工作人员性侵犯的受害者。

上个月瑞士天主教的主教们承认,他们“低估”了教会中的性侵犯范围,并号召受害者去向警察报案。

作为瑞士主教大会(Swiss Bishops Conference)成员的沃伦成了教会对该问题的非官方发言人,面对舆论的质询与攻击。但他将这种经历看得很积极。

“作为教会,我们应当为在舆论帮助下揭露[丑闻]感到高兴,尽管这很苦涩,”他告诉与会者:“如果我们能承认错误,才能获得宽恕。”

德国心理学家、精神治疗师和神学家穆勒(Werner Müller)认为打破沉默对实施治疗至关重要。穆勒的研究集中在性与教会道德方面,他已撰写了一部关于教会中性侵犯的识别与预防的新书。

“伤口有时必须加深,”他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你必须深入痛处、面对事实。在瑞士主教团体与教会的人中,有许多已经切实体会到苦痛,不再处于拒绝相信的状态。”

在打破了沉默后,就必须采取某些步骤,穆勒指出。

“首先受害者必须把事情讲出来,教区中的责任人必须倾听,并为此所触动。我遇到过瑞士教会中深感厌恶的责任人。

“但感到厌恶与触动还不够。他们必须考虑从感情、精神和经济角度能对受害者所做的补偿。”他发觉在经济补偿这方面总有些不情愿的成分。

警告标志

穆勒谈到,在选择神职人员时应当更加严格,并指出候选人身上的3个风险因素:性方面的不成熟、缺乏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和作为男性的事实,因为数据显示,大多数的性侵犯都是由男性所为。

“让女性参与神职工作会有极大促进作用,”对他的话,观众中即有笑声也有掌声。

尽管在允许女性担任神职工作问题上保持缄默,艾因西德伦修道院院长却承认,因忽视培训过程中的性问题,教会迫使许多年轻男性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

有恋童癖倾向的神甫极少会寻求帮助。

这是开始一种公开新文化的时候了。“在教会里,没有什么是我们应该保持沉默的,”他表示。

该做什么?

该如何处理犯有恋童癖行为的神甫,为这个问题教会在努力寻找答案。

沃伦院长谈到需要宽恕,还要建立起一个处理过失的文化。

在他主持的修道院里,他说:“我们会给跌倒的弟兄予以支持。”一名曾有性侵犯行为的修士在事发30年后,被请来重新加入本尼迪克特兄弟会。

沃伦此前曾明确赞成建立恋童癖神甫中央档案,以防止这些人进一步接触儿童。瑞士总统多丽丝·洛伊特哈尔德(Doris Leuthard)也公开支持这个想法。

但穆勒对黑名单持怀疑态度:“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以保证曾对儿童有性侵犯的神甫不再接触儿童。但这种情况还太新,我们不知道该怎样去做。”

穆勒透露,教宗可以对曾对儿童有过性侵犯的恋童癖神甫作停职处罚。但这未必就是答案。

“仅仅摘去他们的神职,这是把问题推给社会去处理,”他指出。

尽管丑闻给教会的名誉带来损害,许多人也因此退出教会,沃伦却仍然很乐观。他收到的大量信件与电子邮件令他相信,天主教会依然得到人们的支持。

现在如何处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有重获信任的机会,”他最后说。

瑞士资讯(swissinfo.ch),Morven McLean于弗里堡

草根呼声

在最近一项由进步性保护伞组织(Verein Tagsatzung im Bistum Basel)提出的声明中,6个天主教团体要求主教们关注神甫对儿童性侵犯的受害者。

他们还呼吁神职人员仔细辨察恋童癖神甫-特别是受到教会保护的那些神甫。

此外,他们还强烈要求主教们重新审视神职人员的独身法则及女性在教会中的作用。

信息框结尾

马丁·沃伦

生于1962年。

1988年成为本尼迪克特派修士。

2001年被选为艾因西德伦修道院院长。

为瑞士主教大会成员。

信息框结尾

温尼贝尔德·穆勒博士

生于1950年。

德国作家、神学家、心理学家和精神治疗师。

著有60多部精神、心理疗法和自助类书籍。

他的新书名为《隐蔽的创伤》(Verschwiegene Wunde),讨论对教会中性侵犯的识别与预防。

信息框结尾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