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Skiplink navigation

瑞士斯诺克球星挑战英国的赛事主导地位

乌森巴赫(右)与奥沙利文在2019年威尔士公开赛上的比赛前握手。 Swiss Snooker

亚历山大·乌森巴赫(Alex Ursenbacher)最近因成为首位获得斯诺克世锦赛正赛资格的德语选手而登上新闻头条。然而斯诺克在瑞士仍属小众运动,这位瑞士唯一的职业斯诺克选手能否靠此谋生?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1日 - 09:00

閱讀本文繁體字版本請 點擊此處

End of insertion

“其实我现在还和母亲住在一起,我认为这很能说明问题,”乌森巴赫在瑞士伯尔尼一次表演赛的中场休息时间里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这位24岁的选手看起来更像一个爱唠嗑的英国人,不像是来自瑞士北部的莱茵费尔登(Rheinfelden)。原因在于,尽管他目前住在巴塞尔,但他曾在英国斯诺克俱乐部里长期接受磨砺,那儿有世界上水平最高的球员以及训练伙伴。

乌森巴赫说,他很快就适应当地的环境。“我喜欢那里人们的心态和玩笑话。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英式幽默,它们实在是太搞笑了。”

自从11岁第一次拿起斯诺克球杆以来,乌森巴赫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他解释说,他曾经常和父亲打台球,有一天,他在电视上观看了斯诺克比赛,于是就向他们提议,让自己也试试。

“比赛进行了大约三个小时!但我对它产生了由衷的喜爱。我当时还不明白规则,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打进一个球。但当你打进一个球时,感觉会非常棒。我想真实斯诺克比赛的感觉一定比在台球桌上模拟更棒,因为斯诺克球桌更大。”

虽然当时我还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但我很快上手了斯诺克,毕竟事在人为。“我打过网球,练过武术,还捣鼓过一些乐器,也踢过足球。但当我加入巴塞尔的斯诺克俱乐部时,我感受到了斯诺克的魅力。它是如此的有趣,我只想一直打下去。我每天晚上都会在YouTube上看斯诺克比赛到凌晨3点,”他说。

这种夜以继日的付出很快就产生了回报。“我开始在一些青少年俱乐部的比赛中脱颖而出,一年后,我在马耳他参加了人生中首个国际比赛,”他说,“那次是欧洲19岁以下斯诺克锦标赛。13岁的我站在机场,手里拿着球杆,心想‘我能习惯这种生活’。”

缺乏竞争

乌森巴赫在15岁时就成为瑞士冠军,这不仅反映了他的天赋,也体现出瑞士缺乏激烈的竞争。

“我个人感觉国内没有对手,”乌森巴赫说,这番话听起来很中肯而非自大。“我从14岁起就在国内接连夺冠,所以你可以看出瑞士选手的总体水平如何。 总的来说,我并不是指14岁的我水平不行,但当时我自然还算不上专业。”

瑞士国家斯诺克协会主席弗朗茨·斯塔利(Franz Stähli)表示,瑞士大约有55名持证球员,大约有200名球员参加小型锦标赛。“所以每周大概有250人左右参与斯诺克运动。相比之下,普通台球显得更为大众化,因为它的规则更加简单,运动场地更多,球桌也更多。”

什么是斯诺克,谁在参与这项运动?

斯诺克由19世纪70年代驻印度的英国士兵发明。此处是规则的基本介绍(英)

自1927年以来,只有三位非英国人获得过世界锦标赛的冠军(忽略1952年遭到抵制的世锦赛),他们分别是:克里夫·索伯恩(加拿大,1980年)、肯·达赫蒂(爱尔兰,1997年)和尼尔·罗伯逊(澳大利亚,2010年)。

在当下前30名选手中,16名来自英格兰,5名来自苏格兰, 4名来自中国,此外泰国、威尔士、澳大利亚、北爱尔兰和挪威(出生于伦敦)各1名。前10名有9个英国人和1个澳大利亚人。

斯诺克申请加入2020年奥运会比赛项目未果。世界斯诺克联合会正在考虑申请将斯诺克纳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比赛项目。

End of insertion

乌森巴赫在青少年时期结识了斯塔利。斯塔利在伯尔尼郊外经营“本特利球馆”—一家斯诺克和台球厅,乌森巴赫同意在这里出场数小时,与任何想打球的人对打。球场里有5张斯诺克球桌和11张台球桌。

“虽然瑞士人知道斯诺克,并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开始玩斯诺克—当时俱乐部里有一些私人球桌—但瑞士斯诺克大热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斯塔利说。

“现在更多的是年长的人在玩斯诺克,比如30岁以上或者像我这样90年代开始玩的人。关键是亚历山大找不到同龄人一起玩斯诺克。”

乌森巴赫16岁中学毕业,但并没有像许多瑞士毕业生一样开始学徒生涯。“如果你是瑞士人,中学毕业后基本都可以去打工。一开始可能不会有太多选择,但你总是可以赚到钱。所以我想,为什么不干脆好好地去打斯诺克呢?”

转型成为职业选手

2013年,他在17岁时成为职业选手,曾获得世界斯诺克巡回赛授予的两年期职业赛邀请外卡。他在2015年失去了参赛资格,但2017年他在欧洲21岁以下斯诺克锦标赛中夺冠,并重新获得了参加主巡回赛的资格。

亚历山大·乌森巴赫


亚历山大·乌森巴赫(Alex Ursenbacher)于1996年4月出生于阿尔高州的莱茵费尔登(Rheinfelden)。他的父亲是瑞士人,母亲来自葡萄牙马德拉群岛。

他15岁成为瑞士冠军,17岁成为职业选手。在2019年威尔士公开赛上,他击败了史上最伟大的斯诺克选手罗尼·奥沙利文。此处为那场比赛的情况(英)

2020年7月,他成为第一位获得世锦赛正赛资格的德语选手。

他在巴塞尔斯诺克俱乐部(Snooker Club Basel)打球。

End of insertion

此后,乌森巴赫击败了许多球坛名宿,包括前世界冠军肖恩·墨菲(Shaun Murphy)、肯·达赫蒂(Ken Doherty),甚至还有斯诺克界的罗杰·费德勒-罗尼·奥沙利文(Ronnie O’Sullivan)。

接着他开始闯关克鲁斯堡世锦赛。位于英格兰北部谢菲尔德的克鲁斯堡剧院自1977年起举办斯诺克世锦赛,被认为是斯诺克人的精神家园—堪比网球运动中的温布尔登。

7月底,当时世界排名第86位的乌森巴赫在激烈的资格赛过程中,鼓足勇气淘汰了几位排名更高的选手,成为第一位跻身世锦赛正赛的瑞士选手。很少有非英国人能做到这一点,此前从未有德国人或奥地利人成功入围。 

尽管拿下了比赛首局,但乌森巴赫最终还是以2比10不敌经验丰富的前决赛选手巴里·霍金斯(Barry Hawkins)。“但总的来说,这绝对是一次很有意义的经历,”他说。

外部内容

谋生

作为谢菲尔德锦标赛首轮淘汰出局者,乌森巴赫获得了2万英镑(合人民币14.7万元)的奖金。最终冠军奥沙利文赢得了50万英镑的奖金。斯诺克世锦赛的奖金要比台球赛事更加丰厚:美国9球公开赛的冠军只能获得6万美元(合人民币40.8万元)的奖金。

他说,靠斯诺克过上富足的生活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你必须跻身前30名。“显而易见,你的目标不是每月赚区区四千英镑,因为打斯诺克可没有养老金,所以你需要在退役前多赚些钱。”

为此,乌森巴赫每天的训练时间长达6小时,每周训练五六次。“没人希望在大赛来临之际而感到生疏。必须时刻保持低调,追求进步。”

B计划?  

正如斯塔利所说,瑞士的斯诺克运动显得“小而美”,而在亚洲,尤其是在中国,斯诺克运动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斯诺克在中国大陆非常受欢迎,甚至被列入学校体育课程(英)。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选手跻身世界前100名。

“我去过中国七八次,”乌森巴赫说,“我们受到了国王般的待遇!其实有时候我也挺纳闷,因为我觉得自己还不是一个伟大的球员。我知道自己是职业球员,而世界上只有128名职业斯诺克球员,每次只有64名能够前往中国参加正赛。但他们还是对我们显得格外热情。斯诺克在中国的影响力非常非常大。”

乌森巴赫在成功晋级谢菲尔德世锦赛正赛后,如今排名第66位。那么他是否有B计划,以防斯诺克职业生涯不成功呢?

“我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因为即便我不能以斯诺克为生,我也不太关心日后的谋生手段。我可以在酒吧当服务生,也可以从事办公室工作。我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所以我可能会在俱乐部的某个酒吧里工作,”他说。

“但只要能打斯诺克,同时赚些钱,我就很开心。”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