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瑞士斯諾克撞球星挑戰英國的賽事主導地位

烏森巴赫(右)與奧沙利文在2019年威爾士公開賽上的比賽前握手。 Swiss Snooker
此内容发布于 2020年10月21日 - 09:00

亞歷山大·烏森巴赫(Alex Ursenbacher)最近因成為首位獲得斯諾克世錦賽正賽資格的德語選手而登上新聞頭條。然而斯諾克在瑞士仍屬小眾運動,這位瑞士唯一的職業斯諾克選手能否靠此謀生?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其實我現在還和母親住在一起,我認為這很能說明問題,”烏森巴赫在瑞士伯恩一次表演賽的中場休息時間裡告訴瑞士資訊swissinfo.ch。

這位24歲的選手看起來更像一個愛閒聊的英國人,不像是來自瑞士北部的萊茵費爾登(Rheinfelden)。原因在於,儘管他目前住在巴塞爾,但他曾在英國斯諾克俱樂部里長期接受磨礪,那兒有世界上水平最高的球員以及訓練夥伴。

烏森巴赫說,他很快就適應當地的環境。 “我喜歡那裡人們的心態和玩笑話。沒有什麼能比得上英式幽默,它們實在是太搞笑了。”

自從11歲第一次拿起斯諾克球桿以來,烏森巴赫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他解釋說,他曾經常和父親打台球,有一天,他在電視上觀看了斯諾克比賽,於是就向他們提議,讓自己也試試。

“比賽進行了大約三個小時!但我對它產生了由衷的喜愛。我當時還不明白規則,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打進一個球。但當你打進一個球時,感覺會非常棒。我想真實斯諾克比賽的感覺一定比在台球桌上模擬更棒,因為斯諾克球桌更大。”

雖然當時我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但斯諾克我很快上手了,畢竟事在人為。 “我打過網球,練過武術,還玩過一些樂器,也踢過足球。但當我加入巴塞爾的斯諾克俱樂部時,我感受到了斯諾克的魅力。它是如此的有趣,我只想一直打下去。我每天晚上都會在YouTube上看斯諾克比賽到凌晨3點,”他說。

這種夜以繼日的付出很快就產生了效果。 “我開始在一些青少年俱樂部的比賽中脫穎而出,一年後,我在馬耳他參加了人生中首個國際比賽,”他說,“那次是歐洲19歲以下斯諾克錦標賽。13歲的我站在機場,手裡拿著球桿,心想'我能習慣這種生活'。”

缺乏競爭

烏森巴赫在15歲時就成為瑞士冠軍,這不僅反映了他的天賦,也體現出瑞士缺乏激烈的競爭。

“我個人感覺國內沒有對手,”烏森巴赫說,這番話聽起來很中肯而非自大。 “我從14歲起就在國內接連奪冠,所以你可以看出瑞士選手的總體水平如何。 總的來說,我並不是指14歲的我水平不行,但當時我自然還算不上專業。 ”

瑞士國家斯諾克協會主席弗朗茨·斯塔利(Franz Stähli)表示,瑞士大約有55名持證球員,大約有200名球員參加小型錦標賽。 “所以每周大概有250人左右參與斯諾克運動。相比之下,普通台球顯得更為大眾化,因為它的規則更加簡單,運動場地更多,球桌也更多。”

什麼是斯諾克,誰在參與這項運動?

斯諾克由19世紀70年代駐印度的英國士兵發明。此處是規則的基本介紹(英)外部链接

自1927年以來,只有三位非英國人獲得過世界錦標賽的冠軍(忽略1952年遭到抵制的世錦賽),他們分別是:克里夫·索伯恩(加拿大,1980年)、肯·達赫蒂(愛爾蘭,1997年)和尼爾·羅伯遜(澳大利亞,2010年)。

在當下前30名選手中,16名來自英格蘭,5名來自蘇格蘭, 4名來自中國,此外泰國、威爾士、澳大利亞、北愛爾蘭和挪威(出生於倫敦)各1名。前10名有9個英國人和1個澳大利亞人。

斯諾克申請加入2020年奧運會比賽項目未果。世界斯諾克聯合會正在考慮申請將斯諾克納入2024年巴黎奧運會比賽項目。

End of insertion

烏森巴赫在青少年時期結識了斯塔利。斯塔利在伯恩郊外經營“本特利球館”—一家斯諾克和台球廳,烏森巴赫同意在這裡出場數小時,與任何想打球的人對打。球場裡有5張斯諾克球桌和11張台球桌。

“雖然瑞士人知道斯諾克,並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就開始玩斯諾克—當時俱樂部裡有一些私人球桌—但瑞士斯諾克大熱始於上世紀90年代初,”斯塔利說。

“現在更多的是年長的人在玩斯諾克,比如30歲以上或者像我這樣90年代開始玩的人。關鍵是亞歷山大找不到同齡人一起玩斯諾克。”

烏森巴赫16歲中學畢業,但並沒有像許多瑞士畢業生一樣開始學徒生涯。 “如果你是瑞士人,中學畢業後基本都可以去打工。一開始可能不會有太多選擇,但你總是可以賺到錢。所以我想,為什麼不干脆好好地去打斯諾克呢?”

轉型成為職業選手

2013年,他在17歲時成為職業選手,曾獲得世界斯諾克巡迴賽授予的兩年期職業賽邀請外卡。他在2015年失去了參賽資格,但2017年他在歐洲21歲以下斯諾克錦標賽中奪冠,並重新獲得了參加主巡迴賽的資格。

亞歷山大·烏森巴赫

亞歷山大·烏森巴赫(Alex Ursenbacher)於1996年4月出生於阿爾高州的萊茵費爾登(Rheinfelden)。他的父親是瑞士人,母親來自葡萄牙馬德拉群島。

他15歲成為瑞士冠軍,17歲成為職業選手。在2019年威爾士公開賽上,他擊敗了史上最偉大的斯諾克選手羅尼·奧沙利文。此為那場比賽的情況(英)外部链接

2020年7月,他成為第一位獲得世錦賽正賽資格的德語選手。

他在巴塞爾斯諾克俱樂部(Snooker Club Basel)外部链接打球。

End of insertion

此後,烏森巴赫擊敗了許多球壇名宿,包括前世界冠軍肖恩·墨菲(Shaun Murphy)、肯·達赫蒂(Ken Doherty),甚至還有斯諾克界的羅傑·費德勒-羅尼·奧沙利文(Ronnie O'Sullivan)。

接著他開始闖關克魯斯堡世錦賽。位於英格蘭北部謝菲爾德的克魯斯堡劇院自1977年起舉辦斯諾克世錦賽,被認為是斯諾克人的精神家園—堪比網球運動中的溫布爾登。

7月底,當時世界排名第86位的烏森巴赫在激烈的資格賽過程中,鼓足勇氣淘汰了幾位排名更高的選手,成為第一位躋身世錦賽正賽的瑞士選手。很少有非英國人能做到這一點,此前從未有德國人或奧地利人成功入圍。

儘管拿下了比賽首局,但烏森巴赫最終還是以2比10不敵經驗豐富的前決賽選手巴里·霍金斯(Barry Hawkins)。 “但總的來說,這絕對是一次很有意義的經歷,”他說。

外部内容

謀生

作為謝菲爾德錦標賽首輪淘汰出局者,烏森巴赫獲得了2萬英鎊(合美金2.56萬元)的獎金。最終冠軍奧沙利文贏得了50萬英鎊的獎金。斯諾克世錦賽的獎金要比台球賽事更加豐厚:美國9球公開賽的冠軍只能獲得6萬美元(合5.37萬瑞郎)的獎金。

他說,靠斯諾克過上富足的生活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你必須躋身前30名。 “顯而易見,你的目標不是每月賺區區四千英鎊,因為打斯諾克可沒有養老金,所以你需要在退役前多賺些錢。”

為此,烏森巴赫每天的訓練時間長達6小時,每週訓練五六次。 “沒人希望在大賽來臨之際而感到生疏。必須時刻保持低調,追求進步。”

B計劃?

正如斯塔利所說,瑞士的斯諾克運動顯得“小而美”,而在亞洲,尤其是在中國,斯諾克運動呈現出蓬勃發展的態勢。斯諾克在中國大陸非常受歡迎,甚至被列入學校體育課程(英)外部链接。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選手躋身世界前100名。

“我去過中國七八次,”烏森巴赫說,“我們受到了國王般的待遇!其實有時候我也挺納悶,因為我覺得自己還不是一個偉大的球員。我知道自己是職業球員,而世界上只有128名職業斯諾克球員,每次只有64名能夠前往中國參加正賽。但他們還是對我們顯得格外熱情。斯諾克在中國的影響力非常非常大。”

烏森巴赫在成功晉級謝菲爾德世錦賽正賽后,如今排名第66位。那麼他是否有B計劃,以防斯諾克職業生涯不成功呢?

“我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因為即便我不能以斯諾克為生,我也不太關心日後的謀生手段。我可以在酒吧當服務生,也可以從事辦公室工作。我是一個善於交際的人,所以我可能會在俱樂部的某個酒吧里工作,”他說。

“但只要能打斯諾克,同時賺些錢,我就很開心。”

加入对话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