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子页面

主要功能

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系列十一 学业、武术与家庭

长城上的休闲一刻

长城上的休闲一刻

(中国驻瑞士大使馆提供)

出于对中国武术的热爱,2004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在北京体育大学待了一段时间。回到瑞士后,由于我之前已经在日内瓦大学的文学院注册就读,这时选择中文作为主攻专业就显得合情合理。

梁定远(Pierrick PORCHET)

1984年出生, 2004年在北京体育大学留学,现为日内瓦大学孔子学院助理、在读博士。

在日内瓦大学学习两年后,我获得了一笔奖学金,可以再次返回北京体育大学,并下定决心投身我所钟爱的武术。我和妻子到达北京后,随即去了她的家乡,用中国的习俗来庆祝这一家庭团圆。那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属于一个中国大家庭的一部分。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用妻子的姓氏作为我的中文名姓氏,再加上在学校里取的名字:梁定远。“定远”是“从长远的角度确定目标”的意思。

精典特刊 《我们记忆中的中国》

这是一本记录着瑞士人在华留学故事、具有时代烙印、承载着半个世纪瑞中友谊的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是一本反映瑞士留华校友学习、生活的纪实文集。你能够透过这本《我们记忆中的中国》,从他们的视角看到中国的变化,感受到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国。

回到北京后,我立马迎来了有条不紊、节奏紧凑的生活,分为三大块:学习、训练和节假日!每天上午是四个小时的中文课,班上的同学水平非常高,我每天都需要花费同样四个小时的时间,才能跟上教学进度。每周有三个下午,我和一组青少年武术队一起训练。这些16岁到18岁的青少年中的一些已经达到了职业水平。尽管在这一年的训练过程中受了不少伤,我还是跟上了他们的进度,没有掉队。周末,我和一个读本科的同学在一块儿玩,他成了我在中国最好的朋友。他带着我融入北京大学生的夜间休闲娱乐活动:太极拳课程、河边烧烤以及卡拉OK!

可以说,2007年回瑞士时,我已经为将来实现自己的目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四年以后,机缘巧合,一切目标都水到渠成。2011年4月,我的第一个女儿在福州出生;9月,我完成了硕士论文的答辩,并获得了学位;10月,我参加了世界武术冠军赛。

但这一切不过是探险的开始。我的汉语学习只能算是一个培训,职业体育生涯又是非常短暂的。我得去找一个工作,得养家糊口,等等……从瑞士驻广州总领事馆到广西大山深处的苗族村寨,我最初的职业生涯可以称得上是不典型、非主流。无论是代表一国的利益,还是和少数民族共同生活,我见证了许许多多的场景。如果不是我的写作能力有限,这些经历足够写出一本精彩的书了。

《我们记忆中的中国》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样书

(swissinfo.ch)

我现在已经不再这样奔忙了。我回到了安静的瑞士,回到了舒适的生活中。但是,我的目标一点儿也没有改变。我走上了漫长的读博之路,希望尽可能深入地研究中国武术问题。另外还在瑞士教起了武术课。但最重要的是,我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责任。

多亏一路走来有幸遇到的那些精彩的人们,我才能够拥有如此美好的经历。在此,我将这篇感悟小文献给他们。

*本文经中国驻瑞士大使馆教育处同意,转载自瑞士留华校友纪念册《我们记忆中的中国》一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