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瑞士邮票:渴望与遗忘之间

2005年,瑞普“仅”以3.2万瑞郎的价格售出这枚贴在盖有1847年邮戳信封上的“巴塞尔的白鸽”邮票(世界邮政史上第4古老的邮票)。一年之前,同样一张邮票曾创下9万瑞郎的纪录。

(Keystone)

这是世界同类拍卖会中规模最大的盛会。每隔一年半,集邮精英会云集圣加仑州(St Gallen)小城维尔(Wil),参加交易价值连城的“瑞普拍卖会”(Rapp-Auktion)。可如今瑞士谁还在集邮?

彼得·瑞普(Peter Rapp)自己并不集邮,不过他有从集邮爱好者家庭遗传下来的热情。

瑞普不愧为“世界最知名邮品拍卖估价人”,他在1970年组织了自己的首次拍卖会,当时还是租用的苏黎世车站餐馆的大厅。

41年后,瑞普家在维尔有了自己的办公楼,平时有5名职员上班,到拍卖会临近时会达到50名。每次拍卖的交易品总价都超过千万瑞郎,1980年甚至创下3300万瑞郎纪录,被写进《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安全投资

不久前瑞普把古币也纳入到邮品拍卖中来。在11月21-25日的拍卖会上,就有不少稀有和古老的硬币出手,其中包括在普斯卡什(Puskás)带领下的匈牙利传奇球队一名选手的两块足球奖牌-1952年在赫尔辛基摘取的奥运冠军金牌,和两年后在伯尔尼世界杯决赛中不敌西德而获得的银牌。

拍品中还有一件罕见珍品-1578年在汉堡铸造的10杜卡托金币,拍卖起价为5万瑞郎。

至于邮票,不少拍品的售价高过这一数目。2008年,瑞普曾以34.8万瑞郎的价格售出1850年发行、印有“Rayon I”字样的无铭记联邦邮票,这是瑞士邮票售价的最高纪录。在于2010年6月举行的上届拍卖会上,一张1844年的“日内瓦二方连”(Double de Genève)售出27万瑞郎高价,而一封盖有1849年苏黎世邮戳、贴着一半面值“苏黎世4分邮票”(Zürich 4 Rappen)的信笺以18万瑞郎脱手。这两个交易额都高出瑞普公司估价数千瑞郎。

本届拍卖会的总估价再次超过千万瑞郎。在拍卖大厅及世界各地(因为人们可以通过互联网参加竞拍),收藏家会再次确认作为安全投资手段之一的邮品市场高涨趋势。

富人与穷人

“股市下跌之时,邮市就会走高,”伯尔尼Zumstein公司的赫尔穆特·奥夫德莫尔(Helmut auf der Maur)总结道,她是瑞士与列支敦士登邮票目录的编辑。

可大家谈的都是什么邮票?因为即便拍卖价格居高不下,集邮用品店却并非坐拥金山。从Zumstein角度来看,奥夫德莫尔对交易市场谨慎地作出以下评价:“我们不能说情况非常糟,但也不能说非常好。我们几乎失去了每月花上200瑞郎买邮票的客户群。现在仍有小客户和初入行者,以及一些大客户,然后基本没有介于两者之间的了。”

那么,与邮票同时诞生的集邮爱好是否将不再像Zumstein网站所写的那样,是“世界最流行的休闲活动”?至少在瑞士,收藏者们年事渐长,如同邮品店和他们的收藏。5年前尚有59家成员的集邮批发商瑞士联合会(Association suisse des négociants en philatélie),如今只剩53家,而一切都显示,这种流失现象仍会继续下去。

关乎爱好

联合会会长、巴塞尔批发商与估价人让-保罗·巴赫(Jean-Paul Bach)证实了这个趋势:“是的,自从计算机问世以来,全球集邮者人数不断减少。不过中坚分子一直都在,而且对于珍邮和大宗邮品,客户数目还是不少。”

这些为了邮票花费上万甚至几十万瑞郎的客户,是不是只是为了一笔好投资?“不,这首先是收藏的乐趣。如果不乐于此道,是不会花这些钱的。当然也有人只将它作为投资,比如俄罗斯人,尤其是中国人,但一般说来,大买主与邮票都有着不解之缘,”这位巴塞尔人回答说。

但当谈到每天的生意,巴赫承认,情况“比起80年代要难多了”。然而最让他遗憾的,是人们对集邮一代比一代更冷淡:“还是有儿童和年轻人集邮的,可是太少了。我们和邮局合作,寻找调动人们积极性的途径,但这绝非易事。”

邮票的末日?

邮局也在想方设法出奇制胜-木制邮票、刺绣邮票,或是有巧克力香味的邮票,可是面对因电子邮件带来的邮票的没落,邮局也无力回天。

“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写信,”瑞士邮局发言人马里亚诺·马瑟瑞尼(Mariano Masserini)直截了当地自问。有数据为证:瑞士邮局2010年收寄的20亿封信件(2009年为24亿封)中,绝大部分出自企业或行政部门,信封上只盖有电子邮戳。

15年间,瑞士邮票的年发行量下降了一半,从每年6亿张减至3亿张。尽管某些邮票广受欢迎,例如企鹅Pingu(动画形象)、阿灵基(Alinghi)或是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邮局集邮服务的订户人数却从1990年的20万人下滑到今天的7万人。

然而巴赫宣称,我们可以告诉人们,特别是年轻人,“邮票背后有历史、地理,和很多有引人入胜的东西”。对这位铁杆集邮爱好者而言,邮票“有很多可以贡献,且独立于其市面价值。这是文化的历史、时间的历史……”

邮票诞生已161年

19世纪中叶,邮局已出现很久,但人们尚未使用邮票。邮资由收信人支付,而且经常极其昂贵。首先引入邮票的是英国王家邮局,用以预付信件或包裹从出发地的邮资。这一真正的革命将改变邮政市场。

184056,世界首枚邮票“黑便士”正式发行,其上图案为维多利亚女王侧面像。

1843年起,瑞士苏黎世州(4分和6分面值)及日内瓦州(两个5分面值的二方连)同巴西同时开始发行邮票。1845年,著名的“巴塞尔的白鸽”(Colombe de Bâle)是世界首枚套色邮票。同年问世的还有印制在蓝纸上的美国“蓝色男孩”(Blue Boy),1849年发行的有德国“巴伐利亚黑一”(Schwarze Bayern-Einser)和法国“色列斯”(Cérès)。

1860年左右,随着铁路和航运的发展,邮政成了人们最常用的通讯手段。它为受工业革命推动的经济飞跃作出了贡献,而借着邮票在全球的普及,邮政令生活拮据的人也能进行长距离通讯。

1864在《邮票收藏者》杂志(Le Collectionneur de timbres-poste)上,乔治·赫品(Georges Herpin)用希腊文的“philos”(爱)和“ateleia”(免付)创造了“ philatélie”(集邮)一词。该词很快取代了1850年后首批集邮爱好者所使用的“timbrologie”一词。

信息框结尾

男人的爱好

集邮者多为男性,除了少数例外,比如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魅力网球手玛丽亚·莎拉波娃。

集邮收藏的价值也可能取决于它的主人。约翰·列侬在少年时曾收集了几百张邮票,装在一个集邮册里,在他去世后这本集邮册以5.3万美元价格售出。据说滚石乐队第二吉他手朗·伍德也集邮。瑞士巧克力商鲁道夫·施普林格里(Rudolf Sprüngli)在19世纪时就已是位铁杆集邮爱好者。

(来源:Bilanz)

信息框结尾


(译自法文:小雷),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Teaser Longform The citizens' meeting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关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