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问题少女-瑞士青少年的生活状态

丰富多彩的瑞士青少年生活 Ðìºì¸Ö

不知道这个瑞士美少女的名字,只知道她是“罗哈”的姐姐,就叫她“罗哈姐”吧。

此内容发布于 2007年08月07日 - 01:01

而罗哈是我5岁女儿的同龄好友,经常在一起玩;他们一家和我们同住一个公寓,是我们的邻居。

17岁的花季

罗哈姐芳龄17,牛高马大、身材丰满,没有半点中国人习惯中对“少女”的印象和感觉,她看上去都有24、25岁了,自己都承认有人以为她30岁了呢。

少女的出身

与她一起居住的是她的生母和后父,罗哈是她同母异父的妹妹。生母是德国美女,金色长发、身材高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不敢相信有这么大的女儿了。

据说她妈年轻时比较浪漫,找了个情人是流浪歌手,就是罗哈姐的生父;后来浪漫退却,友好分手,她妈就带着她来到瑞士读博士了,然后重新嫁人,罗哈姐就有了后父和一个妹妹。这些信息都是和罗哈姐闲聊时知道的。

罗哈姐看上去与本地年轻人没有什么区别,待人处世温文而雅,看上去也很有教养,到底实际如何,我们没有深入接触,不敢妄言。

她偶尔会上来抱抱我们儿子,夸俺儿子长得帅,有一次还很有感叹地对俺儿子说:你为什么不是16岁,而只有16个月呢?否则就可以当我男朋友了,哈哈……

少女与后父

不过,与她的后父有过交流,倒反映出她的一点状况来。她那祖籍为北非某国的后父是个精明能干的生意人,平时在楼道中碰面总是西装革履的,风度翩翩,我们对他印象不差。

有一次,他带着罗哈来我家,希望我们能够帮助照看一下她,他们有事要出去。我们倒不觉得麻烦,反正可以和我们女儿玩,我老婆顺口问了一句,你们是带罗哈姐一起出去么?No,No!他回答,还用手指头指了指脑袋,说:她脑子有问题,我不敢让她带孩子。

罗哈姐的后父走后,我们讨论了会儿,觉得后父好象对罗哈姐有偏见,罗哈姐挺可怜的。

少女来借钱

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些事,到底让我们对她有了些不同的看法,虽没觉得她脑子有病,但她并非一个很懂事的孩子,直白的说,应该是一个“问题少女”。

第一次是一个平常日子的黄昏,大家正忙着做晚饭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原来是罗哈姐找我老婆借钱,她乘地铁没钱买票被抓,罚款60瑞郎。

老婆认为这应该不是说谎,有罚款单,就借给她了;她说不要告诉她妈妈,否则要被骂死。

她不赚钱,自己还要家人养,拿什么还钱呢?

我们的担心好象是多余的,两周后,她在同一时间又来敲门了,是来还钱的。她说她豁出去了告诉了她妈妈,结果也没怎么挨骂就拿到钱了。

第二次她又来借钱,我们认为这应该告诉她妈妈,否则她家人今后会怪罪我们的。

老婆后来和我说,借口居然和第一次的一模一样,又是无票乘车被罚款,当然这次她拿不出罚款单了,也真是憨,撒谎也得换个理由啊,一看就知道想出去约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罗哈姐和我老婆说了实话,原来是想和同学去酒吧,告诉妈妈肯定不会给钱,而且还会被骂。

这一次没有借成,她悻悻地走了。我估计她再也不会来借了,想想觉得她确实也挺难的,一方面需要同学、朋友间交际的费用,一方面又没有足够的零花钱,毕竟不是自己的生父,拿钱没这么方便。唯一能想到的方式就是借钱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很多象她这年纪的孩子,不管家里富不富裕,都会主动出去打工赚钱,她也应该去打工的。

年青就要玩尽情

前几天的一个黄昏,还是同样的时间,罗哈姐又上我家了,这次不是借钱而是回不了家,因为她没有家里的钥匙(在瑞士,很多家长是不给小孩钥匙的),而她父母和妹妹都出去了。结果,我们就留她在家吃晚饭了。

趁着机会,老婆语重心长地劝告她,希望她能够好好读书,考进大学、尽快独立,可以改变自己在家里处处受制的处境。

罗哈姐说她的同学里没有人好好学习的,都知道尽情地玩,年轻时不玩什么时候玩,读书干吗呢?在瑞士不管干什么都饿不死人,根本不用担心养不活自己。

考上大学天地宽

“当然,不可能会饿死,但你不会得到你家人对你的尊敬,你至少应该象你的妈妈学习,她带着你一直读到博士,现在还在努力呢。如果你成绩好,一定会让家人刮目相看,也一定会来支持你;而且未来你大学毕业后可选择的天地就很宽广,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在瑞士还是在外国,甚至你选择男朋友的眼光都不一样,大学里的帅哥可多了,又聪明又英俊……”

我老婆的一番话好象有点打动她,特别是当她听到大学生帅哥的时候,蓝蓝的大眼睛发亮了,幽亮幽亮的,很漂亮。她说从来没有人跟她讲过这样的话题,即使是妈妈也没有,现在她与父母几乎没有话可说,很感谢我们的忠告。

安逸是一种病

想着罗哈姐的处境和这些瑞士年轻人的生活状态,真觉得他们与中国的年轻人有很大的不同,特别满足于现状,缺少竞争意识,也没有奋发向上的精神状态。

这一方面可能是瑞士安逸的环境造成的,另一方面估计跟社区和学校的风气有关系,而这些年轻人与他们父母辈的沟通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瑞士资讯(swissinfo)投稿人:徐红钢

数据资料

12-18岁青少年平均每年消费6亿瑞郎;25%青年人入不敷出,平均每人欠债500瑞郎;17%青年人购买欲过剩。(数据来源:MAX.MONEY调查资料)

2004年15-19岁女孩中每千人生育率国际比较:瑞士5.2人,荷兰6.3人,美国38.7人。

2005年15-19岁女孩中每千人流产率国际比较:瑞士5.6人,荷兰10人,西班牙11.1人。

瑞士15-19岁女孩中每千人生育率历史比较:1970年16人,1980年7.2人,1990年4.6人,2004年3.7人。(数据来源:“保护妇女自由选择生育权利”网站)

End of insertion

相关信息

瑞士国家基金会的名为“儿童、青年和代沟在社会上的转变”的调查显示,成年人往往忽略了青年人的意见并低估了他们的潜在能力。比如在父母离异诉讼中,孩子的意识从未受到重视;孩子的监护权往往从家长的视角出发而很少考虑到孩子的感受。

日内瓦社会学家Dominique Gros认为,如今的年轻人与10-15年前相比,融入社会的能力降低了,他们在身体和精神上比较早熟,但是他们进入工业和成人生活的脚步却放慢了。而且即使他们工作了,也不能很好地管理他们的钱财。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