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igation

我們到底“應不應該害怕中國?”

直播中的瑞士法语区电视台RTS的《红外线》(Infrarouge)辩论节目 RTS-SWI

隨著瑞士5G頻段日前做出分配,“HUAWEI”(華為)這個名字頻頻出現在瑞士媒體上。中國作為世界強國的崛起,令一些人興奮,也讓另一些人“談華色變”。為此瑞士法語區電視台RTS的辯論節目《紅外線》(Infrarouge)於2月13日就“應不應該害怕中國(Faut-il avoir peur de la Chine?,法)外部链接”展開討論。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2月15日 - 11:00
小雷 (編譯)

阅读本文简体字版本请 点击这里

End of insertion

參加當天辯論的各位嘉賓都一致承認中國在未來不可低估的地位,但在某些敏感問題上有著各自的看法。

在被問及到底要不要害怕中國時,日內瓦的右翼保守人民黨國民院議員Yves Nidegger說:“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建國70年的馬克思主義國家。由於已經錯過前幾次工業革命,中國決定不再錯過第四次工業革命,而這種馬克思主義4.0-即用人臉識別取代小區派出所-的模式也同華為手機等其他產品一起出口海外。就這一點而言,我們這些略顯疲憊的自由主義者有必要保持謹慎。”

辯論節目嘉賓

  • 日內瓦的右翼保守人民黨國民院議員Yves Nidegger。
  • 瑞士西部經濟促進會前總裁Philippe Monnier(現任偉雷WayRay外部鏈接理事)。
  • Heidi.news主編的記者Serge Michel。
  • 日內瓦華文教育基金會副校長孫志敏。
  • 國際特赦組織瑞士分會會長Manon Schick。
  • 在中國落戶的Steiger Participations公司總裁Pierre-Yves Bonvin。
  • RTS經濟科技板塊主管的記者Gaspard Kühn,數週前他剛剛前往中國製作了一套系列報導。
End of insertion

習近平眼中的世界?

在歐洲倍受爭議的是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在一些歐洲人眼裡非洲與歐洲的某些港口與國家已經“陷落”,受所謂“中國模式”的控制。辯論中主持人Alexis Favre播放了一段法國拍攝的紀錄片《習近平眼中的世界》(Le Monde Selon Xi Jinping,法)外部链接片斷,片中指出債務危機令希臘在經濟上極度依賴中國,從而成為習近平安插在歐盟內部的第一匹“特洛伊木馬”;匈牙利、塞爾維亞等其他幾個依靠中國發展經濟與基建的東歐國家,亦打破了歐盟在人權、台灣、達賴喇嘛等問題上所持的一貫態度。

談到人權,國際特赦組織瑞士分會會長Manon Schick指出瑞士與不少歐洲國家為了經濟利益,犧牲了對中國人權狀況的公開批評,她特別提到新疆針對維吾爾族人的勞改營:“去年11月國際特赦組織發表了一份關於新疆勞改營的報告,一百萬維吾爾族人未經審判就受到關押,只因為某個機關認為你的鬍子太長、履行齋月習俗或者禁酒,這就足以把你關進去接受幾個月的勞動改造,每餐飯前還得為習近平祈禱。我們屈服的是這樣一種模式,我認為不單是希臘,西方政府都屈服於中國的威權。”

而瑞士西部經濟促進會前總裁Philippe Monnier則相信,兩國政府要員間私下而真誠的會談,會比公開的批評更能推動中國人權狀況的改善。

不了解是恐懼之源

當主持人問日內瓦華文教育基金會副校長孫志敏女士 “到底該不該害怕中國”時,她不禁啞然失笑:“只有面對不了解的事物人們才會心生恐懼。”

世界銀行數據顯示,199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尚排世界第十位,世紀之交時已上升至第五位,自2010年至今一直處於世界第二的位置,據世界銀行推測,到203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將達到世界第一位。

近年來中國不斷向全球伸出經濟的觸角,在非洲發展基建、建設港口,在歐洲兼併企業,以致一些歐洲國家試圖立法禁止中國企業收購本國企業。在孫女士看來,歐洲的這種焦慮是毫無道理的,畢竟中國人與歐洲人的思維方式不盡相同。

已在中國經營多年的專業紡織機生產商Steiger公司的總裁Bonvin也坦言:“如果沒有來自中國股東的支持,我們這家中小企業在瓦萊州(Valais)的生產基地將不復存在。”借助中國股東,該企業不但順利在中國紮根,還得以享受與本地企業同等的原材料採購價格等優勢。

網絡監控喜憂談

辯論的焦點話題無疑是海外面對中國科技進步而產生的焦慮。中國在電子監控、人臉識別、人工智能、5G技術等諸多科技領域都處於世界前列,RTS經濟科技板塊主管兼記者Gaspard Kühn在中國做報導時有過親身體驗。科技的進步一方面方便了百姓的生活,但同時也增強了對民眾的監控。

Kühn的中國系列報導中,異見人士胡佳曾在採訪中說:“中國政府所有的資源首先是為中央政府服務,這是他們公開講的,我們都要為黨服務,是黨的刀把子,所以監控探頭已經超出了維護安全的需要。”Kühn也透露,採訪中有不少人不願就此表達自己的看法。

Nidegger等幾位嘉賓表示對中國的網絡監控感到擔憂。 Schick指出中國新近生效了一部法律,要求向中國提供雲存儲服務的海外企業把服務器設在中國,連Apple都已經向中國政府低頭,谷歌甚至曾秘密開發專門針對中國市場的審查版搜索引擎外部链接(已放棄)。

歐洲向來更為重視個人信息的保護,而中國似乎不存在保護個人信息的問題。 Nidegger就此提出一個問題,現在歐洲開始購入中國的技術,但這些技術的開發並沒有將個人隱私的保護納入考慮,那麼將來在歐亞大陸佔上風的會是歐洲考慮到個人隱私的技術,還是某種“無恥的”技術?

Bonvin也透露:“直到一年多前,本公司同中國分公司還能使用Skype進行視訊,後來受到封鎖,如今我們也不得不使用微信等中國自產的視頻通訊工具。不過,即使溝通渠道變得更有限,也不會影響工作的正常進行。”

整場辯論在和諧與彬彬有禮的氣氛中進行。各位嘉賓都不約而同提到一個詞--“實用主義”。用Heidi.news主編記者Michel的話說,就是“要以實用主義的方式同中國打交道,我們雖有自己的價值觀,但不能將其強加於他人,長久以來我們以為自己的價值觀是普世價值觀,但其實它不是。”

到底應不應該害怕中國?還要留待觀眾自己去思考。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

加入对话

开设一个SWI帐户,您就有机会在我们的网站上发表评论和留言。

请在此登陆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