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居住在纽约的瑞士人回忆9·11

, 于纽约


许多亲身经历9·11的人,到今天都不愿触及这一话题

许多亲身经历9·11的人,到今天都不愿触及这一话题

(Keystone)

恐惧打破了日常,9月11日这一天永远地留在记忆中,生活在纽约的两名瑞士人,10年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不寒而栗。

83岁的Rosa Schupbach-Lechner自1959年就生活在纽约,直到今天这位退休了的国民经济学家依然在曼哈顿警署兼职,9·11出事之后,她参与了救助工作。

2001年9月11日早晨,她在位于Upper East Side的家中。一位朋友从瑞士打来电话,焦急地询问她是不是一切都好,并让她打开电视。

她根本无法想象,美国居然受到了攻击,“目睹美国受伤,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我意识到,一件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了。”

纽约沉浸在一种特殊的氛围中,几乎到处都被封锁了,能够进来的人,几乎只有安全和救护人员。“当夜我一夜未眠。”

第二天她来到了东67号大街的警署,并马上被纳入值班队伍。街边上还有一个消防站、一个犹太会教堂和苏联领事馆,出于安全的原因,整条街都被封锁了,“我们就负责封锁街道”。

一连几天,Rosa Schupbach-Lechner断断续续地值班。她还清楚地记得,当时人们身上的那种乐于助人和感恩精神,常常会有不认识的人给他们送来食物和饮料。

有时候抑制自己的感情还真不容易,“面对残酷的现实,对于我来说非常困难。比如当有人将纪念殉难者的蜡烛放在我手上时,我很难忍住眼泪。”

潜意识中的警报

直到2001年9月11日这一天,Rosa Schupbach-Lechner一直觉得纽约很安全,“但是从这一天起,有了变化,这场恐怖袭击让我失去了安全感。每当看到一架飞机或者直升机飞得较低,或者我听到什么奇怪、很大的声响,我潜意识中的警报都会响起。从这点上看,9·11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影响。”

“还有一些变化,到处都添加了安全防范设施。但是我想纽约人并未就此被击垮。恐怖袭击并未捣毁纽约的精神。这场悲剧并未将我们分开,而是将我们联合在一起。”

在Beat Reinhart记忆中的

“那是一个无比美丽的早晨,深蓝色的天空,视野是那么的清晰,” 纽约瑞士人Beat Reinhart回忆起那不幸的一天。这位银行家当时正在他的办公室办公,他的办公室在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正对面世界金融中心的32层。

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马达声,“然后就是剧烈撞击的声音,整个楼都震动了起来,周围一片寂静,与世界贸易中心之间的电话联络霎时中断。”

Beat Reinhart起身站到了窗前,在他所在的高楼与世贸中心之间的马路上,横着两具尸体,一名全副武装的警察站在一个楼顶上,“所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他回忆着当时的感觉。

紧接着第二架飞机撞上了南面的高塔。“我们的楼也跟着震动着,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但是没人说一个字,四周一片死寂。”

后来全楼的人被疏散。Beat Reinhart及其他一些同事在倒数第二趟车上找到空位,穿过Hudson来到新泽西州,才算到达安全地点。

10年过去了,一些景象依然总是浮现在他的脑海中:“我总是想起当时的情景,在第一架飞机撞了过去之后,我的双手扶在了窗户上,我将目光投向世贸中心的北塔,我看到无数张纸从那里飞出。”

“后来我在街道上看世贸中心的南塔,情景更加怪异,所有办公室设备从高塔上飞落,还有那些从高空中摔下来的人。”

从双层汽车上看到废墟的最后一眼也一直无法磨灭。“当时的光线令整个画面的感觉像是一张照片-银灰色的废墟、灰白色的烟雾、所有那些白色的纸张和深蓝色的天空。自己清醒的灵魂藏在这幅画面的背后。”

“还有那尖锐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在很长时间后依然在耳畔回响,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尤其是那些在这场灾难中变成灰烬的人,他们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一些9·11中的死难者是Beat Reinhart认识的人。

将近3000名死难者

在9·11事件中,纽约和华盛顿及宾西法尼亚州,共约有3000人殉难,仅纽约就2750人。

在这些死难者中有两名瑞士人,一名在世界贸易中心工作的女性及一名与其怀孕妻子在飞机上的男性,这架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

9·11事件发生后的前几天,700名在纽约的瑞士人曾被列入失踪者名单。其中许多为旅游者,他们的家人只知道他们在美国的某地旅游。

信息框结尾

Ground Zero广场上的纪念馆

在9·11十周年之际,纽约将为建在世界贸易中心遗址上的纪念馆举行开馆仪式。纪念馆由两个水池组成。

在纪念馆的墙壁上,一个水帘倾泻而下,消失在墙壁中间的一个水洞之中,在水池周围的地面上刻着遇难者的名字。

纪念馆被400棵橡木环绕,为了纪念这些殉难者还修建了一个地下博物馆,博物馆将于2012年向公众开放。

Ground Zero广场剩下的地方将建成一个楼群,楼群中央将耸立起一座“自由大厦”,这座大厦高514米,将是美国最高的建筑。

信息框结尾


(译自德文: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Neuer Inhalt

Horizontal Line


subscription form

subscription form

如需通过电子邮箱免费订阅时事通讯(Newsletter),请在下方输入您的邮箱地址

×

热点话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如何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