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在伊朗问题上有求于瑞士

联邦总统乌力·毛勒正在给特朗普讲解信箱与信使的区别。 sda-ats

瑞士聯邦總統烏力·毛勒週四第一時間飛抵華盛頓,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橢圓形辦公室進行會晤。

此内容发布于 2019年05月17日 - 09:15

本次会晤看上去迫在眉睫。周四一大早,瑞士联邦总统毛勒就出人意料地飞往华盛顿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地点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这也非比寻常。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位瑞士联邦委员进入过美国总统的办公室。美、瑞首脑紧急会晤,究竟为了什么?

哪些事务比较紧急,共同关心的问题是什么?

1. 伊朗

End of insertion

1980年,美国切断了与伊朗的一切外交联系,此后,瑞士就成为了美国在伊朗的利益代表国。在过去几周时间里,特朗普总统使伊朗的局势进一步恶化。特朗普实行新一轮制裁(矿山、钢铁),提出更为苛刻的要求(核试验、伊朗在叙利亚、也门和以色列的作用),并进行公开威胁(在波斯湾部署航空母舰和导弹),试图把伊朗强行拉回到谈判桌上。

在威胁的同时,特朗普于周四表示,他“准备进行对话”。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此后不久,白宫就联系了瑞士。据称美国交给瑞士一个电话号码,并说通过这个号码,伊朗可以找到特朗普总统。

可是,伊朗并没有打这个电话。

前天,特朗普在推特中写道,他坚信,伊朗很快就会重返谈判桌。几乎在同一时间,联邦总统毛勒在联邦委员会议上透露,他将于明天飞往华盛顿。

外部内容

特朗普似乎希望瑞士能够主动联系伊朗。到目前为止,瑞士只起到了信箱的作用,而传递电话号码并非信箱的职责,除非伊朗主动去取。

现在,瑞士面临的问题是,要不要从信箱变成信使,甚至变成调解人。至于这样的角色是否符合利益代表国的身份,尚且存疑。但是,如果伊朗一直对美国的对话要求置之不理,那么即使调解人,也束手无策。调节需要极大的耐心,远远大于特朗普总统在伊朗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耐心。尽管如此,如果瑞士能够在当今世界最危险、最危急的冲突中担任调解人(德),将为这个阿尔卑斯山小国带来无上荣光。

2. 委内瑞拉

End of insertion

在委内瑞拉,美国和瑞士面临着与在伊朗类似的情况。自4月以来,瑞士就成了美国在拉美危机国家的利益代表国。

然而,直到现在,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Nicolas Maduro)对此一直置若罔闻。其结果就是,美国没有任何机会,通过外交途径与委内瑞拉进行对话。这样一来,至少在短期时间内,瑞士也不可能有很大的作为。

3. 中国

End of insertion

因为两国密切而稳定的商贸关系,瑞士成为了中国在欧洲的重要中心。对中国而言,与瑞士的友好关系不仅是中国市场经济的质量认可标识,同时也是中国经济进入欧洲的门户。这对特朗普来说,无异于肉中刺。就在几天前,特朗普刚刚升级了美中贸易战。

一旦特朗普提出“瑞士是跟我们还是跟我们的敌人做贸易?”这样令人不快的问题,也不足为怪,因为这与他的个性并不违和。


4. 自由贸易

End of insertion

今天,至少从瑞士的角度来看,两国的自贸协定是可行的。瑞士曾于2006年首次提议签署自贸协定,但因顾及本国农民的利益而没有谈成,2018年,瑞士重提此事。双方已经在外交层面进行了磋商,两国部长也表示出了良好的意愿。

瑞方负责此事的是国务秘书Marie-Gabrielle Ineichen-Fleisch女士。今天,她也是毛勒主席的少数随行人员之一。即使农业依然是自贸协议的主要障碍,但是如果美国总统授意起草自贸协定,这对瑞士来说将是重大突破。

外部内容

瑞士面临着重大机遇,但是也有风险。一切都取决于特朗普总统对这个做事仔细认真的中立小国有多大程度的理解与信任。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