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目

跳过导航链接

主要功能

2014年的瑞士总统 "我们需要就瑞士的价值进行讨论"

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深受青少年们的喜爱

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深受青少年们的喜爱

(Keystone)

瑞士的联邦总统由7个联邦委员每年轮流担任,2014年瑞士外交部长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出任瑞士的联邦总统。在接受瑞士资讯swissinfo.ch采访时,他粗略地勾画了任职总统一年的计划:与欧盟的双边道路、欧洲安全合作组织(OSZE)的主席职务和二月将举行的有关移民的投票,是今年工作重点。

布尔克哈尔德从国防部长乌力·毛勒(2013年总统)手中接过总统职位,尽管在税收问题上存在诸多分歧,但布尔克哈尔德依然将维护与邻国的友好关系作为重要的任务。

瑞士资讯swissinfo.ch:瑞士作为一个小国受到大国的威慑,并且必须竭力抵抗-这是上一任总统执政期间的局面。您将在国际上展示出一个什么样的瑞士形象?

Didier Burkhalter:首先我想强调,我与乌力·毛勒关系非常好,我们虽然在对事物的理解和看法上有所不同,但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相互理解。这就是瑞士合作式政府的真正含义-不同个性的人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彼此“碰撞”,尝试找出所有人都接受的最好解决方法。
 
我们非常明确联邦总统起着什么样的作用,我们希望就瑞士在世界上的价值进行讨论。这应该是一个具体的、精神层面上的讨论,包括三大内容:青年、工作和开放。 

swissinfo.ch:明年一整年您将既是联邦总统、又是外交部长,又担任欧洲安全合作组织(OSZE)的主席,您将怎样协调这一切?

D.B.:统筹治理实际上是指集中精力,同时优先处理必要的问题。当然“优先”首先要考虑紧急性和履行总统的职责。

从基本上讲,欧洲安全合作组织主席的工作应该是附加工作,但是也是一个具有辅助性的工作,有利于联邦总统在国家总统层面的对外交往。 

swissinfo.ch:您在担任总统的一年中,准备在国内有何建树?

D.B.:作为总统会有一些附带的工作和责任。我将在国内、同时也在国外许多场合露面。但我将坚持做我自己,我不会因为是总统而改变自己。我有自己的原则,我会坚持我的原则。

swissinfo.ch:您的工作重点将是瑞士和欧盟的关系,这一问题现在的乐观程度如何?

D.B.:这里主要是解决制度问题。其中包括在贯彻我们的双边协议时接纳欧洲法规的问题。这是瑞士企业在欧洲内陆市场上得以施展的前提条件。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提出了建议。目的在于不改变瑞士的富裕标准同时维护自己的主权。这些建议受到各州和国会相关委员会的赞同。
 
联邦于12月18日通过了一个交涉计划,现在我们希望欧盟方面也拿出类似计划,这样我们就能开始着手交涉。最后的结果将交由国会或者国民定夺。
 
政府的目的在于,明确表明必须更新双边道路的态度,因为这是瑞士未来几十年唯一的出路。如果我们想继续我们的双边道路,就必须进行革新,因为我们非常希望维护与欧盟良好的关系。 

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Didier Burkhalter)

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生于1960年,在纳沙泰尔湖边的Auvernier长大,纳沙泰尔大学经济系毕业。

 
之后他在大学和私人经济领域担任过各种职务。已婚,育有三个子女。

 
自1985年,加入自由民主党FDP。1991年被选入纳沙泰尔市政府,至2005年一直为市政府成员。

 
2003年被选为国民院议员。2007年成为联邦院议员。

 
2009年9月16日被选为联邦委员,2010年和2011年掌管联邦内务部EDI。自2012年1月1日起成为联邦外交部长。

 
2014年迪迪尔·布尔克哈尔德出任瑞士联邦总统同时也担任欧洲安全合作组织OSZE的主席。

 
(资料来源:联邦外交部EDA)

信息框结尾

swissinfo.ch:在您接任联邦外交部长之后不久,您宣布改善与邻国的关系是您工作的重点,而现在尤其是在税收领域,瑞士与邻国的关系并不是最佳状态。

D.B.:这依然是我们在外交领域的一大重点。我想在这个领域我们还将花大功夫。
 
我们与邻国的关系也有着积极的一面。与法国我们展开了结构化的税收对话,并希望能够继续推进;瑞士是第一个参与米兰世博会项目的国家,现在在意大利这一事项进展顺利。此外,我们与邻国一起发起了“反对死刑”以及“保护私人领域”动议。
 
许多事情都进展不错,但是的确在税收和交通基础设施问题上尚有改进的余地。我们希望通过今后两年的加强交往,在这些领域取得进步。 

swissinfo.ch:2014年2月9日瑞士针对人民党提出的“大批量移民”动议进行全民投票:要求限制移民数量,再次引进份额制。如果该动议得以通过,将预示着我们与欧盟的关系受到质疑。您想怎样说服国民投反对票?

D.B.:答案基于三点。首先我们必须明确表明,瑞士15年来一直占有很大优势,这归功于与欧盟之间的双边协议,尤其是人员自由流动协议、瑞士的移民和融入系统。
 
同时我们也必须面对一些存在的问题,比如工资倾销问题。联邦对此非常重视,拿出了一些措施,系统地进行抽查。另外像被称作基础设施瓶颈问题,并不是单一由人员自由流动政策带来的后果。这里联邦也制定了措施,2月9日,全民将针对改善铁路设施进行投票。
 
最后我们必须要承认,动议解决不了问题。如果再次引进移民配额制,将会造成非常困难和官僚主义的局面,并给各公司造成很高的开支。瑞士曾在20世纪60年代运用过配额制移民政策,但经验表明并未起到应有效果。 

swissinffo.ch:海外瑞士人对外交部直属的领事馆改革不太满意,您怎样看待海外瑞士人?

D.B.:我认为瑞士非常幸运,有许多生活在国外的国民。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的代表。我们深知这些被称为“第五种瑞士人”的重要性。
 
关于领事馆,我们决定尽可能多地利用新的模式,以保障服务的质量。通过移动领事馆这一模式可以令边远地区的人也能享受到服务。新技术也在其中起了作用,现在大多数领事工作都是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来完成的。
 
从我们的角度看,服务质量有所提高。我们确信改革是必要的,因为领事馆每年4亿瑞郎的财政经费在过去的几年中并未增长。

 
瑞士目前在国外有170个代表机构,其中103个使馆,31个领事馆。与其他同等大小的国家相比,我们算是规模很小的。 


(转译:杨旭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