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需要10%的经济适用房吗?

“租房之国”瑞士将在2020年2月9日举行的全民投票中决定是否在宪法中限定非营利性房屋建设的最低配额比例。 Keystone / Gaetan Bally

瑞士“推进经济适用房”动议将于2020年2月9日付诸于全民公投。在该举措支持方看来,公共建设住房的最低配额比例将有利于租房人群而抑制投机者利益。其反对者则警示,这种做法不仅危险,还会引发适得其反的结果。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背景

End of insertion

瑞士“租房之国”的名声远扬。联邦统计局数据(多语)显示:截至2017年底,瑞士全国有59%的家庭(对应220万人口)租房居住。租客的人口比例因州而异:从瓦莱州的39%到巴塞尔城市半州的84%不等。在瑞士重要的中心城市,房地产价格已经高昂得令人望而却步,只有一小部分人有购买房产的经济能力。

住房租金是瑞士家庭平均预算中的第一大项支出。联邦统计局透露,2017年瑞士全国的家庭平均月净租金支出为1329瑞郎。而各州平均租金呈现较明显差异:汝拉州房租均值为907瑞郎,楚格州则高达1837瑞郎。

联邦统计局提供的数字(多语)显示,自千禧年以来,瑞士房租呈持续增长态势。人口压力以及低房贷利率这两个因素促使投资者大力兴建高档建筑。与此同时,低租金住宅在中心城市则出现紧缺状态,士绅化趋势凸显。

动议呼吁

End of insertion

在这一背景下,“推进经济适用房”动议(多语)在2015年秋得以发起。这一在13个月内收集到10.5万个支持者签名的动议呼吁修订瑞士宪法有关促进住房建设以及不动产获得的法条(多语)。动议主要诉求包括:

  • 瑞士联邦和各州联合确保全国至少10%的新建房屋为公共(非营利)性住房。
  • 市镇和各州有权给予非营利(公共)性住房不动产建设项目以土地购买优先权。
  • 联邦及国有企业-比如,瑞士联邦铁路及邮政-在出售土地时,市镇和各州享有优先购买权。
  • 只有在不引起经济适用房数量下降的前提下,建设项目才能够获得公共补贴,比如用于能源改造的补助金。

支持论据

End of insertion

“推进经济适用房”动议发起委员会(多语)由瑞士租房者协会、住房合作社联合会、社会民主党、绿党、瑞士工会组织和多家协会成员组成。

动议倡导者表示,“不动产投机者胃口无限”,永远要追逐更大利益,把租金抬得“过高”。一份2017年公布的研究(多语)指出,公共非营利性房屋的净租金低于同等规格营利性出租住房。

因为,公共住房建设项目通常由住房合作社(以及其他单位及基金)牵头,不以营利为目的。

动议的推广有助于实现宪法中提及的一项社会目标(法):“联邦和各州必须确保每位居民能够为自己及其家庭找到经济上能够负担的合适住所”。动议支持者强调,这一目标如今远未实现,现有的公用事业建房仅占瑞士房地产存量的5%,不足以满足租户需要。

反对论据

End of insertion

瑞士政府和议会多数派均反对上述动议。除社会民主党和绿党之外的所有瑞士议会政党、瑞士工匠及行业联盟、雇主组织、土地所有者以及房地产业协会联合组成了“反对极端住房动议”委员会(多语)

反对者们认为,“在全国施行10%的荒谬配额比例,过于死板”,完全不适应现实需要。“如果被写进宪法,那么即使在居民对公共建设住房的无需求的情况下,也要遵循10%的法定配额。此外,为了监督新配额政策的执行,还要设立行政监督机构。建筑许可证的发放手续也将变得更加繁复冗长。”

反对者担心动议会引发不稳定状况。投资者将被束缚手脚,并失去投资房地产市场的兴趣。这样一来,新建住房数量将会减少,引起供房紧张,而自由市场上的公寓租金也势必随之水涨船高。

反对动议委员会指出,动议倡导的措施具有集权性质,有违于“合同自由和财产保障”原则。此外,保障配额制度的实施需要每年1.2亿瑞郎(瑞士政府估算值)的附加行政支出,强迫纳税人为此买单,这也是不公平的。

间接反建议

End of insertion

联邦委员会(瑞士政府)赞成动议“增加经济适用房数量”的目标,也承认公共住房建设的好处不容忽视。但联邦委员会认为动议倡议的改革途径是错误的。

政府于是建议调拨2.5亿瑞郎拨款用作流动联邦基金-住房合作社项目可以从该基金获得减息贷款。这一机制原本已经存在,联邦委员会认为其效果积极。

该拨款议案已获议会批准。如果动议没能在2020年2月9日的全民公投中通过,联邦流动基金便可获得2.5亿瑞郎的拨款。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