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山村寻求可行性未来

Trun村,一家创新型纺织企业为该村村民提供了就业机会 RDB

“欧洲大陆中心璀璨的一弯新月”-这就是由8个欧洲国家共同签署的《阿尔卑斯公约》发行的手册中所描述的阿尔卑斯山脉。当然,阿尔卑斯山的美使得许多人希望去那里观光-但是,又有多少人想在那里生活呢?

此内容发布于 2012年11月04日 - 11:00
Julia Slater于Poschiavo, 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瑞士,比如说,即使全部国土约有2/3的面积位于阿尔卑斯山区,但那里却只居住着1/7左右的居民。而在1800年,超过1/5的瑞士人口生活在阿尔卑斯山区。

最近举办的一次会议的主题是:如何增加阿尔卑斯山地区的就业机会。位于瑞士东南部的格劳宾登州(Graubünden)的波斯基亚沃(Poschiavo),是个讲意大利语的小镇,在那里举办的“阿尔卑斯山活动周” 的主要议题是:“可持续发展的阿尔卑斯山脉”。本次活动将所有《阿尔卑斯公约》缔约国的专家们集合到了一起。

“居住在阿尔卑斯山区的人们喜欢接近大自然、生活在无污染的环境里并且享受高质量的生活。” 阿尔卑斯山保护区网络负责人Guido Plassmann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但是,与城镇毗邻无疑是一个重要因素,去城里只需35分钟、可能最多一个小时就可以抵达,”他接着说,“一些人穿梭于山区和城镇之间,是为了往返通勤工作;但是也因为要去城里办事。”

如何让人们留在山区,在不破坏环境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他承认说。

全球沟通

长期以来,阿尔卑斯山区经济的一个主要支柱就是旅游业-目前也还是如此,这点早已不足为奇,但是在当今社会,选择面则比较广。

看起来这似乎有些自相矛盾,全球化和互联网提供了许多机遇。中小型企业是为山区居民提供就业机会的一个重要渠道。

在比较大的阿尔卑斯山区的村庄里,工业早就已经存在,传统工业正在日渐消失或正在进行重组。在那些存留或者迁入的工业中,许多企业不再以资源为基础:全球化提供了新的机遇和挑战,正如伯尔尼大学经济地理学教授Heike Mayer解释的那样。

“中小企业必须改革并且使用新型技术,因此,它们需要不断推出新创意。”她说。

“通过供应商、客户、可能也和大学间进行合作,在国际市场大展拳脚的企业和世界各地不断交流,联络是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创新

在OpenAlps工作的Melanie John帮助中小企业和外界联络并且了解交流技巧,OpenAlps是德国南部的一个工业贸易协会Schwarzwald-Baar-Heuberg所引领的一个国际项目。

“该项目的理念是,可以将合适的革新项目更快的交到合适的人手中。”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在全球化背景下,各企业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在许多公司已经走向创新之路的情况下,任何企业都不可能保持一成不变,她警告说。

  

企业涵盖面很广泛,企业类型也依据当地情况“量体裁衣”:包括医疗设备生产厂、汽车经销以及工具制造。

未来前景

山区必须具备足够的条件,才能使得未来一代留在那里。

来自Innsbruck的Moritz Schwarz是个政治意识很强的中学毕业生,在他看来,教育是让年青人留在阿尔卑斯山区最大的希望:在阿尔卑斯山区持续性发展项目下,迁入的新公司可以雇用那些受过教育的人。

他和比自己小的同事-16岁的Isabella Hilber一道加入了《阿尔卑斯公约》的年青人议会,那里汇集了来自阿尔卑斯山8个国家的年青人,对于阿尔卑斯山区的未来,他们雄心勃勃。

但是,尽管年青人议会是学校里教师们的构思,Hilber承认,班级里的大多数同学对此兴趣并不大。尽管她对山区的热爱,她还是打算去维也纳、甚至去德国深造。

尽管如此,在瑞士国会议员Silva Semadeni看来,那些走出山区深造或者工作的人仍旧可以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她在毗邻意大利边境的波斯基亚沃长大,但是现在她生活在格劳宾登州的首府库尔(Chur)。

“在阿尔卑斯山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工作,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很多人都离开了那里。但是,迁移到城区的人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帮助推广山区的利益。”她告诉瑞士资讯swissinfo.ch。

视角问题

但是,年青人是否呆在山区,事实上真的很重要吗?

从短期来看,这点的确很重要,正如奥地利福拉尔贝格州(Vorarlberg)小小的Sonntag公社的地方议会主席Franz-Ferdinand Türtscher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解释的那样:如果人们离开山区,没人继续村里的社会和政治生活,那样会造成一种恶性循环。

村里的俱乐部也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那些通勤者每天晚上愿意回家、而不住在他们工作的城市的原因。Türtscher说。该公社有750位居民-比如说,其中有50人是乐队成员。乐队的要求标准很高,反过来,这也吸引了新成员加盟。

“我们仍有一些年青人愿意参加俱乐部和社团,或者是参与政治,但是,10-15年后会怎么样,我不想发表意见。”他说。

“我听说过一些人-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年青人-说他们在这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他说。

在这一点上,Guido Plassmann却表现得比较乐观。“年青人常常走出山区,他们想生活在城镇,了解新事物-但是他们常常会回来。”

但是,当被问及是否人们生活在山区,这点为什么很重要时,Plassmann表达了长远看法。

“这和我们对阿尔卑斯山脉的规划有关。在我看来,我们这一代很难想象阿尔卑斯山脉只有茂密的森林,而没有赖以谋生的企业,那会是什么样子。是否未来的几代可以想象这样的事情,那是另一回事。”他说。

“这和积极或者消极的态度没有任何关系。当然,对我们来说,积极的方面就是,环境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显而易见,我们想继续保持下去。但是,那是从我们作为人类的视角来看问题,自然的角度可能是另外一回事。”

阿尔卑斯山脉

阿尔卑斯山脉呈弧形延伸,西起法国,东至斯洛文尼亚。其他阿尔卑斯山穿越的国家有奥地利、德国、意大利、列支敦士登、摩纳哥和瑞士。

阿尔卑斯山脉面积达19万km²,居住的人口约为1400万人,但是人口密度各地区间相差悬殊。

欧洲的主要河流-多瑙河、莱茵河、罗纳河和波河(Po)-均源于阿尔卑斯山脉,或者由发源于那里的河流注入而成。

阿尔卑斯山脉也是主要旅游区,每年造访的游客人数约有1.2亿。1000多年以来,人类最初通过农业、畜牧业、林业和矿业活动,帮助造就了阿尔卑斯山的如画景致。

旅游业约始于200年以前,冬季旅游约有100年的历史,这也使得建造像滑雪缆车、酒店和公路等设施成为一种必需。

阿尔卑斯山区在水力发电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水电被认为是洁净、可再生能源。由于兴建大坝,许多山谷都曾被水淹没。

瑞士约有2/3的领土位于阿尔卑斯山区。

1800年,生活在阿尔卑斯山的人口数目占瑞士总人口的22.6%;1990年,山区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4.6%。

End of insertion

阿尔卑斯山活动周

“阿尔卑斯山活动周”在瑞士南部的波斯基亚沃镇举办,与《阿尔卑斯公约》的缔约国会议同时召开。

该活动汇集了专家以及公众代表,来探讨通过可持续发展来“更新”山区面貌的可行性办法。

组织该项活动的团体包括:

《阿尔卑斯公约》:阿尔卑斯山各国以及欧盟之间的国际性条约,旨在促进阿尔卑斯山的持续性发展,瑞士是目前的轮值主席国。

阿尔卑斯山保护区网络(Alparc):将阿尔卑斯山的成千个保护区联合到一起。

文化与研究活动国际团体(Iscar):阿尔卑斯山研究国际科学委员会(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Committee on Research)。

弧形阿尔卑斯山俱乐部(Club Arc Alpin):将活跃于登山运动、保护自然和空间规划领域的各联盟团结到一起。

阿尔卑斯山联盟(Alliance in the Alps):当地政府与地区联盟。

国际阿尔卑斯山保护委员会(Cipra):宣传呼吁保护阿尔卑斯山及阿尔卑斯山的可持续性发展。

波斯基亚沃山谷(Valposchiavo)游客服务中心。

End of insertion

这篇文章是从我们的旧系统自动导入到新网站的。如果您遇到任何显示的问题,请您谅解并注明:community-feedback@swissinfo.ch

分享此故事